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英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qgu

博文

关于时空结构的讨论

已有 1256 次阅读 2020-11-24 17:0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在博文《质能关系式的检验问题》中,我宣称我应是第一个正确理解并逻辑阐述时空结构和量子属性的人,有网友表示怀疑,因此有必要澄清一下这个疑问。关于量子论的解释,1998年以前就做了不少的工作[1,2],后来又做了一些深入的研究[3,4] Entropy》去年约稿时,我最初本打算解释几个典型的量子力学试验的,例如电子双缝干涉,多级Stern-Gerlach实验。阅读参考文献后,觉得这些实验并没什么神秘之处,实在没什么好讲的,而当时量子纠缠、光子通讯正炒得沸沸扬扬,因此重温有关经典,把主题定在揭示流行观点中的矛盾,重建相关函数,于是就有了论文[5]

关于相对论的讨论则开始得较晚,因为我在自学相对论课程时并没感觉到什么困惑,只是觉得教科书讲相对论效应时不应该那么写。2009年我做博士后快要出站时,吴水清老师正在组织北京相对论联谊会,很多会员对相对论的有些违反常识的观点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这些会员中有些是拥有高级职称的专业人士。我虽然不赞同他们的解释和观点,例如李子丰认为相对论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世界观,要恢复牛顿时空观,但我知道他们提出的问题确实存在,物理界并没有把有关道理讲清楚,甚至爱因斯坦本人后来也怀疑演化的时间到底存在不存在。现在查阅09年以前的狭义相对论教科书,还能看到很多含糊不清或者自相矛盾的解释。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写了两篇有关的论文,即[6]相对论中的悖论与解决[7]。当时后一篇论文还是中文稿,我导师李大潜院士看了后觉得很清楚,但这篇文章投稿到复旦校刊都被拒刊了,而英文稿arXiv:0902.2032贴了几次才公开,最后管理员把我的预印本账号都给封了。

中文稿在新浪博客上发布后,当时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例如马青平博士,就写过博文《对辜英求文章的几点看法》,并在相对论联谊会网站海明志杰的博客上发布了。

吴先生,您好!

前一段时间在联谊会网站上看到辜英求先生的文章提出一些很有意义的观点,最近我写了篇讨论短文先放在我的博客上。本来也打算让吴先生放在联谊会的网站上,正好辜先生对我的短文也做了评论,现在一并发给您。虽然没征求辜先生意见,我想他不会介意。辜先生对问题作细致分析的精神是值得学习的。我觉得系统化的新理论需要建立在对现存问题的细致分析上。希望我的讨论文章能抛砖引玉,在联谊会和五届年会上有更深刻细致的讨论。

祝五届年会成功!

                                          马青平2009630 21:47:33

……

 

附:辜英求先生的评论

偶然看到马老师的这个讨论,从中可知马老师对相对论考虑得很深。大部分观点我很赞同,但有几个关键点需要解释一下。

1)相对性原理实际上是对物理方程协变性的限制性要求。具体说,物理方程在坐标系变换和局部标架变换时,存在对应的线性参量变换,使得变换前后的方程具有相同的形式。或者更简单说物理系统的Lagrangian是一个真标量。这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先验性原理,我当然不会反对的。

2)静电场的Poisson方程对空间的平移和旋转变换具有协变性,但原点处一个水分子的电场分布显然既不满足平移也不满足旋转不变性。这是为什么呢?这是普适方程与特解之间的不同。协变性是坐标与物理量的双重变换下的不变性。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所说的时空实际上是具体的时空,其度规和曲率都是确定了的,也即是一个特解了。只有相对宇宙背景辐射不动的坐标系,才能定义宇宙的整体同时性,而其他坐标系中只有局部同时性了。

3)坐标变换是同一时空(客观的)两个标识系统之间的1-1对应,因此所有Lorentz变换中只有一类附在真实空间上的坐标系中可定义整体同时性。这个真实空间只是规律的一个特解,所以与协变性是不矛盾的。至于粒子寿命,那要计算世界线段的原时,不能和时间坐标混淆了。

我的观点是和很多权威人士讨论过的,基本上没什么反对意见,只是让人感到特没面子罢了。一些概念之间的关系很微妙,理解错了就会出问题。我有一篇报告刚挂上博客,涉及很多基本问题,欢迎讨论!

马青平博士的博文比较长,还包含一些公式不方便编辑,这里就不再转载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阅读原文海明志杰的博客。我个人觉得马博士的学术思想是很敏锐的,很早就觉得狭义相对论的主流观点确实包含很多逻辑矛盾,并于2004年出版了专著《相对论逻辑自洽性探疑》。因为我对物理方面的新观点总是怀有强烈兴趣的,所以也是看过的。和物理界的大师们相比,我觉得至少民间反相人士要诚实些。我的几篇论文出来后,关于相对论的讨论逐渐少多了,现在重温这些讨论确实挺有意思的。

 

[1] Y. Q. Gu, The Electromagnetic Potential Among Nonrelativistic Electrons, Advances in Applied Clifford Algebras,  9(1), 61-79(1999)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54720864

[2] Y. Q. Gu, New Approach to N-body Relativistic Quantum Mechanics, Int. J. Mod. Phys. A22:2007-2020(2007), arXiv:hep-th/0610153

[3] Y. Q. Gu, Local Lorentz Transformation and Mass-Energy Relation of Spinor, Physics Essays Vol. 31: 1-6(2018). arXiv:hep-th/0701030

[4] Y. Q. Gu, Theory of Spinors in Curved Space-Time.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40262136

[5] Y. Q. Gu, Conceptual Problems in Bell's Inequality and Quantum Entanglement. Preprints 2020, 2020020128,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38077214

[6] Y. Q. Gu, Some Subtle Concepts in Fundamental Physics, Physics Essays Vol. 30: 356-363(2017),  arXiv:0901.0309

[7] 辜英求,相对论中的悖论与解决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77207115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39871-1259704.html

上一篇:质能关系式的检验问题
下一篇:关于公正学术评价体系的建议

1 苏保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4: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