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unea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uneat

博文

[转载]做肠镜——“清肠”对肠道菌群的影响及后续恢复建议

已有 247 次阅读 2020-12-1 15:40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文章来源:转载


朋友小杨是个科研人,每天按时吃饭,三餐规律,但在某次腹泻之后,小杨突然想起了医生的建议:做肠镜检查。

肠镜检查对于小杨而言是陌生而又新奇的,于是小杨开始飞速查阅相关文献。

    

肠  镜    

用于检查肠道内部病变。对大肠息肉;大肠炎症性疾病如溃疡性结肠炎;慢性结肠炎;结肠癌等诊断有重要意义。


查完后,小杨对肠镜检查有了大概的了解,需要先喝泻药排便清肠,才能进行正式的肠镜检查。与此同时,他脑海中又浮现出新的问题:

都说肠道中有大量的微生物,那么在大量排出粪便时会不会同时将肠道内的肠道菌群大量清除?

一次肠镜检查究竟对肠道菌群会有多大影响呢?

遗憾的是,目前文献较少提及此方面的内容。与我们进行沟通之后,小杨决定亲自做肠镜前后的肠道菌群检测,对比看看究竟会有什么变化。


01

肠镜检查之前的清肠准备

肠镜检查前需要进行清肠准备,良好的准备可以为肠镜提供更好的视野,也会决定肠镜检查的效果。

目前常见的清肠方式主要采用复方聚乙二醇电解质方案,也就是泻药,主要成分为PEG4000,同时补充电解质。

好的清肠准备一般需要彻底排净粪便,直到排出无色清水便。



02

肠镜检查

肠镜前准备会对肠道菌群产生怎样的变化呢? 

是简单的等比例减少还是完全改变菌群构成?

满怀疑问的小杨开始了肠镜检查之旅。

检查当天,小杨开始服用聚乙二醇后,很快开始排便,状态为稀便,此时肠道尚未完全清空。等排空后,马上进行了肠镜检查。

做完肠镜检查,还没来得及思考太多,小杨就拿到了肠镜检查报告。

2.png

“ 肠镜结果显示正常 ”。

耳边传来了医生的话,小杨感到松了口气。

确保身体健康没问题了,小杨心中的疑惑却没有打消,是不是原本健康的肠道菌群会因此紊乱?

如果有不好的变化,我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帮助肠道菌群恢复?

小杨积极与我们进行沟通,希望我们给出相应的建议。我们基于文献及临床菌群干预经验给予饮食方面的小建议,这部分后面详述。

他按自己的理解结合我们的建议,采取了一些饮食干预措施。

当肠道菌群检测报告出来时,他很兴奋。



03

肠镜检查前的清肠准备对肠道菌群的影响

在整个过程包括前后,小杨完整地采集,总共完成了4次肠道菌群检测,分别为以下几个时间点:

· 肠镜检查前

· 检查当天服用聚乙二醇后首次排便

· 肠镜完成后首次排便

· 一周后


“怎么样?有变化吗?变化如何?” 

...显然小杨很想知道结果。

为了便于理解,我们仔细帮他做了肠镜前一周和肠镜当天菌群的对比分析。

“一般人可没这待遇啊”,我们打趣道。

“来,看这些图表吧”...


  肠镜当天菌群构成和丰度变化  

3.png


从图中可以看到,原本肠道内占极高比例的黄色拟杆菌属比例大幅压缩罗氏菌属几乎消失不见。对应的普雷沃氏菌属以及埃希氏菌属(主要是大肠杆菌)比例快速增加,另外除了这些菌外还有大量的原占比很低的其他菌属出现(图中未展示)。

而更大的变化出现在完成肠镜检查后,他发现核心菌属变为埃希氏菌属、韦荣菌属、梭杆菌属和瘤胃球菌属。原来的三大核心菌属占比被压缩到了5%左右。

这样的结果虽然与预想的差不多,小杨不禁感慨道:

“ 看来做一次肠镜,菌群确实受到影响了 ”。

 

肠镜当天肠道菌群总体状况变化  

从肠道菌群总体状况来看,也有非常明显的变化。

4.png

上图显示,肠道菌群平衡这项指标明显下降,菌群多样性也随之下降。紧接着的指标也很有意思,有益菌下降,有害菌大幅上升。说明肠镜检查当天服用聚乙二醇后大量排便扰乱了原先的菌群平衡。

这样的结果再一次印证了他当初的想法。

“ 菌群也许失衡了 ”,小杨开始低落了。

“做完肠镜当天,你吃了什么?”

