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赵洪钧说<周易>》:可笑的《易传》(1)

已有 1131 次阅读 2021-7-22 10:17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文章来源:转载

看到本节的题目,不少读者可能会大吃一惊。他们会问:不少研究《周易》的专家们,对《易传》都是高、大、上的评价。你怎么敢说《易传》可笑呢?

答:严格说来,全部《易传》都是可笑的,因为几乎都是郢书燕说的穿凿附会,而且不少部分很可笑。

或问:哪一部分很可笑呢?

答:且听洪钧道来。

上一节已经交代过《易传》的组成,这里再说明一次以免读者忘记。按照在《周易》中出现的顺序,《易传》依次是《彖传》、《象传》、《文言传》,以上三传是插入经文的。剩下的依次是《系辞上传》、《系辞下传》、《说卦传》、《序卦传》和《杂卦传》。这四传是独立的,编在六十四卦之后。

可见,《彖传》是《易经》的第一传。它是解释卦辞的,故有六十四条,分别居于各卦卦辞之下,只有《乾》卦的《彖传》编在八条经文之后。这里就先从《彖传》说起。

1.可笑的《彖传》

《彖传》是很受重视的,至今还有专家说它们出自圣人之手。

然而,《乾》卦《彖传》的第一句是:“大哉乾元”。这是把“乾:元亨,利贞”读错了。无论下文再讲什么大道理,都和《乾》卦辞无关。同样的误读还有《坤》卦《彖传》的第一句“至哉坤元”。总之,《彖传》作者没有读懂经文,只是生拉硬扯地讲了一通大道理,这不是很可笑吗?

洪钧按:吴树平等点校的《十三经·周易》对“乾元亨利贞”标点是:“乾:元,亨,利,贞。”即便如此标点无误,“乾元”也不应该连读。况且以上所引《彖传》“利贞”是连读的。关于此事,还将在第六节和第十节详细说明。

洪钧又按:按说,看到《乾》《坤》两卦的《彖传》如此文理不通。其余《彖传》不必再看了。甚至,全部《易传》也都可以不看了。因为,如此不通的文字只能出自知识浅薄、文学修养也很差的陋儒之手。这样的人解《易》,必然错误百出。只是,为了让当代读者理解拙见,从而弄懂《易经》的真面目,只好继续解下去。

或问:讲道理有什么不好呢?

答:讲的道理与和卦辞没有关系,就是牵强附会,越讲越糊涂。即便撇开卦辞,《彖传》所讲也不是深奥的道理。为此把《乾》卦的《彖传》抄如下: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把以上《彖传》译为白话如下:

伟大的乾元啊!万物由你开始,于是统帅了天。云在天上漂浮,雨水施行,各种生物遍布。太阳升落,六个十五日构成一季。太阳神时刻乘坐着六条龙驾着的车子巡行在天上。天道的变化,(使万物)各有性命,保持着天上的和谐,于是利贞。万物首先出现,天下一片安宁。

以上拙译不敢说很好,但大意不会错。其中有什么深奥的道理吗?倒是可以看出,《彖传》作者把神话拿来说理了。这不是有点可笑吗?

洪钧按:拙译把“六位时成”译作“六个十五日构成一季”,很可能不少人不赞同。他们很可能把“六位”理解为“六个爻位”,如此认识“六位时成”就不可理解了。因为“时”字在此只能理解为四时之时,盖直到汉代还不说四季,而是说“四时”。比如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论语·阳货》)故“六位”只能理解为“六个十五日”或“六个节气”。鉴于汉初还可能没有二十四节气之说,拙译把“六位”译为“六个十五日”。又,有的人可能不赞同把“乘六龙以御天”看作神话,就是缺乏古代文化常识。可叹的是,确实有学院派研究《周易》的大作对此作了歪解。

不少人可能问:阁下只举出《乾》《坤》两卦的《彖传》可笑,据此就能说六十四卦的《彖传》都可笑吗?

答:基本上如此。《坤》卦的《彖传》很接近《乾》卦的《彖传》,不但读错了经文,内容也很牵强,不再详说。且看紧接着的《屯》卦《彖传》怎么说: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读者须知,《屯》卦辞也是“元亨利贞”开头。其《彖传》却说“大亨贞”,这样就丢掉了“元”字和“利”字,显然是其作者认为“元”字不和“亨”字连读,“利”字也不和“贞”字连读。文中没有解释“屯”的含义,却说“刚柔始交而难生”。“刚柔始交”应指本卦卦形中第一次出现了阴阳爻都见的情况。“刚柔交”应该是好现象,何以会产生艰难呢?加之卦辞中没有艰难不利的话,怎么会艰难呢?又,卦辞明明说“利建侯”,怎么会“宜建侯而不宁”呢?“雷雨”二字指此卦是水上雷下,莫非“雷雨”一定要“满盈”吗?总之,完全不通,很可笑。

洪钧按:《说文》:“屯,难也。象草木之初生。屯然而难。……‘《易》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许慎引用了上述《彖传》,可见汉代多解“屯”为难。《彖传》作者只知道“屯”有难义,故一味往艰难之义解说。

其实,古代也有人看出,《屯》卦的《彖传》、《象传》与卦辞含义相反。如欧阳修著《易童子问》如下说:

童子问曰:“《屯》之《彖》、《象》与卦之义反,何谓也?”

