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学与杂技有什么共同点?

已有 4324 次阅读 2007-5-20 07:20 |个人分类:科文交汇|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学与杂技
武夷山

(发表于《科学》(上海)2004年第期)


1970年代,后来在俄罗斯科学院信息传输研究所担任首席研究员的伊乌留斯•施奈德曾提出,科学与杂技十分相像。科学与杂技的共性同其他文化领域有着明显区别。1979年,在苏联科学院科技史研究所科学与逻辑史研究室的一次研讨会上,他抛出了这个观点,很受与会者欢迎。但是,会后他向苏联的多家期刊投稿,却没有一家敢发表,因为既然马克思主义也是科学,那么当时的意识形态就容不得对科学开半点玩笑。直到苏联解体后,文章才得以发表。
那么在施奈德的文章中,科学与杂技有哪些共同点呢?
专业性。科学与杂技都是正儿八经的专业人员才敢玩的领域,票友不敢问津。专业科学家才有能力提出恰当的问题,搜索专业文献,设计和完成实验。不会走钢丝的人,一定会从钢丝上掉下来。而在美术、诗歌、政治、军事等领域,非专业人士做出大成就的不在少数。
评价的客观性。在健康的科学界,谁的份量有多重是很清楚的,它取决于学术成就,而不是职务和学位的高低。在杂技团,同样是凭真本事吃饭。
难度标准。科学成果的技术难度和观念难度要受到同行的严格评审,杂技也讲动作的惊险。而相形之下,在诗歌、美术、音乐等领域,难度不算太重要,将油彩乱撒一气的产物,也许也被视为艺术品。
创记录的成就。在杂技表演中,有些动作的完成是创记录的。在科学上,解决了如费马大定理这样的经典难题,也是创记录的成就。
不可预见性。在杂技表演中,不可预见性至关重要:不能让观众猜到,魔术师的空帽子里会变出什么东西来;观众事先也不知道,空中飞人表演中,飞出去的那位是否肯定能被其同伴稳稳地接住。许多科学成就也具有不可预见性,例如,普朗克提出能量是量子化的,从而解决了黑体辐射问题。DNA的双螺旋结构,天文学上类星体的发现,高温超导现象的揭示,等等,都是出乎人们意料的。事实上,正是由于科学发现内禀的的不可预见性,才导致科学共同体对科学自主性的强调,对过度规划的嗤之以鼻。
对特定共同体的归属感。杂技这个行当的人,见到外国素不相识的同行仍感到亲切。科学家们对科学共同体的归属感也是非常强烈的,可以说,他们生活于一种特别的世界中,以研究为业,习惯于用审视的态度看待一切。
共同体的边缘特征。这两个共同体的成员一方面非常受人尊敬和佩服,另一方面又被另眼看待。例如,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栏目和其他电视台类似的面向艺术家的访谈栏目,似乎从来不请杂技大师,仿佛他们不够档次似的(博主2007年5月20日注:前不久,“艺术人生”栏目终于采访了杂技大师夏菊花)。科学家在西方也时常会被看作只顾科研发展、不顾应用后果的人,或者是不食人间烟火,在日常生活中心不在焉、笨拙无比的另类。
科学界与杂技界的非极化构成。对世界的评估通常是极化的,而在科学界,注重的是事实,因此不适用“好坏”的准则。杂技表演一般也不表达什么善恶及其冲突。
表现内容的欢快性。科学成果和杂技表演都表达的是获得的成功,失败全都抛在了幕后。一篇发表了的论文,披露的是做成功的试验,多次失败的实验是不作介绍的。科学和杂技都不去试图表达性格的冲突和与命运的抗争。大多数科研成果和杂技表演都是令人开心的。
与自然规律之战。自然科学家获得了关于大自然的知识,就相当于取得了针对自然规律的战斗的胜利。在杂技表演中,凭技巧或是凭魔术手法,演员们仿佛暂时克服了重力的羁绊,打破了平衡规律,破坏了守恒定律。
早期入道。杂技演员需要从小培养,因为那时身体还比较柔顺。科学思想的诱发灌输和科学素养的形成,也需要从娃娃抓起。
技术设备的作用。在实验室和杂技场都一样,装置的质量会转化为所完成的高水平实验或高难度动作的数量。
尊重传统。杂技可能是所有艺术门类中最讲继承传统的,它不断用新东西来改造翻新老节目,但依旧是老节目。科学也强调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现代派艺术可能把原先认为低俗的东西或禁忌的内容作为美学欣赏的对象,而科学和杂技都反对这种倾向,坚持价值准则的稳定性。可以说,科学与杂技是最不轻易改变范式的文化现象,其“顽固性”只有宗教可以相比。
结果的可重复性。科学实验的结果从原则上讲必须是可重复的,杂技表演的一招一式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当然也是可重复的。尽管科学和杂技都要努力争取获得创记录的成就或完成创记录的动作,但并不认为尊崇传统是低人一等的。而在其他艺术门类中,往往把标新立异作为最高价值。
小丑好比是方法学家。小丑必须会做其他演员会做的所有事情,同时还得明了做这些事的意义。像科学中的方法学家一样,小丑对自己的行动进行反思。方法学家和小丑对于各自的共同体算是另类,他们都超出了自己所属的价值中立的原先领域,进入了更人性化的世界,一个极化的世界,其间有善恶,有悲喜。

科学与杂技的对比,让人不由得想起科幻小说家克拉克(A. C. Clarke)所谓的克拉克第三定律:任何足够先进的技术,都和魔术难以区别。想想我们的网络、手机,在一百年前简直就是神仙所用的东西。


谈谈科学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2245.html

上一篇:汕头大学王富仁教授概括的中国文化的几大奇观
下一篇:从加州电动汽车推广受挫说起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1 14: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