“肠镜检查后当天及之后的一天,海带、蔬菜...” 小杨仔细回忆了一下,“哦,对了,发现粪便中存在较多未消化的蔬菜和纤维...”

“说明肠道对膳食纤维的消化利用能力尚未恢复”。

“参考肠镜检查后第一次排便的菌群结构” ,我们分析人员指着那张图说到,“其中埃希氏菌属以及韦荣菌属和梭杆菌属都没有代谢复杂碳水化合物的能力...”

“这不就对上了嘛...那之后呢?菌群怎么样了?” 小杨着急地问道。

“别担心,马上给你看一周后的检测结果”



04

肠镜检查一周后的菌群检测结果

  肠镜后一周检测结果  

5.png

图中可以明显看到,肠镜后一周恢复健康,结直肠癌风险值为0.13,风险很低,也未见肠炎等消化道疾病风险。

“ 一切正常 ”

“肠镜检查我也很正常的,那就是说和肠镜检查结果一致咯...” 这回小杨神色又轻松了不少。

“当然”

“那我能不能知道,我的菌群到底恢复了没有?” 小杨果然没有忘记。

“行吧,既然你这么惦记,再给你整明白点儿...还记得2019年,你在我们这儿测的菌群结果吗?”

“怎么可能忘记,那可是我第一次尝试肠道菌群检测啊” 小杨好像有些得意。

“那这次要不要拿出来一起分析下?”

“可以啊,求之不得,就问你数据还在不?” 说着,小杨笑了起来。

“在啊,我们可是经过你同意的哦” ...

“哪儿那么多废话,赶紧吧” 小杨知道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让我们把时间线再拉长到1年前...”



05

纵向分析:肠镜检查对肠道菌群的影响

下图是基于小杨 2019-2020年不同时间点取样的肠道菌群结果变化图(“河流”图),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肠镜检查对肠道菌群产生的影响。

6.png

首先图表中的第1/2/3个时间点分别是小杨检查前一年、半年和一个多月前,可以看到其中肠道菌群核心构成的菌属为拟杆菌属。

此外粪杆菌属也就是柔嫩梭菌属Faecalibacterium也是主要菌属,但是期间比例变化较大,从半年前的近30%到了检查前不到5%,另外罗氏菌属也是核心菌属。以上这几个属占据了80%以上的菌群构成,而且存在相对稳定,其他菌属丰度含量较低,均在1%左右。

“我能不能问下,肠镜检查后占比大幅提高的几种菌,是一直存在于肠道内?还是经过清肠准备时引入的?” 小杨又开始好奇了。

“ 经过对之前几次数据的比对,确认这些菌在之前的几个时间点就存在于肠道内,但是比例不高 ” 

“那么为什么聚乙二醇服用后在没有引入新的菌的情况下,会改变原来菌群的构成比例?” 小杨的大脑飞速运转着。

“ 这里可能的原因是肠道内不同空间位置的菌分布存在不同。” 

“不好意思,我还是不太明白,能给我详细解释下吗?”

“ 固体粪便主体包含了绝大部分的肠道菌群,这些肠道菌群是利用结肠食物残渣的主要菌群,此外肠粘膜部位的黏膜部分也存在大量菌群,这些菌群的构成与粪便主体的菌群有所差异,除了食物残渣之外还可以利用粘液作为食物来源。” 分析人员耐心解释,

“ 梭杆菌属、韦荣菌属以及埃希氏菌属可能在肠粘膜部位含量较丰富,清肠过程后期随着水分排出的黏膜部分菌占据主要比例。”

“哦,我好像又明白了...” 小杨点了点头。

“对了,从图中看来,菌群差不多恢复了” 小杨的眼里闪烁着一丝喜悦。

“你说的没错”

“多亏了你们的饮食建议啊...” 小杨还没来得及长篇大论发表感谢,却又被阻止了。

“另外,健康人的肠道菌群具有恢复健康的能力”。

“能详细解释下吗?”显然又勾起了小杨的好奇心。

“你想啊,吃药,各种不健康的方式都会影响肠道菌群变化没错吧?而你现在却这么健康地站在这儿,某种程度上,肠道菌群有自己的恢复力,当然你可以理解为,整个肠道菌群像一个弹簧一样,有弹性,可受到干扰也可以恢复健康...” 分析人员说着,又甩给小杨一个链接,“可以看看这个文章”  肠道菌群的恢复力:定义,与健康的关系以及干预策略

看完后,小杨若有所思,“这么说,肠道菌群恢复力和饮食干预都有功劳,你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想到这样的干预方式吗?”

