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平常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sismine 40岁,追求卓越,却走进平常

博文

刘玉仙的鼠年感悟:运动臂包里的流水年华(I)

已有 2060 次阅读 2021-1-27 20:3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那因为热爱而甘心承受一切的情怀……

几经周折,欧美同学会杨雨学长的快递终于到了我的手里,我迫不及待地打开,里面是两个运动臂包、一个2018年杭州马拉松公益跑纪念品。杨雨学长在给我发这个快递的时候,特意提到这个礼物,说,你一定用得着。

杨雨学长是浙江大学的一个教授,是小我很多的一个青年才俊。我和他曾作为欧美同学会跑团的成员,参加过高校百英里的接力赛,前后棒接力,当年我高高地举着高百绶带,第一次跑完12公里,就是他在终点等着我,并接过绶带,将追逐更高更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接过去,并传下去。他跑步多年,对运动装备有很强的鉴别能力。每次跑步,他都会带上一些装备,告诉我们如何运用这些装备进行保健并防止受伤。当我决定选择一些比较好的运动臂包,向在我屡遭打击,学术生涯几乎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还一直不离不弃、默默地支持我鼓励我的朋友,表示我深深的感念之情的时候,我自然地想起了他,请他推荐一些运动臂包的品牌。

他便说他有几个运动臂包,是刚刚跑步的时候,一些跑友送给他的,从来没有人用过,如果我喜欢,他很高兴这些臂包终于能物尽其用。

我原是想拒绝的,后来细细琢磨了一下这些臂包的含义,就很欣然地接受了:听说2019年上海马拉松有个参赛者被送进了ICU,半个月后我再次参加高百接力的时候,才知道被送进ICU的参赛者竟然就是杨雨。他告诉我他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冰,在高速跑步当中,滑倒在地,失去知觉,被送进了ICU……在ICU醒来的时候,抬腿就感到天旋地转,也因而感到生命的虚无和欺骗,他曾经那么热爱的跑步,原来竟然潜伏着那么一个巨大的陷阱,连他的知觉都要被剥夺。他一度曾想放弃跑步,只是不跑,又能拿什么来表示热爱和意义,如果一个意外就能割舍一份热爱,那么生命中还有什么值得坚持?就慢慢地尝试着跑,刚跑时,每一步抬起,都感觉会踏空,会把他摔下万丈深渊,心理上的恐惧和压力,远远超过他所能承受的,他想放弃,想逃避……但最终还是靠着意志,承受起来,一步一步地跑上了跑道,踏上了跑者接力的赛道。

这个因为热爱而愿意承受因之而带来的所有磨难,并用磨难磨砺自己意志品质,义无反顾地跑在跑道上,向着终点勇往直前的故事,似乎不仅在阐释着跑步精神,也是科研精神的诠释:在科研道路上,我们碰到的磨难也远比跑道上要复杂和艰难,困惑、恐惧和压力的形态也远远超过跌倒爬起再坚持下去的简单重复,甚至于不知道终点到底有没有我们想要的胜利,面临科研问题百般困惑,千般忍耐、万般求索中想要放弃中的不甘,想要坚守的无力,想要前行的迷茫,茫然四顾,似乎也只有因为热爱而甘心承受的情怀是唯一可以告慰自己灵魂的祭品。

我因此接受了杨雨的馈赠,把这个运动臂包里的精神,揉进我这一年最深的感悟里,作为新年礼物,传递给这些年在困境中一直与我同在的朋友和师长。

欧美同学会跑团群建立的时候,为了表示跑人间的信任,我们每个人的群名称后面都有电话号码。但我忘了,看杨雨没有给我要电话号码,就画蛇添足又给他一次我的手机号码,却把一个5,敲成了6,他直接将这个号码复制到顺丰快递的单子,所以,快递迟迟没有到,我曾经以为杨雨后来舍不得把朋友送的东西转送给我,但还是鼓起勇气问了一下杨雨,才发现顺丰快递投递了好几次,因为电话号码错误,一直联系不上我。我们就赶紧和顺丰快递联系,第二天,我收到快递,已近年关,就赶紧转送给校内的朋友。

那个杭州马拉松公益跑的纪念品,是明黄色的腰包,有耳机孔,有可以装水和钥匙的袋子,功能很齐全,很是喜欢,也感觉里面有杨雨学长特意相赠的心意,挣扎了一下,果断地留下了,立志要带着这个腰包完成自己的首马,要是有幸能够在杭马这一杨雨学长所在的城市的马拉松上完成自己的首马,天意成就的,可能比自己期待得还要多得多了。


刘玉仙的鼠年感悟:运动臂包里的流水年华(II)

刘玉仙的鼠年感悟:运动臂包里的流水年华(III)



我和杨雨学长的前后棒接力关系

杨雨学长膝盖上的伤疤还在,但他又跑在跑道上了

杨雨学长所赠的手机臂包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5715-1269299.html

上一篇:张开双臂,我就迎来了这个阳光女人
下一篇:刘玉仙的鼠年感悟:运动臂包里的流水年华(II)

6 武夷山 郑永军 许培扬 杨金波 张晓良 李学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9 14: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