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良
熵学-02
2020-10-13 08:46
阅读:517

熵学-02

2020-10-13

王安良

按:最近,一直在思考基础和应用问题,科学和技术,理工与人文,这种“大而无用”的东西。为了钻研熵学(或者叫热力熵学),我甚至查阅了古汉语词典,辞海和现代汉语词典,有了许多宏观和微观的想法,创造(或杜撰)了一些关键概念和名词。我要发挥自己的所在年龄段的优势和这么多年的思考积累和学习能力。开展有价值的研究。时间太珍贵了,可以用倒计时来感受到“紧迫感”。我们需要别人(包括小同行)的承认来获得成就感和动力吗?

不需要。

最近,有报道声音传播速度的极限问题,这是个“好的”科学问题。我们知道,超声速已经是个工程问题,尤其在航空航天领域,超声速和激波是个常识性概念。

毫无疑问,声音的传播需“介质”(或物质帮助)。所谓的声音传播极限,即是声音在介质中的临界速度。而我们又“知道”,所谓的“真空”不空,那么声音可否在太空中传播?通常来说,不能。

引力波,可以。

热噪声是个非常复杂的概念,尤其在引入声子和旋子之后。


热力学熵(非信息熵)是对“热运动”在准静态和局域平衡下的描述,其实,跟热力学积(体积的积,不是火积)是类似的。


熵的量子力学特性和质的量子力学特性也是类似的。


熵的相对论特性被严重地“忽视”了,这是个问题,虽然的确有相对论热力学。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安良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71524-125416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