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angell 孤独的心灵,蕴藏着热烈的爱。

博文

意义的意义

已有 3260 次阅读 2012-6-11 00:26 |个人分类:小道摸禅|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价值, 意义, 事实, 和尚, 无妄

旅人走了数月,杳无音信。这一日黄昏,无妄正在天井查看去年泡的酸笋,门外行入一个身影遮住了阳光;抬头望去,却是旅人。放下手中的坛盖,无妄指指檐下的矮凳小几,笑道:“来了?算到你今天要回,刚沏的新茶,杯子都已温好,坐下歇歇。”

也不多说,旅人往门边一靠坐了下去,喝了口茶后缓缓道:“我这一去便找到了那姑娘,不久成婚,一晃一个甲子。看着她一天天老去,可我却依然如刚去一般模样。到了后来,她死了,我在她的坟前待了三天,粒米未进,只是想着她,一直到在坟前睡着。梦里遇见一人,他说他是这个故事的作者,当初让我去那里是一个意外。他还给我念了一偈,‘明月溢清泉,醉卧白云间。烂柯拾为枕,黄梁暖足端。’念完便一把将我从梦中推醒,睁眼看时已在村口。我就这样在村口坐了一天,回想这六十年光阴,亦幻亦真。我总止不住去想我是谁?为何要让我去这时间之外的地方过这六十年的人生?这六十年,对我究竟有何意义?那时、此时,今处、彼处,又有何意义?”说完,旅人仰天长叹一声,竟有两行清泪从眼角滑下……

看着旅人的模样,无妄想了想后说道:“这六十年光阴是真是幻且放一旁。我倒想和你聊聊这‘意义’的意义,以我现时的理解,‘意义’一词有两层含义:一是价值的意义,二是事实的意义。当众生要评判一件人事是否有‘意义’时,做的是价值判断,结果是各凭己心,相执不下,谈来论去不过是空。众生平等,执相为虚,要问什么是有意义的,不如问什么是没有意义的。醉生梦死,‘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此亦是生活,对当事人与旁观者来说也有意义。你苦苦追问的意义,不过是这价值的意义罢了。”

旅人听到此处,眉心的纠结舒展了些,问道:“那什么又是事实的意义?”
无妄道:“事实的意义,或可理解为‘存在即是意义’。一花开于深山,纵然无人对其进行价值判断,但这花自含苞待放至盛开而谢,便是无可否认的存在,这就是事实的意义。”

旅人低头想了想,追问道:“那这花谢了后呢?就此花而言,存在已消失,又谈何事实的意义?”
无妄答道:“这花纵然谢了,纵然飘零碾作尘泥,可你我在这里谈此花,这便是存在;再退一步,即使无人知道此花,但在那个时间、那处深山,花开花落已是定局。‘存在过’便是永恒的存在,这就是事实的意义。事实的意义,无关他者。”

旅人愣了一下,道:“照你这么说,他者岂不是对任何人都没有意义了?”
无妄大笑一声,道:“然!对他者而言的意义,实际上是价值的意义。这个他者,还包括‘我’。一个人,即使没有任何意识,一样有事实的意义。如果一个人观照本心时,有了‘我’之一念,以‘我’察‘我’,便是具了价值的意义,‘我’于‘我之存在’而言即成他者。”

旅人听得竟似有些呆了,半晌后道:“你这样说,我倒也有些明白了。那‘价值的意义’是否有‘事实的意义’呢?”
无妄笑道:“当然是有的,存在对存在本身即是存在。即使是价值的意义,也是一种事实存在,当然有事实的意义。”

旅人眉间的纠结似已尽去,一笑道:“你这和尚,要按这么说,什么样的价值判断都是有意义的,那岂不是任性妄为都可以了?众生也不必执于道德,想做什么便去做就是了。”
无妄答道:“你说这众生,也不过是人类吧?道德既然存在,便有其事实的意义,众生怎么可能不执?不执便不是众生了。”

旅人闻了闻茶香,问道:“那你呢?你可执于道德?可有想过意义?”
无妄哈哈一笑,回道:“要说我么,道德若是笼,我便为风雨;风雨穿笼过,道德于我有何干?所谓‘空山闻灵雨,意静自风流’,亦不过尔尔。事实的意义没有讨论的必要了,无论如何,总是存在于斯。至于价值的意义,在我看来,意义存在于选择之中,行为创造人;要谈意义,知行合一即是。何为知行合一?‘如恶恶臭,如好好色’也。”

旅人听到此,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对无妄道:“也罢也罢,我也不去理会什么意义了。刚在门口便闻到了酸笋的香味,走前还磨好了辣酱,正好取出来试一试我在西南六十年锤炼出的手艺如何。”
无妄点头一笑,应道:“早料到你会有此意,辣酱、酸笋早已备好,就等着看你的手艺了。”说罢,二人便往后厨行去。

远处有青牛声起,有学童的朗朗书声,黄昏的最后一线阳光,照在矮凳、小几之上,映着杯中的清茶,金色的阳光竟带了些绿意;透过这微带绿意的阳光看去,荷塘中有一睡莲,正徐徐绽开……

后记:知交好友要毕业离开广州,约了旧日同窗小叙,谈到“意义”的话题,席间言不尽意,便应承了回来写一篇关于“意义”的文章。说起来,我很少做关于意义的追问,就我个人的观点,知行若不合一,对意义的思考再多也是无意义。

写完这自己都没明白的故事,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席中四人的经历似乎已经是对“价值的意义”的注解:师兄研究生毕业后去了本专业最好的学校攻读博士,现已是华师的青年才俊,四十未到便成博导;同窗是我当年一届中最为刻苦的同学,毕业后不顾师长期望选择工作而非读博,现也事业有成;好友本是我师弟,后与我同年考入中大读博,不过他是跨专业攻读的地理博士,年纪与我相仿却已有沧海桑田之感;至于我,年过三十还在折腾着转环境法,自也是一种人生。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8438-580857.html

上一篇:庖厨之乐
下一篇:半生瓜

6 汤薇 武夷山 徐耀 李璐 杨秀海 汪梦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7 2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