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pd55 追求科学,勇于探索,苦海无涯,愿作小舟。

博文

月亮会对人们的健康产生奇怪的影响吗? 精选

已有 2345 次阅读 2020-9-14 21:16 |个人分类:新观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满月, 月神疯子效应, 健康影响

月亮会对人们的健康产生奇怪的影响吗?

诸平

长期以来,月亮对我们健康的影响都被认为是不科学的。但是新的证据意味着,可能是时候重新评估月球对我们睡眠和心理健康的微妙影响了。《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杂志2020年9月2日发表了由 乔·马钱特( Jo Marchant)撰写的题为“月亮确实可能对我们的健康产生奇怪的影响(The moon really may have strange effects on our health)”的文章。

但是,担任《科学美国人》心智栏目Scientific American Mind)顾问委员会成员的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斯科特·O·利林菲尔德Scott O. Lilienfeld)和美国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的心理学教授哈尔·阿科维茨Hal Arkowitz),曾经在2009年2月1日,在《科学美国人》心智栏目发表文章——Scott O. Lilienfeld, Hal Arkowitz. Facts & Fictions in Mental Health: Lunacy and the Full Moon. SA Mind, 20, 1, 64 (February 2009). doi:10.1038/scientificamericanmind0209-64.明确指出:月亮对健康的影响仅仅是一种虚幻的想象而已。

他们认为许多人可以说出“那里一定有满月(There must be a full moon out there)”这一短语,试图来解释晚上的怪异事件。确实,罗马月球女神(Luna)的名字至今仍为我们所熟悉:Luna是“疯子(lunatic)”一词的前缀。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Aristotle)和罗马历史学家普林尼(Pliny the Elder)提出,大脑是人体中“最潮湿(moistest)”的器官,因此最容易受到引发潮汐的月亮的影响。在整个欧洲,人们一直持有对“月神疯子效应(lunar lunacy effect)”或“特兰西瓦尼亚效应(Transylvania effect)”的信念,甚至在中世纪就一直存在,当时人们普遍认为人类在满月时会变成狼人或吸血鬼。

即使在今天,许多人仍然认为满月的神秘力量会导致行为不规律、精神病住院、自杀、凶杀、急诊电话、交通事故、职业冰球比赛、狗咬伤以及各种奇怪事件都可能会发生。一项调查显示,有45%的大学生认为受月球撞击的人(moonstruck humans)很容易出现异常行为,而其他调查表明,心理健康专业人员比外行人更有可能坚持这一信念。2007年,英国的几个警察部门甚至在满月的夜晚增加了警员,以应对假定的更高犯罪率。

继亚里斯多德(Aristotle)和普林尼(Pliny the Elder)之后,一些当代作家,例如迈阿密精神病学家阿诺德·利伯(Arnold Lieber)推测,满月对行为的影响应归因于其对水的影响。毕竟,人体中约有80%是水,所以也许月亮通过某种方式破坏神经系统中水分子的排列来发挥其顽皮的魔力。

但是,至少有3个导致这种解释不“成立”的原因。首先,月球的引力作用微不足道,无法对大脑活动产生任何有意义的影响,更不用说行为了。正如已故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天文学家乔治·阿贝尔(George Abell)所指出的那样,落在人们手臂上的一只蚊子对人们的引力比月球对人们的引力还要强。但是,斯科特·O·利林菲尔德哈尔·阿科维茨Hal Arkowitz)他们认为,他们还没有听到关于蚊子疯狂效应(mosquito lunacy effect的报道。其次,月球的引力仅影响开放的水域,例如海洋和湖泊,而不影响诸如人的大脑内的水源。第三,月球的引力作用在新月期间(当我们看不可见月球时)与满月期间一样有效。 

对于狂热的信徒来说,在月球疯狂效应上存在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没有证据表明它存在。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心理学家詹姆斯·罗顿(James Rotton)、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天文学家Roger Culver和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心理学家伊凡·凯利(Ivan W. Kelly)一直在广泛地寻找满月的行为影响。在所有情况下,他们都是空手而归。通过合并多项研究的结果并将其视为一项庞大的研究,这是一种称为元分析(meta-analysis)的统计程序。他们发现满月与一系列事件完全无关,包括犯罪、自杀、精神病和危机中心电话。在1985年发表在心理学的主要期刊之一——《心理学报》(Psychological Bulletin)上的对37项题为“关于满月的厌恶”的研究的评论中,罗顿和凯利幽默地反对全月效应,并得出结论,对此没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持之以恒的批评家不同意这一结论,指出了分散研究中出现的一些积极发现。即便如此,即使有少数研究证据似乎支持满月效应,但在更深入的研究中却已经崩溃。在1982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一个作者小组报告说,在满月的夜晚,交通事故比其他夜晚更频繁。然而,致命的缺陷破坏了这些发现:在所考虑的时期内,当更多的人开车时,满月在周末更为普遍。当作者重新分析其数据以消除这种混淆因素时,月球效应消失了。

