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两千不务正业时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qitang

博文

亚历克斯·爱泼斯坦的十个超短篇小说

已有 1817 次阅读 2016-5-6 20:10 |个人分类:翻译小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Ten Short Pieces

亚历克斯·爱泼斯坦的十个超短篇小说

海瑞两千 译


1.是艺术家就得像个艺术家的样子

 这个故事相当古老了:两个画家想看看他们当中哪一个能画得最接近真实……其中一个画家画了房子的正面,而且视觉效果非常完美、精致,弄得他的对手起初还以为自己迷了路,不过他心照不宣,径直走进了那栋被画的房子,把他已经画好的那幅画挂在了里面的一面墙上。


 2.给上帝拍照的天使

  这年月,谁还没有从谋杀一位天使的梦魇中醒来?一位真正的天使,搏动着璀璨如雪的幻想的翅膀,一颗状如大卫之星⑴般的心,等等,等等。手里还拿着匕首、钞票,一个如此惬意的转身!(顺便说一下,为什么是一把匕首,而不是一把来复枪什么的?明摆着,来复枪是怂人的武器。一把碎冰锥?太异国情调了。一架火焰喷射器又太扎眼。就连一把口琴也能杀人,可这只是传说而已。)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了本无聊照片相册。千万别在意“无聊””——这也证明不了什么。一张海的,一张海的,又是一张海的!喏,瞧瞧这相册里的最后一张照片——简直就和它前面的那张一模一样。不妨再看看,仔细鉴别一下:可能在这张照片的上半部分我们会看到……妈的——还是海!也许在下半部分——天空!在这两个空间的任意一个空间里,任何人都不会看到某个被误拍进画面的淹死的小人物的腿。


 3.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也绝不会有谎言,因为篇幅不够。总之,我想要说的只是:当初没有透过窥视孔窥视,而是出门走进走廊,因而得以碰见路那边公寓里的那个老人,是对的。他结婚已经有五十三年了,可现在,他连一个为他开灯的人也没有。


4.假象

 他们的爱情故事许多年以前就结束了。他还在写她的名字,当作是解开纵横字谜的一个字符长度匹配的线索。两个词:一个是四个字母,一个是五个字母。一次,在公共汽车站,他思忖:他认识她的时候,她正在街对面等公共汽车。他手抖着,从袋子里拿出了他那本新的字谜书。他打开书,翻到第一 个,很快找到了一个相匹配的提示。甚至后来在公共汽车上,他的手还是抖个不停。铅笔尖把那张亮白的纸弄得狼藉一片。


5.梦见了梦幻曲的女人

  她把他的各种文件存放在她卧室里的一个旧大衣柜最高一层的隔板上,那个房间距雨最近,同时也离雨最远,离那场梦也最远,在那梦里,她走进一家在外国某城市销售录音专辑的商店,售货员问她想要买什么。她提示说:封面上画的是一座桥。没有,他从没有听说过她要找的那首老歌,歌词的开头是:“爱是一个死去的男人护照上的一记新印戳。”


6.说意第绪语的埃德加·艾伦·坡

 其间,在谷歌上,我还没有找到与这个故事的真相有关的任何新的证据。几个月以前,那时我在纽约,地铁里,一个头戴贝雷帽的老人挨着我坐了下来。他从裤子后面的裤兜里拿出他的皮夹子,检查其中一个夹层里面的东西,然后又把皮夹子放了回去。他瞄了一眼我正在读着的那本书之后,用英语问我:是不是以色列人。

 “我认的那上面的字”,他笑着。他告诉我说:五十年代他曾把埃德加·艾伦·坡(Edgar Allen Poe)的一些小说翻译成意第絮语(尤为他自己翻译的《金甲虫》感到自豪),但没能找到一家出版社出版他的译作。当我告诉他说:这年月在互联网上发表他的译作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的时候,他的脸上放着异彩。

