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阿维森纳《医典》中脉诊与中医脉诊关系的澄清

已有 533 次阅读 2020-8-17 07:47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阿维森纳医典, 脉诊, 中医脉诊 |文章来源:转载

资料来源:洪梅,陈家旭. 阿维森纳《医典中脉诊与中医脉诊关系的澄清. 中华医史杂志,2005353):183-186

在国内一些有关阿拉伯医学、中外医学交流史、中西交通史,以及一些涉及到阿维森纳和《医典》的文章或专著中,通常会提到阿维森纳《医典》中的脉诊及其与中医脉诊的关系问题。一种较为流行的说法认为,《医典》记载的48种脉中,有35种与中医脉诊或《脉经》所载相同或完全相同。然而,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检索、不同语言含义的对比、以及对脉诊具体内容的分析比较,我们发现这一说法并不准确。在此,笔者想进一步澄清这一问题,以供大家参考。

一、传统观点的文献来源

在国内,上述说法最早见诸于范行准先生撰写的《中国与阿拉伯医学的交流史实》一文。文中说:“据阿氏书中关于诊脉方面,则在四十八种脉中,有三十五种与《脉经》相同。我想他是很早已知中国的脉诊的。”[1]其他一些相关著作也有类似描述,例如在伊本·西那(“阿维森纳”是其拉丁文译名)的哲学著作《论灵魂》一书的译者前言中,也有相同的观点[2];《中国医学通史·古代卷》中也承认上述观点[3],并认为:“我国的脉学在十世纪时己传入阿拉伯,《医典》中载有48种脉象,主要是吸收我国医家王叔和所著《脉经》一书中对脉象的载述演化而成”[4],该页的注解表明作者参考过范行准先生的文章。

然而,国内文献中的这种观点并未提供最初的资料来源,我们在1930年伦敦出版的《阿维森纳医典论说》一书中发现了这种说法的踪迹。此书实为《医典》第一卷的英译本,是格鲁纳(O.C.Gruner)医生从拉丁文转译的,并做了大量的评注。该书附录了一张阿拉伯语-汉语脉诊名称对照表(图1)[5], 这个表格的英文标注说明它是根据书中前面的多种语言脉名术语对照表制作的,也就是根据格鲁纳本人制作的表格翻译的),统计了《医典》中48种脉的名称,其中35种有汉语对应词。根据其评注的上下文的内容,我们可以基本断定,上述说法就源于格鲁纳的这本书。通过分析,我们认为:国内学界的上述说法是由于中国学者在引文时受语言等条件的限制、而根据这个对照表所下的不准确结论。

图片1.png 

1   阿拉伯语汉语脉名对照表 

二、阿维森纳脉诊与中医脉诊的关系问题

其实,格鲁纳医生的评注中并没有断言“《医典》的48种脉中有35种与中医脉诊或者《脉经》相同”。相反,他在评注中明确指出,“这里给出的汉语对应词,一些含义明确,另一些则只是近似正确,这是因为正像前面提到的,中国脉学的基础是不同的。”[6]在附表中,不明确的翻译旁边加有标记,这说明部分翻译是不准确的,或者不正确的。笔者通过阅读阿氏著作的两个英文译本,发现《医典》脉诊和中医脉诊二者的哲学基础、生理病理学基础以及观察方法都是不同的,并且《医典》原文中也没有48 种脉的提法。因此,笔者推断,国内一些学者仅仅依据这张对照表所做的统计,便轻率地得出了35种脉相同的不准确结论,但却忽视了对阿拉伯术语和汉语术语内涵的详细考察。

