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炜
2019-8-10 17:52
阅读:1644


1、正定“钁”


在1941年10月正定城内南门里街东侧的有临济寺、广惠寺,两座寺院两座古塔遥相呼应与南北两侧,之间是农田,耕田的农夫使用的“锄头”似乎比现代的锄头长且大些。如图:



临济寺澄灵塔前的农夫,这张可以看看锄头与木柄的夹角。


广惠寺多宝塔前的农夫

这个锄头的套筒和楔子引用尤老师的讲解:

楔块锥度较小,从外向内敲入;套筒没有锥度或开口向外的锥面。此外,木柄曲率半径稍小于拱顶曲率半径,接触应力较高而产生显著变形;因两者表面并不平整,接触变形后会相互嵌合而联结可靠。楔块与手柄端部通常不会齐平,前者出露较多。 正定城内这位农夫的锄头的楔块与手柄端部并不平齐,可能这样不太结实,而这位农民则采用了:木块的厚度增加,变形总量增加,联结的可靠性也有所增加


锄头在《农政全书.农具》有所记载为:“”,如图:

0020.jpg


还有三种:鏄、耨、耰鉏,如图:




2、埃及锄头


为什么写这个埃及的的锄头?因为认为这个埃及锄头很长大,正定农夫的锄头也很长大,锄头与木柄的夹角角度接近。并不是现代锄头和鏄、耨、耰鉏的样子。




这是埃及底比斯出土的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03-1085)年的木质锄头,确定锄头与木柄的角度,锄头与木柄通过榫卯链接,并麻绳固定且纨成绳环。


AN00035802_001_l.jpg


在底比斯出土的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03-1085)的镰刀和锄。


如何使用这种锄头?


在19世纪埃及古都Nekhen出土的新王朝时期公元前(1503-1085)拉美西斯三世统治时期帕哈里夫妇合葬墓浮雕壁画中有这样埃及人使用这种锄头的形象:


88f4e53fd3c046ad9cf6d6f435a36246.jpg


这是在冬春尼罗河水位降低后埃及的农人用木制锄头开垦尼罗河洪水造就的肥沃土地。1894年伦敦出版的考古发掘报告有这幅壁画的开垦、收割、归仓等新王朝时期农作的全景:


Snap 2019-08-10 at 16.51.35.png


这种有麻绳、榫卯的木锄主要出现在埃及的新王朝时期。


3、其他的“钁”


中国有新石器时代的石质锄型器。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有接近于现代的汉?朝铁钁,这个钁中间厚两侧薄,有剑脊的样式,这样更结实,如图,:



在中国也有这种接近与埃及新王朝时期的短锄,在中国台湾省的少数民族布农族使用的短锄:




介绍:布农语叫做『塔加』此锄主要以天然有曲的树枝作握柄,握手端削为圆柱状,与接合锄身的扁平端约成45度弯曲。锄身为铁制,长三角形,平刃锄头,以藤条和木柄与握柄绑系紧密为适应山区顷斜耕地,布农人 从事传统山田烧垦时经常使用短柄小锄。在1930年代之前布农族使用的短锄是石质的锄头。



1930年代台湾省山地少数民族使用的木柄石锄,短锄也叫:山地锄。



这个钁头长25.5厘米、木柄长80厘米,这个锄头并没有看到楔子,大概是博物馆的藏品的原故。这个与正定“钁”更接近只是钁头与木柄角度不大一样,这个角度的变化影响了掘土的深度和翻土效果。数学家和力学家大概可以计算木柄、锄头角度不同对“钁”的掘土、翻土效果的影响。



感谢科学网的专家学者!

1、中国印度制糖史的重要史料--《西天五印度出三般甘蔗记》

昨日刘先生说可以看看季羡林先生的《糖史》,于是就看了一部分,读到了季羡林先生整理的唐朝部分的糖史资料,也读到了附录中的唐建中二年(公元781年)至大中二年(公元848年)敦煌遗书记载的制糖工艺,看到了那张记录在经书背面的制糖简要资料的微缩胶卷复印图,这个资料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的编号是P3304,这个编号是错的应该是P3303,比较清楚。如图:

正面:


背面《西天五印度出三般甘蔗》这就是制糖术:

Pelliot_chinois_3303__btv1b8302419x (3).JPEG


释文:

