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颉
难忘记忆中的小镇——黄羊镇
2020-11-20 22:00
阅读:1081

难忘记忆中的小镇——黄羊镇


从小生活在西北边陲小镇——黄羊镇,从地图上可以找到它的位置,小镇的地理位置还是比较重要的。在百度百科找到了:位于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东端,与武南镇毗邻,距武威市城区东南35公里,是甘肃省十大集镇中第二大集镇。


小镇很美,我记忆中艳艳的黄花菜,红彤彤的枸杞,路边飘香的沙枣树,笔直的白杨树,柏油马路闪着光亮,蔚蓝色的天空朵朵白云飘,被我们小孩子反过来、转过去喊着的三干渠渠干三(一条渠的名字)。远望处一年四季白雪皑皑的祁连山时刻关注着我们,祁连山的雪水融化后清凉而珍贵,是我们的饮食用水。有时,当我们喝不到冰雪融化的雪水时,父母亲所在单位都会派拉水车去别处运水,我曾经跟随父亲去古浪运水。那时的生活很艰辛,在严重缺水时,从三干渠里取浑浊的泥水经过明矾沉淀净水才能饮用,所以每家每户都有明矾备着;还要备着蜡烛,因为经常停电,单位后勤保障人员挨家挨户送蜡烛。虽说条件艰苦,但那时父辈们青春洋溢,工作热情高涨,白天忙!有时夜里也忙到很晚。常常是我们兄妹三人都进入梦乡后,父母亲才回到家。

童年的记忆——小镇是那么的活跃,那么的富有生机。那时小镇非常的繁荣,我想也是小镇最为耀眼的时期吧! 那时的小镇有省级一本大学,有省级专科学校,有县级中学,有省级科学院和研究所;有黄羊河农场;有大型国营糖厂、电厂、拖拉机厂;是驻军的军部所在地,听说是邱少云烈士生前所在部队;还有兰新线必经的火车站点,国道312线、省道308线横贯,是重要的交通要塞。古长城——那厚厚的用黄土夯成的古长城,历经时代的苍桑,风蚀、沙化严重,父亲总喜欢带我们去那里看看,滔滔不竭的讲解相关历史。远处一望无边的腾格里沙漠上,偶有阵阵驼铃声传来,每当驼队从小镇穿过时我们孩子们总是去看热闹。

父辈们多是来自五湖四海的热血青年,他们大学毕业,相应党的号召,到国家需要的边远地方去贡献力量。他们带着建设伟大祖国的理想,怀揣着美好憧憬的梦想在小镇安家立业。小镇上全国各地的声音此起彼伏,充斥着欢声笑语,既有南方的呢喃软语,亦有北方的铿锵大调,夹杂着一起,忽高忽低、阴阳顿挫,好不热闹。小镇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父辈们定期举办的篮球比赛,有小镇单位间的友谊赛,还有单位内的交流赛,总是吸引许多人围观,更是我们孩子们欢聚热闹的时刻。 

我们的学校是一个子弟学校,很多单位凑成的一个带帽小学,前期记得是有中学的,后期就只有小学了。在那个年代我们的学校很特殊。我的班级从我上一年级开始我们班总是有转学的同学,而且不是一个一个的转走,而是一走就几个同学,因为是父母单位的搬迁,孩子们随父母一起离开,有出省去外地的,有在省内变动的。我还记得第一批离开我们班级的就有我的同桌,随父母亲单位搬迁去天水了。随后每学期不间断都有同学因随迁而转学,我也在小学3年级的时候随父母去了省城。多年之后遇到小学同学谈论起来,我们一个班入学40多人,而从小学一年级上到五年级毕业的同学凤毛麟角,仅仅不到七八人。随着国家政策的变化,一些大的事业机关单位都搬离了小镇。我们当年的子弟学校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存在?

我们的教室是和军营连着的,所以从小我就听惯了军号声,战士们每天都唱着响亮的军歌,雄赳赳、气昂昂地跑操,严格的练习走正步、射击、打靶的姿势。我们常常放学后去看他们给军马钉马掌,记得给军马喂食时必定锣鼓喧天,我们还纳闷为什么?原来是军马在锣鼓声中能够多吃食。我们参观他们的驻地,战士们被子叠的是那么的方整,他们的拉营训练是那么的齐整,他们的军歌是那么的嘹亮,他们背包中的行军铲是那么的可爱!当时从未见过那么短小的铲锹,据说是工兵铲,在这之前我只见过普通的铁锹。我同学的爸爸是营长,他们家的菜窖就是用工兵铲挖的,那叫一个深啊! 都挖到了沙石层了。那是我第一次触摸到工兵铲,锋利而神奇。我的那个同学也在二年级第一学期转学了,因为他爸爸复员转业了,至今我仍然记得她的名字。就这样我们班的同学走了一批又一批,整个我们学校都如此……我的班主任老师,也是我的启蒙老师,我记忆深刻——她梳着两条乌黑的大辫子,在身后晃来晃去的,很是美丽!她说活声音非常好听,软软的、慢慢的带着江南腔的普通话,总是用慈母般的眼光看着我们,用手势指导我们学习拼音,一遍遍纠正我们的发音和音调,打着节拍教我们唱歌。