此外,格鲁纳在评注中提到的七表、八里、九道[7]的分类方法,是在高阳生的《脉诀》一书中提出的,而非王叔和的《脉经》。这使上述有关《医典》脉诊与《脉经》相同说法难以成立。最近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苏菲亚国立图书馆发现的《唐苏克拉玛》残卷,即《伊儿汗的中国医学宝藏》,经过有关学者的语言翻译、训诂、考据和版本鉴定等工作,可得出初步结论:该书残本为我国宋元时期流行的《脉诀》的注译本[8]。由于《伊儿汗的中国医学宝藏》(13世纪末至14世纪初)成书时间晚于阿维森纳(980-1037)生活的时代,而此前阿拉伯世界也没有更早的关于中医脉诊的译著,因此阿维森纳是很难看到《脉经》的。更为重要的是,阿维森纳脉诊和中医脉诊属于不同的医学体系。当时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百年翻译运动主要继承了古希腊和罗马的哲学和科学传统。“哈里发曼苏尔特别重视天文学和医学,特设专门机构来管理这两门学科的研究工作。”[9]在医学方面,则集中翻译了希波克拉底、盖仑等医生的著作。从《医典》的主要内容看,其继承的也主要是古希腊罗马的医学体系,例如四元素、四体液学说、解剖、生理以及病理等内容。盖仑是古罗马的医学家,写过多部有关脉诊的著作。其脉诊内容比阿维森纳的要丰富得多。在盖仑的脉诊著作中的小结部分,虽然和阿维森纳的脉论不完全相同,但仍可找到很多相同的内容,例如:摸脉时的注意事项,用音乐的知识来研究脉的节律,由脉的深度、宽度、长度总结出的二十七脉,寒热、男女、季节等等因素对脉的影响等论述[10]。而且,在《医典》的脉诊部分,阿维森纳引用了盖仑的一段论述:“很多年来,我对用触觉清楚地分辨脉搏的收缩运动持怀疑态度,我把这个问题搁置起来,直到我学习足够的知识来填补我知识上的空白,之后,脉搏的大门就向我开放了。”[11]这足以说明他的脉论至少是继承了盖仑的脉学,而西方是有自己的脉学历史的。至于阿维森纳脉诊是否真的受到中医脉诊影响,则有待进一步研究。但就目前而言,我们尚未发现二者之间相互关联的足够证据。

三、翻译中存在的问题

笔者在翻译《医典》脉论的过程中发现,附表中有些脉搏名称的对译并不准确。例如:第21脉被译为结脉,第28脉被译成芤脉就是错误的。这里主要对第21脉进行详细的分析。首先从中医的概念看,《脉经》曰:“结脉,往来缓,时一止复来。”[12]《脉诀》曰:“结者阴也。指下寻之,或来或去聚而却还,曰结。……时来。”[13]从以上概念可知,中医脉诊的结脉在脉搏的跳动上应该是频率缓慢,节律不齐的。再看第21脉在《医典》中的含义,附表中第21至第26 种脉主要是对脉搏搏动歇止期的长短和性质的一组描述,不特指节律的齐与不齐。该段译文如下:“脉搏搏动歇止期的长短:急迫的(21脉)、‘密的(25脉)’,指两个连续脉搏搏动之间的时间间隔缩短;缓慢的(22脉)、‘散的(26脉)’,指该时间间隔延长;正常时间间隔。”[14]《医典》中第23、24脉分别是25、26 脉的近义词和同义词,在英文译本原文中没有译出。很明显第21、23、25脉实际上是对脉搏歇止期短的一种描述,强调脉搏跳的频率比较快(表1)。

1   第 21 脉中医概念和《医典概念对照表

图片2.png 

为进一步澄清其含义,我们再从不同语言对译词汇的含义来看(表2)。这进一步证明,阿维森纳主要用第21脉这个词汇来描述脉搏之间歇止期短、频率快、前后时间间隔短的脉搏,在中医脉诊中可以是节律规律的数脉,也可以是节律不规律的促脉,却不是跳动缓慢的结脉。再看第22种脉,按照《医典》中所描述的内容,应该是歇止期比较长的脉搏,可以是中医的结脉、代脉,也可以是缓脉,附表的译者只给出了该脉的一种含义,这种译法是不准确的。同样,第28 脉的含义很复杂,主要指一连串或者单个脉搏搏动的各个物理构成不规律、不正常的脉,尤其是节律方面,很明显不是中医脉诊中的芤脉“浮大而软,按之中央空两边实。”[17]还有其他一些脉名的对译也不准确。《医典》在对48种脉的脉形特征描写结束的部分写道:“以上都是简单脉。复合脉(即,同时具有超过一种的不规律或不规则构成的脉搏)的种类几乎是不可数的,总之,它们不曾有具体的名字。”[18]也就是说以上48种脉,阿维森纳想描述的都是简单脉,是脉的一个方面的特点,而不是复合脉。然而,中医的脉有些已经是包含多个物理特征的复合脉了。两种脉学系统分类、命名的差异,某种程度上决定两种医学的多数脉是不应该互相对应来翻译的,而应该各有各自的命名系统。这里在表3中列出图1中阿拉伯医学48种脉名术语的中文译文对照表以供参考(表3)。

