李泳
科学的时尚 精选
2018-5-16 08:19
阅读:4417

 


 

    看彭罗斯一本说物理学“时尚”的新书,听他说:“弦论是理论物理学研究的一个学派(one school of thought)的产物。它是从粒子物理学和量子场论图景衍生出来的一个特殊文化(particular culture),其突出的未解问题在本质上大约都是将发散的表示转换为有限的。这与那些浸淫于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人所形成的文化是迥然不同的。在那个文化里,一般原理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

    学派、文化乃至风格和哲学,这些人文的词儿,时下很少用来说科学——似乎科学客观起来就跳出三界外了。但科学终究是人做的,怎能没有人文的味道和色彩呢。其实从前科学也讲风格和流派的,现在成机器人了,就不讲了。学科越来越精细时,附着在它身上的很多东西就被磨掉了。前些天我们说数学美丑,或以为这些讨论没意思,那就是比哈代还纯的数学观,只有数,没有美丑。我还不够纯,只能靠美丑来选择,说不清不讲美丑的科学算是什么东西。人最后被机器取代的东西,可能就是美丑的自觉,所以还想多留点儿做人。

    爱因斯坦不做玻尔的东西,是他有自己的“文化”(这个词儿好,什么都可以装)自信。他若投身量子论,量子论的模样肯定不像今天的样子;当然,也许正因为他做不出自己喜欢的样子,所以干脆不信也不做了。一个人的文化决定他想什么问题,选什么课题,用什么方法,做什么样子,所有东西都是主动的,虽然累赘,却是自己的。当然,扔掉那些东西也是一种文化,一身轻的文化,实用的文化,飞入芦花都不见,反倒是什么都能做了,这大概是今天的科学时尚。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992-1114197.html

收藏

分享到:

0
当前推荐数: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