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良
熵学-05
2020-10-23 10:10
阅读:472

熵学-05

2020-10-23

王安良

按:科学网著名博友张学文教授在愚的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071524&do=blog&id=1255150 留言:

热力学熵,现在看来(应当是1950年以后)应当是信息熵的特例(一个类别,而信息熵还与其他的类别)。
信息熵(我称为复杂程度)是物质状态的丰富程度。
于是关于客观的物,它有质量刻画其多少,它有能量刻画其活力有多少 ,它有复杂程度刻画其状态的丰富程度。
于是质量,能量,信息量是刻画物的3剑客。
随之爱因斯坦的质量能量公式应当扩大为质量+能量+信息量=常数。

我的回复如下:

张老,您好!
很显然,您的认知停留在了1950s之前,之后的热力学发展,你、我的交集并不多。无论如何,谢谢您的评论!
也欢迎您多多留言。


其实,热力学熵绝非信息熵的特例,这虽不能说是常识,但肯定能给出大量的可实证的例子。热力学熵和信息熵的关系是个“元”科学问题,每年所谓的研究成果都可以用“汗牛充栋”。

稍微读点这些年的热力学及其熵的研究论文,人们在宏观和微观已经走的越来越“远”,探索极限问题已经达到一种“极致”的状态,无论是宇宙的起源和未来,还是粒子标准模型,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但是,中间尺度(时间和空间)则仍然很“混乱”(Chaos)和“分形”。人们对“中庸”,反而感觉未知的东西越来越多,或者说越来越“无知”。

当前,人类已经到了一种亘古未有的状态,或者叫“千年未见所大变局”,或“新时代”。

正如杨振宁先生所预言的:追求极大和极小的盛宴已过。

我给杨先生补上他没有说出的意思:把目光收回到自身吧,聚焦“中庸”,人间正道是沧桑。

信息是个抓手,熵也是个抓手。

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

我们借用老子的话:熵可商,非,常熵。

我可以断言:

熵既是道,道既是熵。

若“德”为道的肉身之灵,“厚德载物”,完全可以说成“厚熵载物”,无熵无物。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安良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71524-125544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