2  第 21 种脉不同语言汉语含义对照表

图片3.png 

3  图 1 48种脉阿拉伯语脉名的中文译文对照表

图片4.png 

∶由于中医脉诊与阿拉伯医学脉诊分类方法不同,分类角度也不同,这里只是简单的列出阿拉伯医学脉诊中简单脉的48种名称,并没有涉及到分类方法,例如28、31脉都可以翻译成不规律脉,但是它们的不规律的方面是不同的,有些术语的翻译还有待完善。

综上所述,阿维森纳《医典》记载的48种脉中有35种与中医脉诊或《脉经》所载相同的说法并不成立,只能说其中部分脉是相似或者相同的。《医典》脉诊同中医脉诊之间从内容上看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与盖仑脉诊关系更密切。中医脉诊、《医典》中的脉诊、盖仑的脉诊三者之间的历史关系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致谢:感谢梁永宣老师、秦济成同学、王希老师的指导。

参考文献

1  范行准. 中国与阿拉伯医学的交流史实,医史杂志,1952,4(2):101.

2  伊本·西那,论灵魂. 见:商务印书馆.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北京:商务印书馆,1985,1.

3,4  李经纬,林超庚主编.中国医学通史·古代卷.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2000,288,373.

5-7  O.Cameron Gruner A. Tratise on THE CANON OF MEDECINE OF AVICENNA hcaerporatiag A Translatin Of The Fin Bosk,LONDONLUZAC & CO,GREAT RUSSELL STREET,W.C. 1930,289,289.287.

8  朱明,王伟东.中医西传的历史脉络——阿维森纳《医典》之研究. 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0,23(2)8-11.

9  郭应德. 阿拉伯中古史简编.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232.

10  GALEN. GCALENV SYNOPSIS LBRORVM SVORVM. seeKuhnC.G.Galeni Opea Omnia.Vol.9HildesheimJ.Olms.1965431-549.

11  O.Cameron Gruner A. Tratise on THE CANON OF MEDECINE OF AVICENNA hcaerporatiag A Translatin Of The Fin Bosk,LONDONLUZAC & CO,GREAT RUSSELL STREET,W.C. 1930,283.

12  沈炎南. 脉经校注,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1,3.

13  戴起宗. 脉诀刊误.上海:上海卫生出版社,1958.43.

14  O.Cameron Gruner A. Tratise on THE CANON OF MEDECINE OF AVICENNA hcaerporatiag A Translatin Of The Fin Bosk,LONDONLUZAC & CO,GREAT RUSSELL STREET,W.C. 1930,291.

15  谢大任,张廷瑶,李文调. 拉丁语汉语小词典.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88,119.

16  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阿拉伯语教研室. 阿拉伯语汉语词典. 北京商务印书馆,1966,1426.

17  沈炎南. 脉经校注.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1,1.

1819  O.Cameron Gruner A. Tratise on THE CANON OF MEDECINE OF AVICENNA hcaerporatiag A Translatin Of The Fin Bosk,LONDONLUZAC & CO,GREAT RUSSELL STREET,W.C. 1930,289300.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9293-1246666.html

上一篇:《中华疫病学源流》札记(55):研究生论文4篇
下一篇:“观射父论绝地天通”——上古“巫文化”的颂歌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9 13: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