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承泰
往事杂忆之:四十二年前的入学通知 精选
2020-10-29 09:08
阅读:3189

1978年,高考后的10月,我在凉山州普格县收到西南师范学院邮寄给我的挂号信,里面装着西南师范学院的学生入学通知和新生入学注意事项通知。

入学注意事项通知上写明:1978级新生的入学报到日期是“1028-31日”,报到期四天。也就是说,四十二年前的这几天,一千多1978级新生,正在学校报到。

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即按照通知要求,逐项办理离开普格的各项手续。

首先,是梳理出“入学注意事项通知”中要求必办,但本人觉得可以不急着办的。一是学习用具和生活用品。这好办,就是一个被盖卷、一个木箱和一个网兜,到时收拾起来,就行了。二是党团关系。由于本人一直是群众,所以就不用办组织关系了。

有些则是需要提前办的。例如相片,就要提前去县城唯一的一家照相馆,交钱照相,说清楚要加印几张。当天是取不到照片的,要几天后再来取照片。

还有户口、粮、油及副食品关系的办理,就需要跑几个单位,如公安局、粮食局、商业局等。还要把办理的有关物件准备周全,如购粮油的粮本,未使用的剩余票证,等等。

到各有关单位办事的时候,觉得最管用的是那张“入学通知”。办事时,只要出示那张入学录取通知,办事人员多半是先看上面的鲜红大印,然后才细看通知的文字。“西南师范学院,啧啧!”然后,该行文的就行文,该盖章的就盖章。办事就顺当了。

普格县建县以来,很少有学生被大学录取,自然也很少见到大学录取通知。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普格县没有高中,初中是六十年代才办起来的。初中毕业了,读高中,要到外地去读。读三年高中,参加高考,接到大学录取通知,都在外地,似乎也是外地和外地高中的事,与普格县没有多大的关系。七十年代初,普格中学由初中升级为高中,普格县获得了举办高考的资格。但那时是在文革期间,高考先被取消,后来又被“推荐工农兵上大学”所取代。所以,普格县见到大学录取通知的人,是不多的。

1977年,文革后恢复的第一次高考,也是普格县历史上第一次高考。全县人民对史上第一次高考抱以热望。理想丰满,而现实骨感:史上第一次高考,全县竟然无一人的高考分数达到录取线!

1977年,普格县拒绝我的高考报名,不准我参加当年高考。1978年,我再次报名参加高考,得到普格县的批准,拿到了高考准考证。高考分数出来,我的分数是全县第一,超过当年的高考分数录取线。所以,大家都认为,我是必被大学录取的了。

在一个闭塞的山区小县城里,小道消息是传得极快的,尤其是当年民众和领导都关注的高考传闻。但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见到盖了鲜红印章的录取通知,算是眼见为实了。沾录取通知的光,我的关系手续的办理,也就顺利多了。

除了“入学注意事项通知”中要求办的,我还要办的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是:落实四年大学学习期间带薪学习的每月工资发放。

当年的大学招生政策规定:考入高等院校的、工龄在五年以上的职工,可以带薪学习;在学习期间由原单位发给工资,并享受劳保待遇,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工作。我在197212月下旬,在普格县教育局报到,领取了当月的半个月工资,由此开始我的教师职业。截止到19789月,我已经在普格县当了五年多的小学老师,教龄已五年有余。按照当年的政策,应该享受带薪学习的待遇。我的工资是每月36.50元。现在看来很少,当时却是能够管一个人的一月基本吃穿,少是少,可以管温饱。对我来说,这笔钱是不可或缺的。没有这笔钱,咋个读书呢?这就是读书的经济基础了,务必要落实的。

办理带薪的具体过程,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最后的落实,是到我的工资关系当时所在的附城区(当年的区,级别仅次于县而高于公社,要管好几个公社的),找到了管全区教师的区领导。出示了我的录取通知后,他把我带到每月发放教师工资的区财会人员那里(那时每月领取工资,是要到财会人员那里,签字后领取现金的)。我们三人面对面,落实了两条:一是每月按时将我的工资,足额邮汇到学校;邮汇的具体地址,由我到校后,写信告知财会人员。二是我仍然可以享受每年一次探亲假来回火车费报销的待遇,但只报销由学校所在地重庆北碚,到家庭所在地成都的来回火车费。车票由我邮寄给区财会人员,报销后的款邮汇到学校给我。

那时,每月的工资是36.50元,四年48个月,应汇来工资1752元。每次探亲假的成渝间来回火车票20元,四年四次,计80元。所以,四年期间,应该收到普格县汇来款1832元。但实际上,我是197810月下旬离开普格去读书,19827月上旬就毕业回凉山州教育局报到的,其间有四个月的时间差。扣除四个月工资146元,四年期间实际应该收到1686元。

现在看来,读了四年大学,生活花费竟然不到2000元,不可思议!但是,在当年,这一千多元实在是一笔“巨款”了!它支撑了我四年的学习与生活。我的中学同学中,就有人的工龄未达到五年,不能享受带薪学习待遇,因为经济原因而被迫放弃高考机遇的。在大学中,也有同学因为工龄差点到五年,而未能享受带薪学习的待遇。好在就读的是师范学校,学生吃饭是免费的,每月还可以申请几块钱的助学金。只是手头就要紧得多了。我能够享受每月36.50元的带薪学习待遇,在这个能够保持基本温饱的经济基础上顺利地读完四年大学,实在应该感谢这个政策的制定者。

我在大学学习的四年期间,每月都按时收到了邮汇来的工资;每次探亲假后,把来回车票寄回去,下个月就会收到邮汇来的报销款。办理财务的区财会老师姓朱,大名已经不记得了,大家都喊他“朱儿”,办事是很实在的。也应该谢谢他!

一晃,都是四十二年前的旧事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刁承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48125-125618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