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素红
我的职业强迫症 精选
2021-5-14 15:20
阅读:2799

我的职业强迫症

文/蓝莲花瓣

我是一枚绿色的叶子

栖息在浓密的树林里
展开绿色的事业
晨晨昏昏风风雨雨
我等待,等待
在沉默的努力中
我等待,等待
年轻的朋友啊
让美丽的彩虹
挂在你的额头

                ---题记

最近, 我们又进入了忙晕状态:正常上课、期中考试、本科毕业答辩箭在弦上......  5月12日,上了四节课,下午四点半开始监考,学生交卷早一些,六点左右走出了第八教学楼。虽然已是这么晚了,初夏的阳光还是很厉害,我看见四个男生正围成一圈讨论着试卷上第一道选择题到底是不是老师把个别数据改了,自己做对了没有...... 年轻的脸庞,年轻的声音,还有那打了他们一身的金黄的太阳光。

我对他们笑了笑,他们也对我笑了笑。错身过去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胡思乱想地很是散漫。

看到视频号《大咖读书会》里白岩松说,全国每年大学生三、四千万,在双一流和985大学的也就三、四百万,剩下三千多万就在普通大学里而不是Top大学。这让我这个在及其严重普通大学里教书的我有一丁点自豪,正如他所说,将来或者现在在社会的各个行业里的众多的、中坚的力量,是这些普通大学毕业的普通人。而我们学校现有两万多这样的普通人,我一直在培养着普通的劳动者。

这些年教书,教得非常辛苦。我毫不怀疑,我教的是大学生,他们是通过高考之后被录取的。可是,我逐渐逐渐就发现了很多的新问题,那几乎是我在2010(大约是2010年)年之前不曾遇到过的。最先发现的是,学生说三角函数的和差化积、积化和差等公式就没学过。后来遇到的是学生在高中的选修的内容不一样,开始是有些学生没有学过动量,后来的情况又变成了,有的修了热学没选光学,有的选了光学没选热学。到如今,居然发现那些简单的几何公式他们也不知道......然而我们每个人的课时是额定的,更为重要的是,学生在大学里的时间也是额定的,他们好像也是非常忙的。

我终于明白了,网上说的那些话,开始是说要用心教,后来发现还要女娲补天,再后来发现还得盘古开天.......

如果把大学的课程变得非常简单,大学就不能叫做大学了。上这样的大学也就失去意义。所以,无论如何,都还必须得把最基本课程体系和基础知识教给学生们。所以,曾经大学课本上的习题、思考题是用来训练学生的,曾经图书馆里还有好多参考书、习题解答书,那也是提供给学生的,但是,到了现在、目前,学生们基本上都没有时间被训练了。很多作业是抄来的,据说就存在着一个答案网。他们手动练习的机会、动脑的机会很少。

上课讲例题,是从头讲起。当然,这个是教学新原理“第一性原理”,从头算起,就当人家什么都没有学过。课堂提问,不能回答的有之,有点想法但没有自信不敢回答的更多......正如白岩松所说,这些上了普通大学的同学,总是认为自己的人生是“失败”的。

当一个人认为自己的人生是“失败”的时,你要让他勇于面对困难,这是教师们的困难。但是,现实的情况有些复杂。

若要说我们的学生真的没有上进心,这一代青年没有朝气,这是不对的。他们有上进心,也有朝气。目前普遍存在着三个清晰的问题。首先,他们没有足够的个人期许,因而就没有自我控制能力。其次,他们没有良好的基础,这个基础包括了他们的知识文化基础、思想意识基础和自我修养的基础。第三,现在的学习环境实在是太过浮躁和急促了,大家平时都很忙,似乎没有足够的时间用来解决那些已经积累出来的问题。

如此,便出现了一种大家都有力使不上劲的状况。经常会有些人过于忙,忙地不能锻炼身体和有效休息,也会有一部分人把时间用在手机上,一发不可收拾,总觉得回头无望,越发消磨下去了。

我就这样走在初夏热烈的阳光里,边走边想。想着想着我的内心里升起一个冲动,我想他们要是能有两年的时间让我们给他们教学大学物理和高等数学该有多好啊!那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教他们“从头算起”,教他们基本的思维模式,教他们学会一行一行缜密地计算,就算错了,也可以反回头去一一核对找到问题所在。

可这一年的时间哪里来呢?我突然又联想到那个让人人都长胖了十斤的“高三”。当然这绝不是闲着没事让你长胖十斤,是因为高三压力太大,付出太多,家长都害怕孩子身体吃不消,所以高三要增加营养,然后高三又忙于“学习”,没有足够的时间运动,结果孩子们都在高三这一年长胖了。可是高三真的在“学习”吗?我了解到的据说是考试更多。月考,就是月月考;期中考,期末考,据说还有摸底考,经常一模再摸。考试是学习吗?摸来摸去地考,又是不是学习呢?

任何事情,一旦做过分了,那就失去了它本来朴素的功效,副作用会被放大很多倍。想到这里,我突然特别希望,孩子们的高中就搞成两年算了。反正大家在高二其实早已把该上的课本内容都上了,高三不过是专业刷题、查缺补漏、激昂斗志的高考提高班吧。要是不用来刷题,让他们来大学里,把大学整成五年,第一年和第二年,就专门进行系统的、成体系的思维训练,开始动脑筋,思考“学习”和怎么“学习”,这是不是更加接近“学习”的真谛?

如果有两年的时间让他们学习大学物理和高等数学,就算我的学生们都是进不了好大学的好学生,他们将来在工厂和社会实践中应不应该、是不是更加有创造性,更加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凭什么认为他们的人生是失败的呢?

我走过单身教师公寓,一阵槐花香味飘来。我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好为人师了,居然做这样的好梦,那些辛辛苦苦在高三为孩子们拼搏的高中老师们肯定特别气愤。咳咳,做了一次白日梦,真是要向他们致歉。估计天下所有的老师们,都有我相同的症状,特别好为人师,特别想让教育和教学有一个整齐划一、百分百都成长成才的结果。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熵增加原理就会觉得不爽吧。在阳光明媚的这个日子里,我的职业强迫症又默默地犯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葛素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594-128654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