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
不忘初心加油干 北疆沙漠科考记 精选
2019-7-2 17:11
阅读:3905
标签:北沙窝, 荒漠鸟类, 监测, 蝎子, 加油

赤日炎炎  挥汗如雨  不忘初心加油干  北疆沙漠考察记

今年的荒漠物种监测推迟了,6月底我们还呆在沙漠里。

突然的故障,让我们没吃没喝不睡觉,体重骤减5千克。

请注意,我不是在故弄玄虚,也不是怨野外组织不得力。

这段时间跑南闯北,赤日炎炎,挥汗如雨,我们在几百公里范围内重复走24条调查样线,体力耗尽,大家都累趴下了。有人认为这种“减肥”挺可怕的,很伤人的。实际上补充解释一下,我中间还有一次严重的上吐下泻虚汗脱水休克,可能就掏空了身体。这次24小时一天一夜不睡觉,长行军三四十里,四处寻求救援。

一开始走样线返回途中,学生的手机和身份证落在沙漠里,轨迹、定位数据和照片资料都在手机里面。摸黑来回寻找,祸不单行,越野车抛锚。在梧桐沟保护区,又遇上一群捉蝎子的人,怀疑他们看到了手机(很快关机)。半夜4点我们还在沙漠中一个一个询问。与这些人周旋大半夜,不吃不喝不睡觉。都是什么事呀!


这是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的一条样线的轨迹照片,两侧都是大沙丘,当然植被恢复非常好,见下面照片

要怪项目拨款迟迟不到,拖延了我们进沙漠的时间。

还要怪加油站,油品太肮脏,堵塞了我们车的油路。


当然,肆虐的沙尘也是罪魁祸首,空滤油滤都更换了。之前就感觉到汽车的油路有问题,油泵不给力,换了95号汽油,改善了一点点。最后在6月30日打开油泵,肮脏不堪。都是什么事呀!


手机没有找到,越野车被丢弃在沙漠里,半夜三更我们三人还在沙漠里急速行走。

路上,遇见了欧夜鹰、欧石鸻、大沙鼠、长尾跳鼠、蝙蝠、西域沙虎、毒蝎子等。

沙漠里昼夜温差比较大,一开始还有雅兴看银河,看星星数星座,牛郎织女天蝎座,拍摄木星及木卫二近在眼前。

黎明时分,周博和李军伟不吭声了,就都静悄悄的了。偶然有欧石鸻在前面沙地上扑腾,欧夜鹰弹簧一样的颤音在梧桐沟附近频繁出现,雉鸡竟然也开始大叫几声,这是今年胡杨林第一笔记录,显然被我们惊吓住了。


体重骤减五千克,别人都以为我发狂、自虐、辟谷或患了什么绝症。六十多岁的人了,还这样不要命?

我不是吹牛,老来难买一身轻,沙漠里就是这样。孩子们,要想体重骤减5000克,就来我们课题组吧!


感谢周灵、李世中先生分别驾车前来救援,感谢李军伟、周博一夜相伴。感谢阜北农场222团的汽车修理工,他一下子就解决了油路故障,两个小时不到就换上了新油泵。


下面是北疆考察拍摄到的图片,有一些是夜间的录像截图(不敢拍照)。地点实际上是著名的阜康市北沙窝——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南缘,梭梭红柳胡杨林,风景这边独好。

繁殖期的黄鹡鸰雄性,头比较黑,无眉纹,这个亚种是新疆特有的。地点:阜康柳城子(马鸣 摄)

新疆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是一个固定半固定沙漠,景色宜人,考察队从这里开始走第4号最北样线(马鸣 摄)

落日余晖,美不胜收。新疆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是一个固定半固定沙漠——中国第二大沙漠,同时也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固定、半固定沙漠,面积有大约4.88万平方公里,海拔300~600米。考察队从这里开始走第4号沙漠样线,基本上是无人区,也是布设在沙漠腹地中的一条调查样线(马鸣 摄)

牧民的临时羊舍,不知道为什么羊群没有赶上山?考察队从这里开始走第10号和第11号荒漠样线(马鸣 摄)

新疆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是一个固定半固定沙漠,在梧桐沟胡杨林保护区一群人在捉毒蝎子(马鸣 录像)

新疆沙虎Teratoscincus przewalskii过去也叫西域沙虎,夜间出来活动,喜欢在沙丘间奔跑。一路上遇见许多只,考察队从这里开始布设第5条物种调查样线(马鸣 摄)

轻盈悬停在半空中,一种叫理氏鹨或田鹨的小鸟正在育雏,地点在柳城子附近(马鸣 摄)

新疆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是一个固定半固定沙漠——中国的第二大沙漠。这是一个鼠疫与鼠害监测点,考察队从这里开始走第6号样线,汽车就抛锚在这个地点北边(马鸣 摄)

新疆沙虎过去叫西域沙虎(Teratoscincus przewalskii),喜欢在沙漠中奔跑,看上去水灵灵的(马鸣 摄)

第一组救援行动开始了,想不到沙丘太高、路面太软拉不过去,推推搡搡折腾了很长时间(马鸣 摄)


有缘千里来相会,特别感谢第二组沙漠救援队,感谢李世中(左二)和周灵(右一)两位师傅(李军伟 摄)

自然色彩下的毒蝎子,周末20多人结伙在沙漠梧桐沟保护区里捕捉蝎子,一人一夜可以捉到500~1000只,每只5毛钱,或者收购价650-700元一千克,纯野生毒蝎子,他们中一多半人来自乌鲁木齐市,还有一组彝人很能干(马鸣 摄)

毒蝎子可以泡酒治病,6月29日夜里我们遇见20多人结伙在沙漠梧桐沟保护区里捕捉毒蝎子,一人一夜可以捉到500~1000只,每只5毛钱,或者收购价650-700元一千克,数万只纯野生毒蝎子遭殃(马鸣 摄)

我们遇见20多人结伙在沙漠梧桐沟保护区里捕捉毒蝎子,他们使用特殊荧光灯照射毒蝎子,清晰可见。一人一夜可以捉到500~1000只,每只5毛钱,或者收购价650-700元一千克,纯野生毒蝎子(马鸣 摄)

犯罪分子用特殊的荧光灯照射,毒蝎子现了原形,不敢动弹。保护区内致命的滥捕行为,我们咨询当地林草局管理部门,他们这种滥捕行为是违法的,这一夜有数万只蝎子被捕捉(马鸣 摄)

这是第二组救援队,他们合力将车子拉回了营地。要感谢大家齐心协力解决困难。特别感谢李世中先生左二),他是来寻找棕薮鸲的,有缘千里来相会。左一是马鸣——最苗条的一位,实际上体重骤减与之前的腹泻有关。右边是周博和周灵(李军伟 摄)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鸣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8779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