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pd55 追求科学,勇于探索,苦海无涯,愿作小舟。

博文

申诉成功,重获新生 精选

已有 6739 次阅读 2020-8-3 21:46 |个人分类:科技期刊研究|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影响因子, 自引, 镇压期刊

申诉成功,重获新生

——2020两种被镇压期刊申诉获胜,其JIF将于9月公布

诸平

正如《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在2020年6月下旬报道的那样,科睿唯安在其公布的2020JCR(2020 Journal Citation Reports)中删除了33种期刊(suppressed 33 journals;可以参考:JCR: 2020年镇压期刊一览表,这意味着否认了它们的JIF(Journal Impact Factor),因为它们自引的高水平提高了其JIF值,造成期刊排名失真。

有争议的是,许多大学依赖IF来判断他们的研究人员的工作,所以这一举措可能会对期刊和发表论文的作者产生巨大影响。在33种被镇压期刊中至少有三家杂志呼吁采取行动,对于镇压决定表示抗议,这3种期刊包括Zootaxa、《国际系统与进化微生物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ystematic and Evolutionary MicrobiologyIJSEM)以及《体像》(Body Image)。2020年7月28日,科睿唯安对于3种期刊中的2种申诉(可以参考:两刊反驳影响因子被镇压之决定)给出了回应,宣布撤销对两种分类学期刊不予公布2019年IF决定。这两种期刊分别是Zootaxa和IJSEM。

科睿唯安在一份声明中说

我们的抑制方法是数据驱动的,我们不假定动机。JCR中包含的数据反映了各期刊的引文网络,而这可能会被期刊自引所扭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抑制异常高水平的此类活动。抑制并不意味着从JCR或Web of Science中删除,它只是意味着今年的数据从JCR中被取消。在特殊情况下,期刊自引的非典型水平可能有令人信服的编辑原因。

Zootaxa和IJSEM提供的数据和背景支持了额外的引文分析。这两种期刊都将包括在9月份重新加载的2020JCR中,在此之前,2020JCR会帮助部分期刊提供其JIF。我们继续倾听和学习,与研究团体一起研究我们不断演变的镇压政策。

《撤回观察》网站有科睿唯安旗下的Web of Science主编南迪塔•夸德里(Nandita Quaderi),对于该公司是如何看待抑制的解释,详见how the company thinks about suppressions。一位公司发言人为这些决定添加了一些背景:ZootaxaIJSEM在申诉中提供的数据和相关信息支持了引文分析的另一层。我们已经确定,动物类群的高自引是与其发表量成比例的,包括近20%的动物学类别。IJSEM发现,国际原核生物分类学委员会要求鉴定新的细菌物种的研究人员在IJSEM上发表其研究工作,因此每一份新报告也高度依赖杂志上过去的内容,而且这种依赖性对于新报告的适当自引是必要的。这两种被列为镇压对象的期刊,都将包括在9月份重新加载的2020JCR中,JIF将在JCR帮助部分提供。

Zootaxa的JIF为0.949,如果不考虑自引则为0.544;而IJSEM的JIF2.405,如果不考虑自引则为1.422。据该发言人说,该公司仍在审查《体像》(Body Image杂志编辑部一周之前提交的上诉。当然,希望审查结果尽快公布是大家的共同心愿。

顺便对2020年JCR(2020 Journal Citation Reports)进行就要介绍,2020JCR囊括了来自五大洲83个国家和地区的12856种期刊,涵盖自然科学(9370种期刊)和社会科学(3486种期刊)236个研究领域,其中1658种期刊为完全开放获取期刊(Gold Open Access journals),7487种混合型期刊(Hybrid journals)。在2020年JCR新增的351种期刊中,有178种为完全开放获取期刊。

2020年JCR警告了33种期刊(不公布影响因子),以保证报告的公正公允。JCR始终监控和淘汰存在异常引用现象的期刊,包括存在过度自引和互引迹象的期刊。2020年度JCR对计算期刊自引对报告指标影响的方法和参数进行了更新,以便更好的反映学科规范。此外,2020年JCR还发布了针对15种期刊的“编辑关切(Editorial Expression of Concern)”,这些期刊中有一篇或多篇出版内容对期刊影响因子分子有不正常的高值贡献,并且期刊被引模式不成比例地集中在这些期刊影响因子分子上。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将继续审查这类内容,对其进行额外筛选,防止期刊影响因子失真。

科睿唯安学术事业部产品高级副总裁基斯·科利尔(Keith Collier)表示:“40年来,出版社、科研机构、基金资助机构和学者个人都有赖JCR中客观公正的数据来识别和评估世界顶尖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期刊。报告中经过精心筛选和结构化的数据有助于科研界更好的了解引证影响趋势,从而帮助他们在期刊策略方面更加精准决策。”“2020年增加了新的描述性数据(New descriptive data on open access models),更新了自引参数(Updated journal self-citation parameters),被镇压的33种期刊,占2020JCR所列期刊总数的0.27%。以值得信赖的分析进一步支持科研界做出明智决策,加快创新步伐。”

2020JCR中的每种期刊介绍页面都提供全面丰富的数据指标,包括期刊影响因子(JIF)——确定某一期刊的文章在某一特定年份被引用的频率;即时性指数(Immediacy Index)——衡量某一期刊的文章在发表当年被引用的频率;期刊的学科排名(Subject rankings of journals)——根据影响因子确定、以百分位数表示;被引半衰期(Cited Half-life)——在《期刊引证报告》年份内任意期刊在其所属学科被引用论文的中值年龄(以年为单位),等等。更多信息请注意浏览相关报道。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12210-1244877.html

上一篇:新冠疫情对美国MRDB题录量的影响
下一篇:鬼针草(Bidens pilosa L.)的药用价值简介

13 王启云 黄永义 聂广 郑强 张鹰 孙颉 臧今楠 武夷山 庞峰 苏德辰 姚伟 李升伟 彭真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3 07: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