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素红
月亮的情意
2021-5-29 21:53
阅读:1319

月亮的情意

文/蓝莲花瓣

有多少的人们,他们在喜欢着月亮?他们会不会从很小的时候,从童年开始就喜欢着月亮呢?那白白亮亮的圆盘一样的月亮,那弯弯细细的眉毛一样的月牙儿。只要抬头看天,看夜晚的天空,就会常常看到月亮,月亮却不是一成不变的,一年四季,总是不会缺席、总是会预期出现的月亮啊,她却充满了细小的变化着的风情。

月初的月牙,早早挂在西天的边际,很媚,悄悄地、默默地妩媚着,不经意间,你看见它升上天空,仿佛它想走到要落山的太阳的身边。那些天的月牙儿,才升起来,就要落了。然而,它一天一天变胖一点,一天比一天升起地迟一点,呆在天空的时间长了一些,一直到了十五月半,白白胖胖的它,托着一轮圆盘从东边的天际慢悠悠地爬上来,檫着山的边儿,檫着楼的角儿,清清淡淡,袅袅娜娜,仿佛在察看着地面上的一切,又像是全不在意地泼洒着水白的月色。

十五走了,十六来了。月亮像是每天都要伸一次懒腰,一天比一天出来得迟一点儿,再一点儿,仿佛它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就那么一天一天地瘦脸。瘦到后来,就是在夜半也要找不到它了,它把自己藏着天的后面。

冬天的太阳总是爱赖床,起得太晚了。某一天的早晨,在清冷的寒气中走出去,偶尔抬头,却看见一弯细细的月牙儿正挂在东南的天空,仿佛还在温暖的梦里,那弯弯的脸蛋竟然是灿黄的颜色,泊在暗蓝深幽的天空里,很像烟火红尘里的笑脸。在这月牙的旁边,还有三两颗闪烁着明光的星子。远处传来早起人们零星的声音。那个清冷的早晨就温情脉脉起来了。

这冬天的早晨要是再往前推上几天,或者十天。晚起的月亮也总是落得很晚,当太阳都从东天边升起了,光芒万丈地照亮了整个大地,月亮还高高地、圆圆地挂在西边的天空,静定自若,在浅蓝的淡蓝的颜色里更加清清白白、静静悄悄,像是等待,像是宽容,像是充满了享受的相守,却总是不急不躁,让那个冬天显得动人又浪漫。

夏夜的月白风清里,总是藏着茂密的生长,是青春,是生命,是爱情。在哗啦啦的白杨树叶子的偶偶私语里,马路上年轻的他用自行车载着一样年轻的她,细细密密绵绵的喜悦,就像这月亮连绵洒下的月光。就这样,送了一程又一程,终于把她送回到她家大门口。有几家的狗儿不懂事,汪汪地叫个不停,她走进家门,却把心儿丢失,落在那轻轻的不说话的月光里,陪着他,沿着那条柏油马路,和着马路两边高高的白杨树,一路蜿蜒,指向了他的家。

不知道天空没有月亮会是什么样子呢?不知道世界没有月亮会是什么样子呢?要是没有月亮,特别孤单寂寞的是太阳吗?是地球吗?是你和我,是我们所有爱月亮的人们吗?

2021年五月二十六日,正是辛丑年四月十五,那天该是一个满月,又是一个月全食,月全食还在下午五点多到七点多,而且那时的月亮还在近地点......这该是多少浪漫的事故全部遭遇在同一个时空呢?可惜张掖的月出是在下午八点二十了,所有这些遭遇的浪漫我们本来无法目睹,但我们还是出门去了,去看那一晚的月亮。在校园里一直逡巡到晚上九点,也没有找到月亮的影子。本以为那天空气质量不好,充满遗憾的地回到家,却透过阳台的窗子看到了“月上树梢头”。

这倒是没有错的,如果没有月亮,所有的日食、月食、超级月亮、红月亮、蓝月亮,这些浪漫的天文故事就没有了。可这故事是谁演的呢?它们仨,太阳、月亮和地球,真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吧?!怎么能够没有月亮呢?

李白要举杯邀明月,苏轼要起舞弄清影,怎么能没有月亮呢?月亮是地球体系的计时器,月亮是亘古不变的夜空中最浪漫、最灿烂的诗篇。它把诗写在自己每一天的月相中,长升长落,长写长新。所以,人们学会了写诗,就像是月亮的招引,是月亮的启示,婉约的和浪漫的。谁也不敢直视太阳,可我们却总是可以长久地凝视着月亮,仿佛在说悄悄话,仿佛在倾诉衷肠。那是对影成三人的洒脱,还是明月几时有的感慨呢?

月亮,它是这个世界的诗意;月亮,它是地球的诗魂。月亮啊,它是这个世界的情意,这些情意,给李白,给苏轼,给你给我,给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每一片叶子,还有,它也把他自己给了每一缕光线。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葛素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8879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