一般苗长八尺,造沙唐多不妙。第二校一二尺矩造好沙唐及造最上煞割令,第三般亦好。初造之时取甘蔗茎弃梢叶,五寸截断。著大木臼,牛拽,拶出汁,於瓮中承取。将於十五个铛中煎,旋写一铛。著筯瘨小许。冷定,打断。若断者,熟也,便成沙唐。不折,不熟。又煎若造煞割令,却於铛中煎了,於竹甑盛之,禄水下,关门满十五日开却,着瓮承取水,竹甑内煞割令令禄水后,手遂一处亦散去,曰:煞割令。其下来水,造酒也。甘蔗苗茎似沙州、高昌糜,无子。取茎一尺,截埋於犁垅便生。其种甘蔗时是,用十二目(月)。


以上记录了甘蔗初榨之后的赤沙糖和再提炼“煞割令”的制法。明王世懋《闽部疏》记载:蔗有二种:饴蔗,节疏而短小;食蔗,节密而长大。凡饴蔗捣之入釜,径炼为赤糖。赤糖再炼燥而成霜,为白糖。白糖再煅而凝,则曰冰糖。 

“煞割令”是印地语:śarkarā,英、法、德等国“糖”的读音都源于此,中国则采取了:㗚迦啰、煞割令的译音,书面写作:石蜜。


2、印度古法制糖


在1930年代的印度厮当古都德里依然延续古法制糖的熬场景:


yindudeli.jpg


这样只能出产的只是一种粗製红沙糖,如图:


20150509090735.jpg


经过再次加工后形成:


Sucre_blanc_cassonade_complet_rapadura.jpg


在印度厮当和榜葛剌至今仍在制作一种“粗糖”,这种糖是甘蔗粗糖和甘蔗棕榈糖两种粗糖制品,在当地有医疗的作用:


gur-benefits.jpg


印度厮当和榜葛剌的医学认为这种“粗糖”有保健医疗作用:

1、有助于缓解便秘。

2、有助于去除肝脏中的污染物有助于保持肝脏健康。

3、粗糖中的钾有助于控制体重,可以吃粗糖来获得即时能量。

4、患有贫血症,经常吃粗糖,有助于提高血红蛋白。

5、帮助我们体内消化的酶可以提高其有效性,结果是消化良好。

6、吃粗糖含有抗氧化剂和矿物质,有助于提高免疫力。

7、关节疼痛可减轻膝盖疼痛。

8、缓和风寒咳嗽、在一杯牛奶中调入粗糖会受益。含有钠和钾,有助于控制血压。

9、女子由于体内激素的变化而出现情绪波动,在此期间每天吃少量的粗糖。

10、患有糖尿病的人应该遵医嘱适用。

这段粗糖的医疗作用是根据印地语和榜葛剌语的资料翻译的,由此可见“粗糖”的作用。


3、中国古法制糖

5427d2a2fae5b00e39ed0cbce1c2fe43.jpg


中国广西贵港五里镇古法制赤沙糖


在《本草纲目.石蜜》记载了沙糖和石蜜的医疗作用:


2841_jpg.jpg

2842_jpg.jpg

2843_jpg.jpg2843_jpg.jpg


2846_jpg.jpg


释文:


【气味】甘,平,涩,无毒。大明曰∶冷。诜曰∶共酒食,发痰。瑞曰∶多食,发虚热,动衄血。【主治】下气和中,助脾气,利大肠(《别录》)。利大小肠,消痰止渴,除心胸烦热,解酒毒【发明】时珍曰∶蔗,脾之果也。其浆甘寒,能泻火热,《素问》所谓甘温除大热之意。煎炼成糖,则甘温而助湿热,所谓积温成热也。蔗浆消渴解酒,自古称之。故《汉书·郊祀歌》云∶百末旨酒布兰生,泰尊柘浆析朝酲。唐王维《樱桃诗》云∶饱食不须愁内热,大官还有蔗浆寒。是矣。而孟诜乃谓共酒食发痰者,岂不知其有解酒除热之功耶?日华子大明又谓沙糖能解酒毒,则不知既经煎炼,便能助酒为热,与生浆之性异矣。按∶晁氏《客话》云∶ 甘草遇火则热,麻油遇火则冷,甘蔗煎饴则热,水成汤则冷。此物性之异,医者可不知乎?又《野史》云∶卢绛中病疾疲瘵,忽梦白衣妇人云∶食蔗可愈。及旦买蔗数挺食之,翌日疾愈。此亦助脾和中之验欤?【附方】旧三,新四。发热口干,小便赤涩∶取甘蔗去皮,嚼汁咽之。饮浆亦可。(《外台秘要》)痰喘气急∶方见山药。反胃吐食,朝食暮吐,暮食朝吐,旋旋吐者。用甘蔗汁七升,生姜汁一升,和匀,日日细呷之。(《梅师方》)干呕不息∶蔗汁,温服半升,日三次。入姜汁更佳。(《肘后方》)疟疲瘵∶见前。眼暴赤肿,碜涩疼痛∶甘蔗汁二合,黄连半两,入铜器内慢火养浓,去滓,点之。(《普济》)虚热咳嗽,口干涕唾∶用甘蔗汁一升半,青粱米四合,煮粥,日食二次,极润心肺。(董氏方)小儿口疳∶蔗皮烧研,掺之。(《简便方》)

