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赵洪钧:上万元的包皮环切术,是治病还是抢劫?!

已有 917 次阅读 2021-7-29 19:33 |个人分类:思考中医|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哭笑不得又非常气愤的病案,故以下所说与一般病历不大一样。

201223日,患者和他的母亲一起就诊——即母亲陪同他就诊。一进门就可以看出他们不但焦躁而且愁容满面。问是谁看病,母亲说是儿子。问他哪里不舒服。他母亲先开口说:他刚娶媳妇,“那个不管事”。

注意!“那个”指的是男性生殖器。“不管事”指的是“阳痿”。

这时我扫描了一下这个小伙子。除了“焦躁而且愁容满面”,不像有什么大毛病。发育、营养、体形、气色均属上乘。

于是说:一般说来这不是“那个”有什么毛病,而是情绪、心理或精神问题。接着问:结婚多长时间?“不管事”到什么程度?曾经在哪里治疗?

原来,他新婚22天,却于17天前做了包皮环切。

问他:为什么新婚数日就做包皮环切术?在什么地方做的?

原来,新婚的第3天,女方就对“那个不管事”正式抗议,而且是女方的父亲出面和男方的父亲正式交涉,而且女方的父亲正式提出最好去邢台专治男性病的某医院治疗。

这是一种很严重的交涉。下一步很可能是提出离婚,而目前这里娶个媳妇要花好几万。况且,一旦“那个不管事”传出去,再娶媳妇更困难。没有人愿意做媒人,也没有人愿意把姑娘嫁给一个“不管事”的男人。

男方只好去就诊。

然而,男方还是首先去了邢台市人民医院男科,那里说没有器质性问题。阳痿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

请注意!一般人听到这样说,会认为等于没有病或无需治疗。于是就去了那个专治男性病的某医院。

没想到这一下不得了。那里先是断定他的包皮过长。同时还给他做了一大套其他检查化验——包括精液。并且斩钉截铁地告诉病家,要立即做包皮环切,并且一定要住院继续全面检查、全面治疗。因为必然影响生育,而且即便能生育也很可能孩子有毛病。病家惶惶不可终日,只好大把花钱请那个医院全力以赴地治疗。

总之,就这样于新婚后的第5天做了包皮环切而且住院8天。

更加莫名其妙的是,出院后还要每天专程跑到大约200里之外的邢台那个医院去“换药”、“检查”、“理疗”等。于是,到128日术后共17天,在那个专治男性病的某医院花了人民币1多万元。

真是天价的费用——我年轻时做这个手术只收不到10块钱。前几年(近几年已经不做手术)也只收100元左右。因为术前术后不必再做任何处理,病家的总花费也就是100多元。

注意!以上是说患者确实有包皮过长。

可惜,我问了问患者的母亲。她说儿子的包皮可能不短,但绝对不长,即和一般的男人一样。

又,即便是有包皮过长,也和阳痿没有必然联系。

换言之,包皮过长——即便有——不是阳痿的原因。

更不可理解的是:即便有包皮过长,即便可能有点影响,也不应该在新婚后立即做手术。

试想,本来就有点“不管事”,再切上几刀,不是肯定更不管事了吗!

病家的压力大还不仅如此。

原来,这不是患者第一次结婚。一年多前离过婚,也是新婚不久就不能过了。

问患者那时有无“阳痿”,说:天天老吵架没有“那回事”!

注意!那回事治男女同床!

显然,第一次离婚也因为女方对他的“那个”“不管事”不满意。

这时我问:目前勃起情况。患者说:我愁得不得了,恨不得死掉。整天一点精神也没有,不想吃饭,也不想见人,总想睡觉。到时候它可能起来一下,但几秒钟就软了。再怎么弄也再无反应。哎!真是没办法!快快救命吧!

这时我只好给他讲了一通有关常识,总的意思是说他没有什么器质性问题,放下包袱,再加上我的药肯定会迅速大好。

他的脉舌象略见不足。于是处理如下:

人参10g,党参20g,黄芪30g,当归12g,白芍15g,川芎10g,熟地20g,枸杞子20g,肉苁蓉20g,淫羊藿10g,香附6g,五味子10g,陈皮12g,桂枝15g,生甘草5g,生姜20g,大枣7枚(掰)常规水煎日一剂。

人参归脾丸、补中益气丸各9g3

29日再诊:自称服上方3日一切大好,女方满意。愿意再服几天巩固。守前方。

洪钧按:显然此案主要属于心因性疾病,尽管上方有一定作用,不做充分的解释,就不可能好。注意!只要有一次“成功”的经验,此后一般就不会再有问题。令人可恶的是,那个专治男性病的医院,略同抢劫分子。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297551.html

上一篇:赵洪钧:从骡子说起
下一篇:[转载]席泽宗:中国科学思想史的线索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18 10: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