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关于图书馆图书捐赠工作的思考 精选

已有 2506 次阅读 2021-1-16 10:15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关于图书馆图书捐赠工作,先讲一则个人捐赠图书给公共图书馆的小故事。

    2020年12月24日,笔者与所在市公共图书馆同行交流,拜托对方:“文旅厅评职称的简表有公益活动加分项,这项的设计主要是针对公共图书馆的。今后,你那边有适合我参加的公益活动,烦请告知一下。谢谢!”(图谋注:据了解,公益活动包括为基层或社区开展的教学、指导、培训等志愿性、公益性业务活动等。)对方很热情,告知:“新馆有网红书架认领活动,捐赠30本书就可以冠名。这个活动比较受欢迎,还有志愿者,大学生志愿者比较多,也有部分社会人员。您这边一共能捐多少本,我问了下,大格子大概放60-70本,小格子30本左右。”还发了相关活动链接信息给我。对方给我推介该消息,可能还有另一原因,那是因为我曾于2016年捐赠过自身的数本书给该馆地方文献室。

    我觉得该活动挺好,当即表示乐意参与,并于2020年12月25日将一批书送至该馆。《捐赠图书目录》内容包括:整体简况(比如“总计36种(41册),定价累计2241元 (其中内部资料未计算)。图书情报类图书25种(26册);地方文献图书11种(15册)”),捐赠图书清单信息(分类整理,目录著录样式:“1 王启云. 图书馆学漫笔[M]. 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 2019.11. 定价:68元 (2册 136元)”),捐赠图书合影(书脊信息),捐赠者简介,联系方式。捐赠图书目录纸质版、电子版均发给了接收图书捐赠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对我这样的一位捐赠者,或多或少感觉有些意外。对我捐赠图书的品种类型,也感受到颇为意外,告知之前接收的多是文学类图书。

    从2009年开始,我自己出的书,累计赠出数量估计会超过1000册。除非特殊情况,多数是捐赠给个人,且主要是两种类型:一种是感恩与致谢型;一种是“为书找人”型(在特定时间段特定方式选定赠书对象,比如谁愿意读告知接收快递信息给谁)。我自己出的书,均可以通过新华书店、网上书店、馆配商等途径购买,机构需要可以通过常规途径购买。由我赠出的任何一本书,实际上均是需要花钱花时间花力气的。早些年,有人代表所在机构索取赠书,通常我会选择说抱歉并告知原因,请求谅解。此次的赠书,需要有质有量,还得有品,且对我来说是数量最多的一次。短时间内从自己的藏书中找出这么一批书,还真不容易。作为图书馆人,由我捐出的书是有所考虑的。这批书的构成,主体实际是地方文献图书,这批书的来源是曾经参与一本地方志书编纂的前期工作,我自身想方设法从孔夫子旧书网等途径搜集来的一批书,有的是新书,有的是灰色文献,有一定参考价值,且多比较“厚重”,此次捐给公共馆,应该是一个挺好的去向。图书情报类图书,我自身积累了20余年,从中选出数十本并不容易。有一套书,实际是从曾参加上海图书馆组织的信息检索大赛获得的奖品,这套书的多位作者,实际有给我签赠本,因此我将奖品那一套捐出。我得注意别把他人的签赠本赠出。有的书是自身买重了的,有的书是属于自身研究兴趣转变确实可以“断舍离”的。有两本是自己新近出版的新书,带塑料膜(原封不动)捐出。选出捐赠图书之后,进一步整理清单。一方面是让自己做到心中有数,另一方面是希望对接受捐赠方有所帮助。逐一梳理、核实,4页纸的清单也是花了些时间的。

    为什么要说这么一个小故事?这个小故事或许体现了当前我对图书馆图书捐赠工作的理解或认识。这些年关于这个话题,我做过一些关注与思考。比如,科学网图谋博客中曾发布过多篇相关文字,《大学图书馆学报》2017年刊发的两篇关于图书捐赠的论文我参与审稿,《高校图书馆工作》2019年刊发邱葵《圕人访谈:收藏捐赠图书的利弊》或许我算幕后推动者之一(美国高校资深馆员视角谈高校图书馆图书捐赠工作)。邱葵先生认为“我们应该全面地看待捐赠工作,因为和其他图书馆业务一样,这是一个不断变化中的事物,另外它是有利有弊的。特别强调的是,无论我们做图书捐赠业务还是不做,一定要因地制宜,看看什么是适合本馆情况的,并时时把图书馆的利益放在首位,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我们以全方位地服务本馆读者的最终目标。”我很赞同。除此此外,还需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注重若干细节。图书馆图书捐赠工作,当前有一批图书馆开展的很好、很扎实,有一批可能算是“华而不实”,还有一批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要做好该项工作,图书馆需要用行动展现爱书、护书、懂书。除此之外,还需要图书馆的主管部门或其它图书馆利益相关者“赋能”“给力”。公共图书馆法层面已有政策导向:“国家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向公共图书馆捐赠,并依法给予税收优惠。 境外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通过捐赠方式参与境内公共图书馆建设。”,如何做实做稳?亟待进一步实践与探索。

  


延伸阅读:

1 王启云.闲话高校图书馆图书捐赠工作. 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04971.html.

2 圕人访谈:收藏捐赠图书的利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91386.html.

我们应该全面地看待捐赠工作,因为和其他图书馆业务一样,这是一个不断变化中的事物,另外它是有利有弊的。特别强调的是,无论我们做图书捐赠业务还是不做,一定要因地制宜,看看什么是适合本馆情况的,并时时把图书馆的利益放在首位,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我们以全方位地服务本馆读者的最终目标。期刊全文见:邱葵.圕人访谈:收藏捐赠图书的利弊[J].高校图书馆工作,2019(5):87-94.

3 王启云.捐赠图书给图书馆的误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340380.html.

5 王启云.图书馆捐赠图书的管理与利用. 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293290.html.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3646-1267460.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349期 20210115)
下一篇:《关于图书馆图书捐赠工作的思考》引发的讨论

6 周忠浩 许培扬 杨思洛 张晓良 宁利中 黄永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4 03: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