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孝庆
新时代、新文化、新现代、新人类?
2019-5-16 10:03
阅读:189

    在后现代看来,现代已经走入了一个死胡同,自我灭亡是可以看得见的结局,也是正在发生的事件。那么,随之而来的就应该是一个新时代。自我纠结的现代文化在不断的流变中徒劳的寻求无根的自我,意义的不断解构,生活世界的分崩离析,最终导致虚无主义流行,新时代必须要在虚无的废墟中重建新文化。在消解神圣和寻求自我的交往体系中,现代一直在被更新,却始终没有被超越,不能实现现代的质变,就无法破解现代的困境。创造新现代,需要新人类。这是一个类似于连续统的建构模型。

    不用纠结于变好还是变坏,人类在服从于自然进化规律的同时,也在自我进化。新人类本身就是一种常态。问题在于有没有选择的自觉和可选择的空间。现代本身就是多面的,政治、经济、文化、技术,科学世界、生活世界;现代也是自生自发、自我成长的,新陈代谢本身也是一种常态。“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人类如何看待自身,成为人类自我革命的关键和核心。人往往会成长为自己讨厌的样子,极力要避免的却往往最早成为现实。一代旧人总是看不惯新人,却无法避免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宿命。文化是人创造的,人创造出来的文化又反过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创造新人。新人再去创造新文化。循环往复。

     “趋利避害”,追求幸福是人的本能。但是“熟知并非真知”,幸福往往被对幸福的追求所破坏。当幸福只有一个的时候,人类是简单、快乐的。当幸福开始分叉,人类就陷入了复杂性的陷阱。当现代不再现代,当幸福不再幸福,当人类开始与自我战斗,就不可避免地进入了新时代。

      “生亦何苦,死亦何哀”,看破却不能说破,甚至无话可说,尤其是面对无望的未来,总是让人不断地咀嚼鲁迅的“呐喊”纠结。总有学生问我,希望在哪里?我只能说,希望就在问题之中。信夫!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衡孝庆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62774-117934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