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炜
中溪书院必要的说明3
2019-9-2 10:18
阅读:1363

中溪书院的相关阐述如下:


1、中溪书院的场景和遗物在清代:


昨夜读书到丑时,看到清朝人杜籍对中溪书院的阐述在《登封龙山怀古》这首诗中,诗中记载中溪书院的场景有:洗笔池、读书洞、藏室崇儒,诗文中说出这里就是中溪书院,原文:“院号中溪址已摧”。1933年《县志》记载:

base_download_att.png


2、金明昌三年1193年的书院分布记载:


金朝明昌三年1193年《封龙山颂》碑阴记载了三个书院的具体分布:东、西、中。1539年《圣像室记》记载“东”的西北是有孔子像碑倒伏的空地和蒙泉、整修的圣像室。而元安熙《默庵集》记载的是中溪书院在李冶逝世后已经凋敝。明赵维藩1520年《重修修真观记》、魏谦吉1539年《圣像室记》写的倒伏的孔子像碑和泉水的30平方丈的遗址在浮屠院西北数十步,说明什么?中溪书院遗址东边是寺院,寺院更东边是并没有记载有儒学建筑,明代的赵维藩和魏谦吉等等文人都感慨一座书院的遗址被山僧占据,因此封龙书院很可能在中溪书院的东边,被山僧占据的封龙书院旧址修起了寺院---浮屠宫。

若是封龙书院距离中溪书院有多远?

若寺院浮屠宫占据了封龙书院遗址,根据1539年《圣像室记》记载的西北数十步,那么中溪书院和封龙书院相距,只有几十步。又有《禁凿碑》两次提到乾隆时期山僧住持开凿封龙山的石头,而禁凿是为保护寺院周围的“龙池书院”等儒学遗迹。可见,书院距离寺院很近,儒学遗迹很有限,附近的寺院住持和尚和乡民大汉经常破坏,乾隆、道光两任知县才禁止。若修缮寺院就地取材方便、不远处取材也方便,在到处是石头的寺院周围,建材采石到距离寺院一、二、三里之外凿石头可能比较不大可能。寺庙几十步外采石是可能的,这就涉及到寺院附近的儒学遗迹。由此可知,寺院距离中溪书院遗址并不远,不超过几十步。一步三尺多,西北几十米。若浮屠宫没有占据封龙书院遗址则与明赵维藩1520年《重修修真观记》、魏谦吉《圣像室记》等等文人的文章、诗文感慨一个书院遗址被山僧占据的记载相矛盾。

《元氏县志.金石》金昌明三年碑文:李冶还没来,但东、西、中三书院是遗址。


base_download_att (1).png


3、结论:

中溪书院居中,封龙书院在中溪书院东数十米处。蒙泉、孔子碑、藏室是中溪书院的原物,洗笔池等依照清朝人的诗文也是中溪书院的遗物,而且这些中溪书院遗物都保存至今。所以,元氏县新修的封龙书院应该是中溪书院的旧址。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炜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687371-119627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