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的困惑与NP理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yu2205 平常心是道

博文

Paul Jorion的书“真理和现实是如何被发明的 - 前言”译文

已有 1360 次阅读 2021-5-28 21:59 |个人分类:Paul Jorion的书译文|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Paul Jorion的书真理和现实是如何被发明的 - 前言译文


前言


本书希望对知识人类学有所贡献。我分析真理现实(客观)概念的出现,这些概念似乎是不言而喻的,但事实上它们出现在西方文化历史的特定时刻,而在其他文化,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中完全没有。它们出现的时间有据可查,而且相对较新;更好的是,它们的出现引起了支持者和持对立论点反对者之间激烈的、有据可查的争论。真理”见于公元前4世纪的希腊,而 “现实(客观)见于16世纪的欧洲。两者相辅相成:从真理的概念被强加的那一刻起,讲述真理就等于描述现实的本来面目。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将真理作为应对其对手诡辩家的可疑性反驳意见的手段。在他们之间的辩论中,他们转移了论述的有效性标准。后者从论述的发展中没有自相矛盾转变为具体命题的有效性,将迄今为止具有争议性的为真概念转变为认识论原则的真理。亚里士多德对分析学和辩证法进行了区分,前者允许在真实的前提下进行科学论证,后者允许在合理的前提下进行法律或政治论证(普遍接受的意见),这使得在与诡辩家和一般的怀疑论者的辩论中实现了意识形态的休战(分析学和辩证法后来被归入逻辑学的名下)。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反对诡辩家的比经验存在(’Existence-empirique更真实的世界的存在,诡辩家可以随意认定这是一个虚幻的世界,他们还必须将这个世界与最终的不可知的现实区分开来:哲学家们的给定存在être-donné)。新柏拉图主义者普罗克勒斯(Proclus)把这个真理展开的世界称为话语discursion),并位于人类的头脑中,构成了一个建模空间,其首选工具是数学。


如果哲学家们的给定存在不可触及,那么我们的假设也差不多。我们怎样才能弥合我们的数学模型对经验存在的感性世界所提供的表述与给定存在本身之间的差距?我们的模型无疑为解释开辟了道路,只要它们与它们旨在代表的经验存在之间有令人信服的一致性,但这仍然只是对事物性质的推测,我们需要更多:我们需要无可辩驳的确认,而这只能通过调动我们可用的所有知识来获得,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作出决定。


在中世纪,我们所认为的确定知识有两个组成部分:一方面是亚里士多德的教导,另一方面是圣经的教导,它们对我们对世界的解释施加了非常严格的限制,例如接受约书亚暂时停止太阳运行的可能性,或者适应圣餐的神秘性:面包变成肉,酒变成基督的血。几个世纪以来,制作模型的数学家对这种概念性要求的不满越来越大。在文艺复兴时期,他们发动了一场认识论上的政变:他们认为,他们的模型并不存在于话语中,不存在于人类的头脑中,而是存在于客观现实中,与话语一样,客观现实不应该被视为认识论存在的感性世界与真实但不可知的给定存在世界之间的中介片,而应该被同化为后者。他们认为,数学模型表现世界的能力不是偶然的;这不是由于数学所操作的风格化类型的专利,而是由于最终的现实是由数学家所说的对象构成的:给定存在是由数字构成的。


在十六和十七世纪,一代年轻的土耳其人,如哥白尼、开普勒和伽利略,通过吸收天文学物理学这两门学科,以数学模型的形式灌输关于宇宙学的分析性证明,并从所有可以调动的关于这些问题的知识中引入辩证法,发明了现实客观Réalité-objective)。在这次合并中,真实模型空间之间的区别被牺牲掉了,并成为解释中的一个永久的混乱来源。


天文学家的认识论变革使其有可能通过免除教会学者的意见而在解释上走捷径。然而,在知识生成的方法论上,这是一个悲剧性的倒退:它赋予了以前位于人类想象中的模型以更优越的地位:即忠实地代表世界的最终现实,而这在以前被认为是不可知的。前苏格拉底时期的魔术师毕达哥拉斯曾领导一个教派,其信徒声称世界实际上是由数字组成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天文学家们恢复了这种神秘的传统,以摆脱教会学者对他们生成知识任务的干扰。


数学家的地位也被自动改变了:他们以前生产的工具是用来构建居住在头脑中的模型的,但现在他们将解释数字的非凡属性和比例,即给定存在的最终构成部分。亚里士多德曾与分析学一起描述了各种手段--将它们从最有说服力的地方排到最没有说服力的地方--通过这些手段,一个推理可以保持其有效性,通过潜在的无限多的步骤引导它从真实的前提到真实的结论。数学演示作为一种推理,在那之前也必须服从这些规则。数学获得了描述真正现实的地位,解除了这些严格的限制,因为现在是对一个物体进行说明的问题,人们认识到它的存在,无疑是被掩盖的,但仍是真实的。所有的证明方式,从最可靠的到最弱的,从此在数学证明中被无差别地使用。


我将提供一个详细的说明:库尔特-哥德尔的算术不完全性定理1931年)证明中所固有的弱点。这位数学家在他著名的证明中使用了一套不同过程,具有不同程度的证明价值。这样,哥德尔采用了分析性证明的最弱模式,即反证法。他还使用了各种类型的辩证法证明,只从可信的前提出发,如归纳法(在递归中),并将其论证的关键部分建立在对矛盾的出现上,被黑格尔认定为琐事,例如,不是p的证明的东西。最后,通过 "哥德尔化"Godelisation),可以将元数学命题编码为算术公式,哥德尔将模形空间产生的构造物与现实的结果混为一谈。我将把这种混淆与萨满Quesalid操作的混乱进行比较,Lévi-Strauss在其《结构人类学》中分析了这样的错误。


对微积分历史的简要回顾将使我能够确认,无论数学家作为发现者(现实主义者)或发明者(反现实主义者)的个人地位如何,他们实际上都是文化生产过程的工具,而这个过程被同化为虚拟物理学” 的产生。与数学证明的颓废并行,物理学中模型和现实之间的混淆导致了对模型的人造物的假设,即在经验存在中的有效回应。我将提供一些当代物理学中的例子。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情况。本书主张在推理中回归严谨,这需要将人类头脑中的表达地位重新分配给模型,同时将数学回归到建模的工具箱的地位,这反过来意味着数学证明的恢复,它将不得不再次服从具有说服力的推理的一般原则。回顾了一个解释要想有效必须满足的标准,即一方面,其前提的真值被那些在陈述其内容时承诺的人所掌握,另一方面,这一真值在从前提到结论的运动中保持不变。我提供了一个摆脱当前僵局的方法,在这个僵局中,当代科学假设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许多物体只不过是不经意的建模所带来的人造物,同时也提供了一个摆脱它所陷入的无序状态的方法。


这本书是对 "回归亚里士多德 "的强烈诉求,因此我主动走上此传统中的前辈们的道路,如G.W. Fridrich Hegel, Pierre Duel, Emile MeysersonAlexandre Kojève。读者肯定也会注意到,我对哥德尔第二定理证明的分析扩展了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在其《数学基础评论》(1937-1944)中概述的分析。读者还会注意到,这种分析采用了与黑格尔在《行星轨道》(1801年)和《哲学科学百科全书简述》(1817-1830年)中对牛顿物理学的批评相同的自然哲学认识论视角。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322490-1288673.html

上一篇:[转载]佛陀满月日(Vesak Day)
下一篇:埃米尔-梅尔森(Emile Meyerson)与《一致性与现实》(Identité et réalité)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30 02: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