曰:“吾不知也。”

可见,欧阳修不强以不知为知,干脆说:我不知道。

 由于本书,将会经传对看通解六十四卦,这里就不再举更多的《彖传》为例说明了。

2.可笑的《象传》

《象传》有“大象”、“小象”之别。“大象”主要解说卦形和卦义,“小象”则解释各卦的六爻辞。故“大象”有六十四条,都是紧跟《彖传》之后。“小象”则附在各卦六爻辞之下,共有三百七十九条。这里的《象传》指“大象”而言。

大《象传》也是很受重视的,因为《乾》卦的《象传》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坤》卦的《象传》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两句关于君子的话,很受推崇。只是若问:这两句话的前半句和后半句有何内在联系呢?愚见以为,这是某种联想或者像诗歌那样的比兴。不过,即便从诗歌角度看,关于君子的这两句话也有明显不妥。试看“地势坤”用了卦名,“天行健”为什么不是“天行乾”呢?这个问题,在马王堆出土帛书《周易》问世之前,很难回答。1962年10月12日,在《光明日报》“哲学”363期上讨论《周易》。有刘操南提出,“天行健”应改为“天行。乾”。简单说来,这是认为“健”就是“乾”。当时著名专家李镜池先生,不同意此说。现在发现,马王堆帛书《周易》中,《乾》《坤》分别称为《键》和《川》。足见“天行健”也是《易传》没有整理很好的表现。

洪钧按:《系辞下》有:“夫乾,天下之至健也。”《说卦》有:“乾,健也。”据此可以理解何以“天行健”。但是,同样是《系辞下》和《说卦》有:“夫坤,天下之至顺也。”“坤,顺也。”为什么“地势坤”不是“地势顺”呢?可见,没有马王堆帛书《周易》对照,很难说“天行健”有道理。

又,上举《乾》、《坤》两卦的《象传》有些对仗的味道。为说明这一拙见,把这两句话抄在下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乾·象》)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坤·象》)

不难看出,这两句话对仗不太好。要想对得好,就要改成:

天行乾,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淑女用厚德载物。

如果都不用卦名,则应改写如下: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顺,淑女用厚德载物。

古人不会同意如上改写的。特别是不会同意“淑女用厚德载物”。然而,愚见以为,这样改写更有道理。《系辞上》说:“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那么,既然由“天行健”联想到君子,何以由“地势坤”不该联想到淑女呢?

和《易经》大体同时的《诗经》第一篇是《关雎》。诗文有: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足见淑女和君子相对。解释《乾》卦联想到君子,解释《坤》卦就应该联想到淑女。

总之,《坤》卦的大《象传》毫无道理。根本原因是其作者歧视妇女,故完全不顾是否逻辑严密,说到《坤》卦也要和君子挂钩。

如果再深入一步,君子与小人相对。由“天行健”联想到“君子”的德行,则由“地势坤”就应该联想到“小人”的德行。于是《乾》《坤》两卦的《象传》应该如下: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顺,小人用厚德载物。

古人、特别是儒家看到如此改写,必然很恼火。但洪钧确信,他们无法驳倒如此改写的逻辑依据。站在现代高度,以上改写更有道理。盖小人就是人民群众,确实当得起“厚德载物”。试看《孔子家语》云:“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君以此思危,则可知也。”说的就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关系——民众是国家能否稳定的决定因素。

不惟如此,大《象传》总是和君子扯在一起。下面把自《屯》开始的十卦大《象传》抄如下:

《屯》:《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蒙》:《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需》:《象》曰: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

《讼》:《象》曰: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

《师》:《象》曰:地中有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

《比》:《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

《小畜》:《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履》:《象》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

《泰》:《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财(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否》:《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

以上十卦的《象》传,除了《比》卦、《泰》卦不提君子如何,其余所说都是在颂扬君子。说它们是卦义,却又与卦爻辞根本无关。说它们来自卦形,更加不可理解。试问:“山下出泉”与“君子以果行育德”有什么关系吗?“云上于天”与“君子以饮食宴乐”有什么关系吗?故所谓《象传》,只是在卦形上,硬加君子的行为。这样莫名其妙地喊口号,实在有点可笑。

紧接《乾》卦的《象传》之后,还有以下几句话:

潜龙勿用,阳在下也。见龙在田,德施普也。终日乾乾,反复道也。或跃在渊,进无咎也。飞龙在天,大人造也。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

这大概是在解释《乾》卦七爻辞,只是解得实在不好。

试看,假如“潜龙勿用”就是阳在下,那么,凡初爻是阳爻的都是“潜龙勿用”吗?“见龙在田”与“德施普”没有内在联系。“终日乾乾”与“反复道”也毫不相干。以下几句只有“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略有道理。不过,如果对看《文言传》对《乾》卦辞的解释(见下文),完全是互相矛盾。后世《周易》研究者,该如何弃取呢?

洪钧按:说到这里,顺便指出,很博学、很有名且是洪钧所推崇的《周易》专家,也会犯常识错误。此事见于高亨先生所著《周易大传今注》。高先生在解释《象》传时说:“《象传》随经分上、下两篇,共四百五十条。其释六十四卦卦名卦义六十四条,未释卦辞。其释三百八十六爻爻辞者三百八十六条。”其实,《周易》的《象传》不足四百五十条。这是因为《乾》卦的七爻辞不见《象传》,故其释爻辞者,不足三百八十六条,而是三百七十九条。大概是高先生一时忘记了《乾》卦七爻辞不见《象传》,于是犯了常识错误。

指出上述错误,是为了日后给自己打打掩护。如果读者发现本书有类似错误,自己不太汗颜。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296487.html

上一篇:《轴心医学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札记:金岳霖的《知识论》
下一篇:[转载]《赵洪钧说<周易>》:可笑的《易传》(2)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3 13: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