 “我女儿会帮我的,”他说。“她懂电脑。”他又把他的皮制的夹子从他的裤子兜里拽了出来;也许他是想让我瞧瞧他女儿的照片,可他又把那夹子放了回去。

  他说:“她叫琳达,实际上,我得把那些译文再仔细润色一下。我不记得我把它们存放在哪里了。这都是好长时间以前的事情了……你知道,他是一个呱呱叫的作家,坡——我翻译他的作品,就是为了使我能感觉到自己像个正常人。” 他停顿了一下,皱着眉头,像是要努力想起点儿什么。“后来我想:或许我毕竟还是做了件有价值的事。”

 “我到了!”,当车抵达皇后区的时候他说。(他站起身,然后摸了摸裤兜里的皮夹子。)我从车窗里望着他:那个月台上头戴贝雷帽的老人。看来,他是要让人群散尽后才转向那个电动扶梯;也许他是要上一趟开往相反方向的列车。



7.直布罗陀,一个爱的故事

 原谅我这个故事中的所有缺陷,这是一个关于非洲大象的故事:一年冬天,大象从直布罗陀城的一家动物园里逃了出来,一周以后的一个清晨它又出现了,在马德里别墅公园⑵地铁站的出口处附近瞎转悠,从距那里至少有几百米远的地方,急速地、大踏步地迈着热恋中的步伐,向着西班牙首都动物园的入口处走去。



8.唱给老棋手听的摇篮曲


 天气预报高估了下雨的可能性,可眼下天是朗朗的。很久,天空里才有几缕浮云,在没有别的什么。一个老头在公园里的一张大理石石桌上,伸出胳膊,头枕在手上,睡着了。几个在公园里玩耍的孩子悄悄默默地向他走了过来,挪动了棋盘上的几个棋子,笑着跑开了。老头从小憩中醒来,琢磨着大理石桌上那几个棋子的位置。向前拱了一步卒。


9.在诗歌与散文的时差点上

 墙上的挂钟走到了午夜后一分钟的地方。一位诗人和一位作家会面了。那作家说:“我的缪斯⑷遗弃了我。”那诗人回答说:“就这么写!”那作家低声啜泣着说:“而她现在和别人在一起。”诗人说:“就这么写!”作家说:“可我猜想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诗人劝说道:“就这么写,要不就只好痛打他一顿。” 作家道:“也许她不爱我了,是的,也许她从来没有爱过我。” 那诗人说:“就这么写!要不就痛打他一顿。他强壮吗?” 作家反驳说: “我没说过他强壮!我只说过他有一双蓝眼睛。”“就这么写!”“告诉我!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那作家喊了起来,“你写吧!”  那是人惊愕地说:“为什么要我写?”作家回答说:“是你建议我写的”。诗人说道:“是你劝我写,我可没有劝你写任何东西。”然后耸了耸肩膀。

     “你什么意思——你刚刚建议过的,共五次。”“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关于我的缪斯离开了我……”

  “就这么写……”

“你看看,你又……” 作家跳了起来。从墙上把挂钟拽了下来,用全力砸向诗人。时间是:午夜后三分钟。


10.蓝调无着

   一天晚上,过度失眠中的诗人忽然坠入梦乡,梦里,他就站在那幢摇摇欲坠的房子的一个房间里。手里,一把刷子正在向下滴着蓝色的油漆。一个咄咄逼人的声音指示他把房间的一面墙漆成黑色。这诗人想:用蓝色漆黑色,可能么?于是,他醒了。醒着,他想起那个与“room(房间)”对应的意大利语单词是“stanza(房间)”⑶。诗人惊愕不已,反复推敲着这个词:他梦到的房间是诗的一节。他不知道是否有时间转而写写散文。

 

译者注:

⑴大卫之星(Star of David):(即犹太教的六芒星)[亦作 Magen David, Mogen David, Shield of David]

马德里别墅公园Casa de Campo)是马德里最大的公园。别墅公园位于马德里的西区,临近曼萨纳雷斯河,也是马德里最大的公园。

⑶stanza:在英文中有“诗的一节”的含义。

⑷缪斯(muse):给予诗人或其他艺术家灵感的女神;这里代指艺术家的灵感。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507975-975455.html

上一篇:亚历克斯·爱泼斯坦的三个超短篇小说
下一篇:读《西式论文的负面影响》一文有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1 17: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