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sf6 生态管理缔造美丽海洋

博文

[转载]它们就这么摇摇摆摆地来了,咱也不敢问!

已有 655 次阅读 2019-4-26 05:51 |个人分类:海洋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文章来源:转载

它们就这么摇摇摆摆地来了,咱也不敢问!

来源: 王自堃 观沧海 2019-04-25


4月25日是世界企鹅日。

虽然这些超级呆萌的企鹅生活在遥远的南半球,但却是大家一直关注、喜爱的对象。一个个长成小胖墩儿,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很纯粹的治愈系。

它们的日常生活是这样的(可以点开看大图)——


目前已知全世界的企鹅共有十几种气候变化影响,企鹅营巢地缩减,磷虾等食物减少。企鹅的生存条件也面临严峻的考验。

事实上,人类对企鹅的生活习性还知之甚少,我国科学家在南极考察期间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调查研究,观观的小伙伴这两天就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团队,试图揭开背后的秘密——

从数量上说,我国南极第5站所在地——恩克斯堡岛(又称“难言岛”)上的企鹅似乎没什么“稀奇”。据科学家估算,全世界的阿德利企鹅大约有350万对,南极罗斯海地区有100多万对,阿代尔角位于罗斯海和南大洋分界线上,上面生活着20万对阿德利企鹅。而恩克斯堡岛上的阿德利企鹅只有2万多对,算不上是企鹅“重镇”。

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团队自2016年~2019年随中国南极考察队3次登上恩克斯堡岛,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却发现这里的企鹅繁殖地“很不一般”。因为它至少已经存在了7000年,堪称历史最悠久的企鹅“王朝”,这在南极并不多见。

企鹅按时吃睡?不存在的

中国海洋报记者近日采访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雁云时了解到,4万年前,南极罗斯海地区就有企鹅生存。但随着地球第四纪冰期的到来,罗斯海被海冰覆盖,大部分企鹅都离开了曾经的家园。

张雁云介绍,各国的研究人员挖掘出了埋藏在恩克斯堡岛海景湾和南湾的阿德利企鹅骨骼,用碳14测定出了它的“年龄”,发现其至少已经连续存在了7000多年。这说明当第四纪冰期“封锁”罗斯海时,恩克斯堡岛成为了企鹅们的一处避难所。

每年12月~1月是南极短暂的夏天,也是阿德利企鹅宝宝出生的季节。张雁云第一次登上恩克斯堡岛考察时,和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所助理研究员妙星一起用相机拍摄并拼合成了企鹅繁殖地的全景图。“拍出来一看黑压压一片。”张雁云这下犯了难,怎样才能知道岛上一共有多少只企鹅呢?他们把拼合的图放大,通过擦除一个个“黑点”来计数企鹅。

企鹅在繁殖后期,幼鸟会聚集形成群落,俨然一个个幼儿园;周围有一些成鸟看护着小企鹅,仿佛一个个小家庭凑成的大家族。张雁云先数出一群企鹅中有多少成鸟、多少幼鸟,得到一个比例,最后算出当时恩克斯堡岛繁殖地上大约生活着1万8千只幼鸟。

今年的调查中,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夏灿玮还给10只阿德利企鹅幼鸟佩戴了心率监测仪,成功回收了6只个体佩戴的仪器。心率数据将用于探究极昼环境下动物生理状况的日节律,比如企鹅睡与醒的周期性循环,以及血压、排尿、荷尔蒙分泌等生理方面的节律变化等。

“目前看来,企鹅没有固定的睡眠时间,它们累了就睡,睡好了就出去觅食。”张雁云说。

企鹅都去哪儿了?