滓【主治】烧存性,研末,乌油调,涂小儿头疮白秃,频涂取瘥。烧烟勿令入人目,能使暗明(时珍)。


1930年代上海市场内水果甘蔗

沙糖(《唐本草》)【集解】恭曰∶沙糖,蜀地、西戎、江东并有之。榨甘蔗汁煎成,紫色。瑞曰∶稀者为蔗糖,干者为沙糖,球者为球糖,饼者为糖饼。沙糖中凝结如石,破之如沙,透明白者,为糖霜。时珍曰∶此紫沙糖也。法出西域,唐太宗始遣人传其法入中国。以蔗汁过樟木槽,取而煎成。清者为蔗糖,凝结有沙者为沙糖。漆瓮造成,如石、如霜、如冰者,为石蜜、为糖霜、为冰糖也。紫糖亦可煎化,印成鸟兽果物之状,以充席献。今之货者,又多杂以米饧诸物,不可不知。【气味】甘,寒,无毒。恭曰∶冷利过于石蜜。诜曰∶性温不冷。多食令人心痛,生长虫,消肌肉,损齿,发疳。与鲫鱼同食,成疳虫;与葵同食,生流;与笋同食,【主治】心腹热胀,口干渴(《唐本》)。润心肺大小肠热,解酒毒。腊月瓶封窖粪坑中,患天行热狂者,绞汁服,甚良(大明)。和中助脾【发明】宗曰∶蔗汁清,故费煎炼致紫黑色。今医家治暴热,多用为先导;兼啖驼、马,解热。小儿多食则损齿生虫者,土制水,虫属土,得甘即生也。震亨曰∶糖生胃火,乃湿土生热,故能损齿生虫,与食枣病龋同意,非土制水也。时珍曰∶沙糖性温,殊于蔗浆,故不宜多食。与鱼、笋之类同食,皆不益人。今人每用为调和,徒取其适口,而不知阴受其害也。但其性能和脾缓肝,故治脾胃及泻肝药用为先导。本草言其性寒,苏恭谓其冷利,皆昧此理。【附方】旧一,新五。下痢禁口∶沙糖半斤,乌梅一个,水二碗,煎一碗,时时饮之。(《摘玄方》)腹中紧胀∶白糖以酒三升,煮服之。不过再服。(《子母秘录》)痘不落痂∶沙糖,调新汲水一杯服之(白汤调亦可),日二服。(刘提点方)虎伤人疮∶水化沙糖一碗服,并涂之。(《摘玄方》)上气喘嗽,烦热,食即吐逆∶用沙糖、姜汁等分,相和,慢煎二十沸,每咽半匙,取效。食韭口臭∶沙糖解之。(《摘要方》)

