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海飞
最热爱科普的人 精选
2019-1-25 12:41
阅读:7806

最热爱科普的人

鲍海飞 2019-1-25

       

       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是最爱科普的一群人,具体说,是最热爱被科普的人。

2019年元月23日,接待了兄弟单位的一批客人,某学会组织的活动,到我们所的陈列馆展厅进行参观,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所的发展现状。来的客人,大部分都是某协会的一些离退休的工作人员,年轻的5060岁左右,年老的居然有80岁的,这是后来得知的。 

我给他们介绍了我们所的悠久历史和所的一些发展,包括所名的变更等。讲到了建国之初期,我们的科研人员,是如何解决国家的重要项目和问题的,是如何为国家其他单位部门贡献自己的青春和力量的。比如,讲到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要是钢铁中如何去除杂质;讲到了如何用扩散法等提纯一种物质,并且这个课题当初还获得了国家大奖。

 传感网和物联网是大家感兴趣的话题。讲到2008年汶川地震时,在灾区灾情信号无法传递出来时,是我们的老所长带领我们的科技人员和技术设备,立即前往地震灾区,传回了及时的重要信息图像时,为后续国家支援和调度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他们听到这里,更是交头接耳,高兴地议论着如今传感网、物联网和智能手机通信技术的发展。

 近来,芯片是大家极为关注的事情。现在每一个机电一体化设备当中都有许多芯片,芯片的重要性和地位不言而喻。当讲到芯片时,他们更是凝神屏气,用关注的眼神仔细听我讲,他们还不时提出问题。他们还有手抚摸着硅大晶锭,蹲下身体,仔细地看着。当我说到这些年来,尤其是去年,一些国家对我们进行芯片技术封锁,不让我们发展,卡我们的脖子时,大家都义愤填膺,神情肃穆。当我告诉他们我们有自己的华为公司,有我们自己的芯片时,他们严肃的表情,立时就舒缓多了,都频频点头,脸上也逐渐有了笑容,大家又有了爽朗的笑。

       芯片的另一种重要用途就是存储记录介质。记录介质有多种,比如,磁记录,CD的聚合物激光记录和闪存等,而我们所研究的是一种新型的记录介质。当我讲到这种新的存储介质时,他们更是兴奋。有客人问我们是否有生产和应用,当我们告诉他们时,我们的研究有应用时,用在了某种设备上时,他们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微笑。

        在人物介绍栏目里,一位女士引起了他们的关注。我向他们介绍,这是我们所一位早已经退休的外籍女院士。我还告诉他们,某某女院士已经80岁左右啦,还经常打车到所里来工作,甚至参加学术会议和学术讨论问题。这时,参观的人群中,他们便互相调侃起来:你看看,人家都80岁了,还在工作,你看看你,也八十岁了,就什么都不干了。他们都互相看着,笑着。

        在每一个展板前,他们都仔细地看着,问着。在每一个实物面前,他们都仔细端详着、揣摩着、品味着。介绍完毕后,一阵掌声响起。临行时,他们纷纷走向前来,和我急切用力地握手,感谢着。我也十分激动和兴奋,似乎受到了殊荣一般。计划中,半个小时的科普,却足足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谁最热爱科普?

 曾经,我以为只有孩子们是最喜欢最热爱科普知识。毕竟,他们的头脑中好比空白的一张纸,面对着自然,他们充满了无比好奇和向往。然而,还有这样一群人,这样一群老人,他们的身虽然已经退居了二线,但他们的心中却依旧贪恋着、关心着我们的国家科技的发展。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这一点。这是因为,他们曾经经历过、感受过,他们更加热爱科普!因为他们知道科研的辛酸苦辣,他们知道科研里面的艰难与甘甜

 他们还是那样关心着祖国科技事业的发展,他们还是那样好奇、好问和好学。每一个展板的讲解,他们都仔细聆听,细细地看着。看得出,他们依旧是那样爱学习和执着,他们依旧保留着科学人的精神和态度。

 一个小小的展厅,虽然小,却包罗万象,五脏俱全,凝聚着几代人的智慧和心血,铸就着我们自己的钢铁长城和意志。然而,更多包涵着的是,展示的是科技的历程和发展,寄托的是几代人的奉献、情怀和梦想。

 这里有多少人未竟的事业和他们曾经的梦想,这里又有多少人毕生的执着和他们无限的热爱,虽然这里也有他们的无奈和困惑,同样,这里也有我们新一代的奋斗、未来和梦想。

 夕阳向晚,真情犹在,热情犹在,纵马扬鞭.......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鲍海飞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8905-115902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