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素红
一封信和一件小事
2021-6-15 09:18
阅读:2044

一封信和一件小事

---我的教学日志---

文/蓝莲花瓣

    我其实拿不准我该不该写这封信。但是这事儿搁在我心里,总也丢不下,索性写了吧,算是给它一个交代。当然,我也说不好这个“它”究竟是谁,应该不只是我自己,不只是我的同事,不只是我的学生,也不只是我的领导。我同样说不清这个“它”究竟是什么样的指代,不只是教育,不只是管理,也不只是某些人的愿望或者另一些人的麻烦。

    我首先必须承认我是一个小人物,一个平凡的人,我的人生全部都是由很小的小事构成的。因此,我心里总是搁不下、丢不了的真的是一件小事。四年前的金秋,我们迎接2017级新生进校,那种意气风发和热闹的愉快似乎还没有消散殆尽,他们却就要本科毕业,离开学校了。时光是这样迅疾地离开,以至于我们这些小人物总是来不及把一件小事做好。

    那时我带大一的普通物理课。有一次上完课,有个学生给我擦黑板,和我聊了起来,他问我说:“老师,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封信的事?”我当时很纳闷,我说没有听说过啊,我问他时,他又没再说什么。这件事情之后,我才慢慢记起来,好几周之前在学院的职工大会上,书记说有学生反映宿舍里有人打游戏、学风不好,要辅导员老师和班主任加强管理。也许这和他说的那封信有关。

    我后来搞清楚了是他写了“那封信”反映当时宿舍里同学们打游戏,不能按时休息。但他也许没有等到一些回复的消息和他希望看到的改变。我对他说,这么处理是为了保护他,为了不引起同学们之间的矛盾。我嘱咐他首先自己要好好学习。在我带他的普通物理课期间,起码我的课他是在学习的,他不是最好的,是中间状态的学生,两学期都考试通过了。

    也许他写信反映情况这件事,是一件小事。就如同我写信这件事也是一件小事一样。但是,他写信所反映的问题和我写信想要反映的问题虽然真的都是小事,却是总也解决不了的小事。这个小事就是,我们能不能在学生宿舍里限电[限网]。我知道人们有一大堆理由来反驳我所想说的限电[限网]。因为,在今天之前,在很久之前,长期以来,比我官大,比我牛得多的人,都提过,都要求过,据说都还进行了“大讨论”,结果就是做不到、没法做、没有做。我还知道,这件小事在全中国的高等院校都成了一个“鸡肋”或者连“鸡肋”都不如的事儿,也许它实在小得不值一提、不值一做。

    2021年4月10日李东风老师在科学网撰文《大学生是成年人》,就写了这件小得大家都做不了的事:“近日,某大学一位同学给校长写了封信,认为男生宿舍从去年开始不熄灯了,造成他的睡眠遇到问题,希望学校重启熄灯政策。此事在学生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对于重启熄灯政策支持的,大多是因为睡觉习惯的差异,经常被室友吵醒的人。也有不少反对的,是习惯于夜猫子生活的人。立场截然对立。学校则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

【原文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9911-1281246.html】

    因此,我完全没有道理认为我们学校做不到、做不了、没有做是多么让人难为情的事儿。当然,我也不知道,都做不到的事,到底是大事还是小事,所有的学校都做不到,这件事,到底是教育的幸运还是不幸。

    我是一个凡人,我也常常只在纠结一些小事。2021年5月21日,我们学院举行了近几年来随机抽取率最大的、针对2017级本科生的毕业论文答辩,大家都很是忙碌和辛苦。但这并不使人沮丧,使我感到非常沮丧的是,我发现那些答辩非常不好的学生名单里有他。当然不用说,他没有成为好学生,在其后的这几年里,他把自己混成这样子了。我也不能肯定这和当年他写的那封信和那封信的效果有没有关系。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写信时,是不打算不好好做毕业论文的。

    我心里有些难过。关我什么事?不关我事吗?我没法回答。我只是觉得这么多天了,我心里的这些遗憾和难过,它还没有变成过去。我回想我自己的大学时代,没有网络,宿舍里都不是长明电。这说明在学生宿舍里限电这件事,老早人们就能做到的,绝不是没法做。区别只是做与不做,或者做与不做的动力足不足。

    毋庸置疑,像海洋一样铺天盖地的的手机、网络、咨询和游戏,我们的确没有办法禁止。但如果给学生宿舍提供长明电,那倒真是提供了一种“不睡觉”的便利或者是诱惑。有人说,就算限电了,他们还有充电宝啊。但是,限电了,至少减少了这种便利和诱惑吧。而且,给予充足的供电,仿佛也是一种态度,这种态度绝不是“限制”和“禁止”。

    虽然大学生都是成年人,但如果说成年人就真的有相当的自控能力,那可就是特别不合理的,那当年的林则徐就不用那么艰难地进行禁烟运动了。更不要说,咱们提供长明电的便利冲淡或者减轻他们的“自控”。其实,我们学校如今每个宿舍楼里都有专门一间提供给学生自习的房间,设施还相当的好,要通宵“跑程序”和努力学习的同学,限电并不影响他们的勤奋和努力。

    当然我一点都不贪心,限网如果真的做不到,只要能做到限电,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因为目前的难题,还不是只学生们打游戏的问题,是他们睡眠不足的问题。每天上课都有人睡觉,下课之后,班级80%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这种情况几乎不用调查,那肯定就是特别困,特别瞌睡。长期缺觉的人,估计身心健康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也是很小的剂量,是小事,这样的小事,会慢慢积累,积累在人们的人生之中。

    我没有能力、也不想把这件小事说成大事,我也知道这件小事很多学校都悬而不决,当然,即使我们学校真的做了,也并不影响她在这千里河西走廊上的清誉,但她由此积累的善德,也都是小小的影响,既无法张扬,也无法估量。

    最后,我作为一个只想小事的凡人,总是要纠结这样的小事。本来无法站高望远,只为小事,说点小心思。倘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各位领导海涵,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葛素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9123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