记忆中发生在小镇的趣事真多!记得我曾经用手中的苹果和卖瓜子的老人换瓜子吃,父母亲单位门前的市场很热闹,我们上学、放学都经过,那可是物物交换的好地方我们孩子总在那儿发现宝贝。还记得小时候从那里买到2只奇异的白洛克鸡仔,被我们孩子当成宝贝,在我们过过家的游戏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从小方凳连成的火车中被我们在想象中的城市间运来运去,渐渐长大、羽翼丰满……开始产蛋后,就丢失了!为此,我伤心痛苦了很久、很久,自责自己没能够照顾好我的宠物。黄羊镇糖厂生产的糖特别得甜,小孩子都喜欢吃。我的收藏盒中至今还保存有透亮的糖纸,记得当时积攒了许多糖纸用来折叠飞机。同学中心灵手巧的真多,他们折叠的飞机、坦克、轮船、大象、兔子都带着梦想……

小镇最热闹的时候是看电影,因为是几个单位不同的场地依次轮流上映,当然是露天电影。因为父母工作忙,我们小孩子跟着熟悉的幼儿园阿姨们一起跑场子,一个晚上几个单位轮流放映,放映员比较忙,随着他转换地点我们也在忙,也在转换,搬着小板凳看完了这场再走几里地去看另一场同样的电影,好不热闹!大家一起转战,轰隆隆的走动声、说笑声、吵闹声连成一片,如过节一般。记得那时放映电影《我们村的年轻人》,场面火爆很受欢迎,我们一连转战看了三场,还觉得不过瘾,而后的几个星期大家谈论的都是它。有名的话剧《于无声处》在我们那里的礼堂演出,更是人山人海,挤不进去。

记忆中的小镇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美好!

 

 

但,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假期探亲路过——因为汽车在此停留,司机让大家下车吃午饭,我放弃了午餐时间,拼命地冲向镇中心……没成想,儿时喧闹的商场一条街,满目荒凉,满目萧条,又跑去父母亲的原单位看看,已物是人非,花草凋零。而一些小型的工厂冒着白烟,大漠孤烟直的苍凉感瞬间传遍我全身 ——昔日小镇的繁华已不在了!

我心中的小镇没落了,没有了昔日的繁华,道路坑洼不平,白杨树被天牛啃去了树叶,看不到昔日繁茂的花草,大街上行人稀少……没有了人气,没有了精神气 !很后悔、很后悔那次的冲动,为什么非要跑去看看,非要跑去转转,梦碎了,梦破了!美丽的小镇,美丽的记忆——失去了!

从那以后,闭口不再谈及小镇,不在和小镇有牵连,有意的躲避,小镇成了我心头的结。

 

 

今年回家,听到弟妹谈及和父母一起去了小镇。父母早已退休了,现今上年纪了,他们很想再回小镇看看,重温那年、那月的美好。于是去年弟妹开车带父母去了小镇——小镇变化真大,已经不认得了!以前的三干渠没了,成了地下河。以前感觉距离很远的几个大单位怎么都凑到了一处,小镇好小! 以前的街道已经找不到了,记忆中的一切都变了,毕竟4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镇也变了,扩大了很多、很多,变得大家都不认识了!

小镇——父母亲的青春年华在那里度过,我儿时美好的记忆在那里。小镇之游——父母亲了却了一桩心事。而对于我来说,不再敢提起的小镇又回到了脑海中,那次唐突回去的经历却被我刻意的模糊了,大脑中还是儿时的记忆,美好的记忆。希望自己也有机会再回小镇,看看小镇的变化,毕竟比起上次回去又过去了20多年了!

准备着,准备好,再去小镇。

不知道再次回到小镇,那心目中的小镇——还在吗?

从网上查到:1997黄羊镇被国家计委列为全国农村生态环境及基础设施建设的首批试点。先后荣获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乡镇全省明星乡镇、全省文明镇等荣誉称号。20189月,黄羊镇入选农业产业强镇示范建设名单。从网上看到小镇的照片令人兴奋。看到网友上传的影像,小镇建设的和县城一样,目前已成为省内外人流、物流、信息流的中转站,成为甘肃中西部商品流通的重要集散地。——为小镇感到高兴!

期待再回小镇的那一日!

期待小镇的美好!

期待小镇美好的记忆——永存!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颉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724438-125923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1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