那么,如果说月球疯癫效应(lunar lunacy effect)仅仅是一个天文和心理上的都市传奇,为什么它如此广泛?有几个可能的原因。媒体报道几乎肯定会发挥作用。数十部好莱坞恐怖片将全月之夜描绘为诸如刺伤、枪击和精神病等恐怖事件的高峰时间。

也许更重要的是,研究表明,许多人都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心理学家洛伦(Loren)和珍·查普曼(Jean Chapman)称为“虚幻的相关(illusory correlation)”的现象所俘虏,而这种现象实际上并不存在。例如,许多有关节痛的人坚持认为,在雨天,他们的疼痛会加剧,尽管研究证实了这种说法。就像我们在炎热的夏季在高速公路上观察到的水面海市蜃楼一样,虚幻的相关性会使我们误以为没有它们的现象。

虚幻的相关性部分是由于我们的头脑倾向于去关注和回忆大多数事件胜于非事件。当满月并且发生某些绝对奇怪的事情时,我们通常会注意到它,告诉其他人并记住它。我们这样做是因为这样的同时发生符合我们的先入之见。确实,一项研究表明,相信月球效应的精神科护士比不相信这种效应的护士写了更多有关患者特殊行为的记录。相反,当满月而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时,这种非事件很快就会从我们的记忆中消失。由于我们的选择性回忆,我们错误地认为满月与无数奇异事件之间存在关联。

尽管如此,虚幻的相关性解释虽然可能是难题中的关键部分,但并不能说明满月概念是如何开始的。起源于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精神病医生查尔斯·莱森(Charles L. Raison)和他的一些同事,对其起源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根据查尔斯·莱森的说法,月球疯癫效应可能具有很小的真理性,因为它曾经是真实的。查尔斯·莱森推测,在现代室外照明出现之前,满月的明亮光剥夺了居住在室外的人们(包括许多精神错乱的人)的睡眠。由于睡眠剥夺通常会触发具有某些心理状况,诸如躁郁症,以前被称为躁狂抑郁症患者的不稳定行为,在过去的时代中,满月可能与怪异行为的发生率上升有关。因此,用查尔斯·莱森和他的同事的话来说,月球疯狂效应是“文化化石(cultural fossil)”。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这种巧妙的解释是否正确。但是至少在当今世界,月球疯狂效应似乎没有比月球由绿色奶酪制成的想法更好的支持。

 就在《科学美国人》心智栏目Scientific American Mind)发表了斯科特·O·利林菲尔德Scott O. Lilienfeld)和哈尔·阿科维茨Hal Arkowitz)的论文11年之后,《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杂志发表了由 乔·马钱特( Jo Marchant)撰写的题为“月亮确实可能对我们的健康产生奇怪的影响(The moon really may have strange effects on our health)”的文章。

此文指出:1954年2月,生物学家弗兰克·布朗(Frank Brown)发现了没有意义的东西。在调查牡蛎是否可以保留时间的同时,他发现牡蛎在高潮时会打开贝壳去觅食,大约每天两次。弗兰克·布朗有预感,它们不只是对周围环境的变化做出反应,而且即使离开大海也能保持节奏。为了找到答案,他从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New Haven, Connecticut)内陆数百公里处的海洋中运送了一批牡蛎到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的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 in Evanston, Illinois)。

弗兰克·布朗将贝类放在密封的暗室中,不受温度,压力,水流和光的变化的影响。起初,牡蛎保持了节奏,每天都在纽黑文的潮汐中觅食。然后,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他们的喂食时间逐渐改变,直到落后3 h。弗兰克·布朗迷惑不解,直到他意识到它们已经适应了当地的月球状况:它们有时在埃文斯顿(如果在海边)会经历高潮的时候进食feeding at times when Evanston, if it were by the sea, would experience high tide)。尽管没有明显的环境提示,但这些贝类似乎仍在跟踪月球周期。

弗兰克·布朗深信牡蛎、人类和所有生命形式都被插入了微妙的宇宙线索中,不断感知月球和太阳运动,以协调从新陈代谢到繁殖的生物过程。但是他的想法对他的同龄人似乎很古怪。弗兰克·布朗的结果被遗忘了,月球影响的概念被视为伪科学。60多年之后的现在,越来越多来自各个领域的证据表明他可能是对的。即月亮确实可能会对我们的健康产生奇怪的影响(The moon really may have strange effects on our health)。更多信息请注意浏览下面的参考文献:

Much Ado about the Full Moon: A Meta-analysis of Lunar-Lunacy Research. James Rotton and Ivan W. Kelly in Psychological Bulletin, Vol. 97, No. 2, pages 286–306; March 1985.

The Moon and Madness Reconsidered. Charles L. Raison, Haven M. Klein and Morgan Steckler in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Vol. 53, No. 1, pages 99–106; April 1999.

Pseudoscience and the Paranormal. Second edition. Terence Hines. Prometheus Books, 2003.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2210-1250561.html

上一篇:牛津大学新冠疫苗暂停试验
下一篇:肠道细菌与健康

7 李毅伟 杨正瓴 黄永义 江绍锋 王伟周 农绍庄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8 0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