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剑录——品评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injianlu 仙鹤已随白云逝,只留明月照清心。

博文

孔乙己之学术版 精选

已有 10580 次阅读 2017-7-12 18:15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孔乙己,科研,学术,教师,高校| 科研, 教师, 学术, 高校, 孔乙己

昨天看到李祥刚的博文《多发表了三五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0487-1065332.html


我一时兴起,也自编了一个孔乙己的改编版本,有点儿生硬的感觉,权当给大家娱乐一下吧,博主也仅仅只是自娱自乐罢了。

某大学科技处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中一个长方形的大桌子,桌子边坐着办公人员,可以随时来登记成果。做学术的教师,课间课后抽了空闲,每每发了一些中文核心,过来登记,——这是十多年前的事,现在一般只看SCI和因子,——靠桌子外站着,匆匆的登记走人;倘肯多发一篇高因子论文,便可以多拿一些奖励,或者拿着自科,不愁版面费了。如果能发NatureScience,那就能让科技处答应你的一些条件和要求。但这些老师,多是一般的,大抵没有这样牛逼。只有发过一区拿过自科的,才踱进处长办公室里,要奖励要资助,慢慢的谈。

我从大学毕业,便在该大学科技处里当科员。处长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学术大牛,就在门口边做点事罢。一般的教师,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我把论文录入到库里,看过论文检索性质对了没有,又亲看我点击提交按钮,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的监督下,不是中文核心的不给录入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处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辛亏老爸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门咨询问题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坐在一张小桌子边,专门负责咨询。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处长是一副凶脸孔,很多教师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来,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不发高因子论文而又有骨气的人。他身材很瘦小;青白脸色,一副眼镜的架子早就生了锈;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西装,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SCIAPL之类的,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孔乙己一来科技处,所有教师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又发新论文了!”他不回答,对办公人员说,“两篇中文核心,一篇国际会议。”便排出一摞论文复印资料。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剽窃人家论文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对比过你的核心期刊论文,分明就是从国外SCI期刊上山寨过来的。”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模仿不算抄袭!……模仿!……都是做研究,能算剽窃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SCI不过是一个检索而已,什么高因子期刊上的论文未必好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办公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读博的时候也发表过一区,但终于没有新的数据,平台也一般,又不会写基金申请书;于是论文越发越少,拿不到奖励,弄到快要讨饭了。幸而他课讲得好,便多讲了几门课,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对学生严厉苛刻。过不了几天,就有学生去教务处告状。如是几个学期,教务处给他安排的课时也减少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模仿发表几篇论文。但在很多学生心里,他是一名认真负责的老师;虽然没能评上副教授,但一门课讲下来,学生能获益不少。

孔乙己登记了一篇科技核心论文,自卑的心里好像恢复了一点自信,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发过一区SCI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职称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高分子、生物化学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办公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处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处长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科员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写过论文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写过论文,……我便考你一考。SCI期刊的论文,格式是怎样的?”我想,副教授都混不上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写SCI吧?……我教给你,记着!论文写法应该记着。将来做科研的时候,要用。”我暗想我和科研的距离还很远呢,而且我们行政人员也从不可能转去做科研;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一篇论文吗?”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发表论文有很多种方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想说法,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放寒假前一周,处长正在慢慢的统计学校成果,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我才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负责登记论文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辞职走了。”处长说,“哦!”“他仍旧发表不了高水平论文。谁知道现在改规矩了,实行末位淘汰。”

……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5974-1065987.html

上一篇:EI为什么一定要和SCI一样整个影响因子?
下一篇:中国的论文被集体撤稿

35 黄仁勇 黄坚亮 朱志敏 杨正瓴 陈楷翰 牛丕业 王永安 陈敬朴 黄育和 柳艺博 石磊 李学友 翟远征 文双春 吕喆 冯兆东 王启云 姚伯元 张建成 李毅伟 金义光 周浙昆 鲍海飞 陈德旺 柳文山 郑永军 李宁 鲁学星 christus yangb919 xlsd lrx shenlu zhjq2016 biofans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11: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