TB2oR5_ePgy_uJjSZJnXXbuOXXa_!!1715746433.jpg


古法冰糖

石蜜(《唐本草》)【释名】白沙糖。恭曰∶石蜜即乳糖也,与虫部石蜜同名。时珍曰∶按∶万震《凉州异物志》云∶石蜜非石类,假石之名也。实乃甘蔗汁煎而曝之,则凝如石而体甚轻,故谓之石蜜也。【集解】志约曰∶石蜜出益州及西戎,煎炼沙糖为之,可作饼块,黄白色。恭曰∶石蜜用水、牛乳、米粉和煎成块,作饼坚重。西戎来者佳,江左亦有,殆胜于蜀。诜曰∶自蜀中、波斯来者良。东吴亦有,不及两处者。皆煎蔗汁、牛乳,则易细白耳。宗曰∶石蜜,川、浙者最佳,其味浓,他处皆次之,煎炼以型象物,达京师。至夏月及久阴雨,多自消化。土人先以竹叶及纸裹包,外用石夹埋之,不得见风,遂可免。今人谓之乳糖。其作饼黄白色者,谓之捻糖,易消化,入药至少。


TB2zDGvXmBYBeNjy0FeXXbnmFXa_!!1715746433.jpg


古法冰糖

时珍曰∶石蜜,即白沙糖也。凝结作饼块如石者为石蜜,轻白如霜者为糖霜,坚白如冰者为冰糖,皆一物有精粗之异也。以白糖煎化,模印成人物狮象之形者为飨糖,《后汉书注》所谓猊糖是也。以石蜜和诸果仁,及橙橘皮、缩砂、薄荷之类,作成饼块者,为糖缠。以石蜜和牛乳、酥酪作成饼块者,为乳糖。皆一物数变也。《唐本草》明言石蜜煎沙糖为之,而诸注皆以乳糖即为石蜜,殊欠分明。按∶王灼《糖霜谱》云∶古者惟饮蔗浆,其后煎为蔗饧,又曝为石蜜,唐初以蔗为酒。而糖霜则自大历间有邹和尚者,来住蜀之遂宁伞山,始传造法。故甘蔗所在植之,独有福建、四明、番禺、广汉、遂宁有冰糖,他处皆颗碎、色浅、味薄。惟竹蔗绿嫩味浓,作霜最佳,西蔗次之。凡霜一瓮,其中品色亦自不同。惟叠如假山者为上,团枝次之,瓮鉴次之,小颗块又次之,沙脚为下;紫色及如水晶色者为上,深琥珀色次之,浅黄又次之,浅白为下。【气味】甘,寒,冷利,无毒。【主治】心腹热胀,口干渴(《唐本》)。治目中热膜,明目。和枣肉、巨胜末为丸噙之,润肺气,助五脏,生津(孟诜)。润心肺燥热,治嗽消痰,解酒和中,助珍)。【发明】震亨曰∶石蜜甘喜入脾,食多则害必生于脾。西北地高多燥,得之有益;东北地下多湿,得之未有不病者,亦兼气之浓薄不同耳。时珍曰∶石蜜、糖霜、冰糖,比之紫沙糖性稍平,功用相同,入药胜之。然不冷利,若久食则助热、损齿、生虫之害同也。

中国在明末清初在福建下属的台湾府各县种植甘蔗并设立制糖作坊,通过厦门港糖船海运到北方的天津港贩卖,也运到东西洋贩卖,这种糖被叫做:洋糖。经营近400年历史的虎尾糖厂就是其中的一个最著名的制糖作坊:



榨糖



熬糖



冷糖室



包装

这些原料沙糖之后被作为食品及工业原料。


以上是《本草纲目》、印度厮当、榜葛剌的医疗报道记载的沙糖和石蜜的相关内容,在中国、印度厮当、榜葛剌、交趾各国都可以榨取甘蔗熬制最简单的赤沙糖。


4、中南交趾及美洲延续古法制糖


default (8)Philippines.jpg


吕宋甘蔗榨糖

default (2).jpg


暹罗甘蔗榨糖

in Dhaka.jpg

印度厮当榜葛剌甘蔗榨糖



中美洲西印度群岛牙买加牛拽榨糖



巴拿马榨床榨糖与吕宋榨糖类似



牙买加甘蔗种植园内非洲裔人劳作



阿拉巴马州 梅格山甘蔗种植园 非洲裔美国人古法制糖步骤熬煮甘蔗汁

default (9).jpg


佛罗里达洲甘蔗园榨糖


最后,中国、印度厮当及榜葛剌交趾是甘蔗原产地和主要的产地,制糖术也在此地通过波斯、大食等国贸易流入欧洲,大航海时代后流入美洲,古法制糖流传千年至今中国广西贵港等地还保存。古法赤砂粗糖这种最古老的糖依然还是起到了很多的作用。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炜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687371-119316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