“标记的企鹅现在有2只在罗斯海东口,1只在西口。”夏灿玮告诉记者,他今年1月7日随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队登上恩克斯堡岛,在企鹅繁殖地展开了两周调查,为12只阿德利企鹅成鸟佩戴了GPS追踪器,现在有3台追踪器仍有信号。

张雁云介绍,每当南极极夜来临,完成繁殖的阿德利企鹅就沿着海冰向北移动,与此同时,帝企鹅开始沿着冰封的海面向南进发,在冰面上完成一年一度的繁殖。但是它们究竟沿着怎样一条路线移动,还没有人确切知道。

夏灿玮将追踪器安装在企鹅背部,像是给它们背上了“小书包”。这些追踪器的重量小于120克,不到阿德利企鹅体重的3%,不会影响它们正常活动。有了这些“小书包”,研究人员就能在万里之外接收到定位信号,破解企鹅的迁徙路线之谜。

此外,夏灿玮在调查中还发现,企鹅“幼儿园”竟然是流动性的!小企鹅们不会一直呆在一个固定的地方,而是会从一个幼儿园走到另一个幼儿园,仿佛幼儿园里的“转校生”。

贼鸥成活率低成谜

在南极,企鹅还有一个“邻居”——贼鸥。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它没有企鹅那么深得人心,但是科学家没有“歧视”或者“忽略”它们——

张雁云在翻阅恩克斯堡岛相关文献时发现了一个亮点。根据国外科学家1986年的调查数据,在恩克斯堡岛上共生活着60对南极贼鸥,而全世界南极贼鸥约有6000对,因此恩岛的贼鸥种群数量占到了全球数量的1/100。

鸟类学研究一般把全球鸟类数量的1/100作为衡量一块栖息地重要与否的标志。恩克斯堡岛上生活着全球1/100的南极贼鸥,足以说明该岛在自然资源与生态保护方面的重要性。

2017年,张雁云在岛上数出了27对南极贼鸥,相比30年前已经减少了一半还多。相关研究资料显示,恩克斯堡岛附近岛屿每对贼鸥的繁殖成活率平均每年只有0.2个。“也就是说每对贼鸥每5年才能繁殖成活一只幼鸟。”张雁云告诉记者,南极贼鸥在恩克斯堡岛一次能下两个蛋,且两个蛋都能孵出幼鸟,但不知为何遭遇了低成活率。

道是贼鸥没有充足的食物哺育幼鸟吗?今年夏灿玮调查恩克斯堡岛南部和东部的南极贼鸥繁殖情况时,发现了23对繁殖的贼鸥,其中21对距离阿德利企鹅分布区较近(直线距离小于500米),2对距离阿德利企鹅分布区较远(直线距离大于1000米)。对于以企鹅卵或企鹅雏鸟为食的南极贼鸥来说,企鹅繁殖地就是一个大食堂。它们聪明地将育儿房选在了企鹅繁殖地附近,可以保证贼鸥宝宝一出生就不愁吃喝。

那么是这座“难言岛”的气候太严酷吗?张雁云曾经和中国科技大学的高月嵩扛着一个简易气象站徒步行进,把它安到了企鹅繁殖地及上方坡地,测得当上方风速达到18米每秒时,下边海湾里的风速仅为10米每秒。因此,恩克斯堡岛繁殖地是一个气候既不严酷、食物也够丰富的“风水宝地”。贼鸥的低成活率却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然而,也正是这些有趣的科学问题,吸引着极地考察队员一次又一次登陆罗斯海新站,去探索这座极地“生命剧场”的奥秘。


来源:中国海洋报


记者:王自堃

摄影:崔鲸涛  穆连庆  程皝  李航  王自堃

编辑:吴琼

审核:兰圣伟


-----------------------------------------------------------------------

《海洋生态大讲堂》微信公众号

浙江省重点智库宁波大学东海研究院合作微媒平台


海洋在说话,您我来代言!

《海洋生态大讲堂》欢迎您!

投稿邮箱:550931758@qq.com

请您在留言中标注为《海洋生态大讲堂》投稿,

并提供个人简历及联系方式。

我们筛选审核后,将以全文刊出!

热烈欢迎广大自愿者合伙参与公众号运营!


                附: 投稿类型与要求

                (1)主题一定是有关海洋生态学内容的稿件;

                (2)原创文章,请配必要的图表;

                (3)好文推荐,直接发来原文,或请注明出处;

                (4)重要会议报道或信息,请附必要图表及其标题说明;

                (5)重大项目科研进展,或重大会议学术报告PPT;

                (6)重点团队介绍,或重要人物专访。


您的赞赏是我们前行的最大动力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721-1175534.html

上一篇:4.27-28 上海海洋大学:现代海洋生态学学科体系建设高峰论坛
下一篇:[转载]郭德纲给儿子的信火了,但马云给儿子的信更厉害!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9 23: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