“这...我们其实参考的是抗生素的情况,把你的肠镜检查比作一次抗生素的干扰,这么说明白吗?”

“哦,就是按照抗生素干扰处理呗”,小杨秒懂。

“是的,我们查阅相关文献结合临床经验...” 分析人员开始了讲述。



06

肠镜检查后肠道菌群的恢复和变化

“ 与抗生素杀死菌群的情况类似,服用泻药将大量菌群排出同样也会导致菌群数量和丰度下降,和抗生素不同的是肠道不同部位的菌可能清除比例存在差异。”

小杨觉得很有道理,频频点头示意。


“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摄入大量精制碳水化合物或游离糖,很容易使上述这些菌占据主要菌群,所以在菌群恢复的过程中需要结合自身原有菌群特点进行饮食调节和干预。”

“ 小杨你看,这是2020年一项针对抗生素服用后肠道菌群恢复情况的研究 ” 分析人员拿出早已看过几遍的资料。

研究显示,肠道菌群能否恢复(以是否恢复之前的菌群多样性为标准)包括以下几个阶段:

1、主要恢复菌首先利用黏蛋白多糖在肠粘膜中定植,部分可以通过降解复杂碳水化合物利用能量(如单形拟杆菌)

2、上述产物可以对下游其他菌进行交叉喂养,这部分菌其中一些可以生成短链脂肪酸(如柔嫩梭菌和罗氏菌属的一些菌),进一步为下游其他菌定植提供能量。以上所有菌及代谢物进一步帮助肠粘膜的重建,从而形成正向循环


7.png

Chng KR et al., Nat Ecol Evol. 2020

从我们这个例子来看,核心菌群中就包括有主要重建菌:单形拟杆菌Bacteroides uniformis、多形拟杆菌Bacteroides thetaiotaomicron、食葡糖罗斯拜瑞氏菌Roseburia inulinivorans以及普氏栖粪杆菌Faecalibacterium prausnitzii 等,属于较易恢复的菌群结构。

“所以说,让我多吃膳食纤维和复杂碳水化合物,另外同时补充益生菌和低聚果糖,控制糖的摄入。其实是为了重建菌群对吧? ” 小杨觉得自己一下懂了好多。

“当然要尽可能地在短时间内,让你的主要核心菌大部分得到恢复。对了,你在第8天有改变了什么饮食习惯吗?”

“增加了低聚果糖的摄入,从每天10g增加到每天20g,怎么了?是有什么变化吗?” 小杨有些不解。

“ 看这里,第8天可以看到明显的粪杆菌属和罗氏菌属的丰度上升... ”

......

这一天,小杨感到格外轻松自在。         




关于小杨的故事,到这里,告一段落。

文中描述的人物是真实案例(小杨是化名),前后多次进行谷禾肠道菌群健康检测,以及在医院做的肠镜检查。

我们在征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将此案例发布于此。在这里,我们也要感谢小杨(化名)愿意提供部分报告信息,以便于我们分享时,大家能更好地理解。

最后,分享两个需要注意的点


如果肠道菌群构成中:

单形拟杆菌Bacteroides uniformis、多形拟杆菌Bacteroides thetaiotaomicron、食葡糖罗斯拜瑞氏菌Roseburia inulinivorans以及普氏栖粪杆菌Faecalibacterium prausnitzii这几种菌占比很少,那么在进行如肠镜检查、抗生素或者较严重腹泻之后,需要特别注意肠道菌群的重建。

如果肠型构成中主要以普雷沃氏菌属或瘤胃球菌为主,且普氏栖粪杆菌Faecalibacterium prausnitzii 比例较低,那么需要考虑增加益生元的供给,并注意主食中以抗性淀粉为主,帮助第二级菌群定植,辅助重建。


总之,无论是关于肠镜检查,还是菌群恢复,都希望大家能从中得到一些收获。

image.png


转自:谷禾健康




http://wap.sciencenet.cn/blog-2040048-1260652.html

上一篇:[转载]牛皮癣看似皮肤病,实则关系到肠道
下一篇:[转载]宏基因组测序中短序列的注释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6 23: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