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两位文学家谈文学中的“小” 精选

已有 7761 次阅读 2021-7-10 07:10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两位文学家谈文学中的“小”

武夷山

 

    美国Interview(访谈)杂志网站2021年7月6日发表了美国小说家David Goodwillie对英国小说家Jonathan Lee的访谈。Jonathan Lee的历史小说The Great Mistake(大错)的主人公是被称为“Father of Greater New York”(大纽约之父)的Andrew Haswell Green。Green(1820-1903)是著名城市规划师。

    是Green的大手笔将早期的纽约市与布鲁克林(当时是独立城市)、皇后区(当时是皇后县)和斯塔顿岛合并为一个整体,功劳大大的。可是,Lee说,在他写作《大错》的过程中,他只碰到两个人是听说过Andrew Haswell Green的,而这两人都是历史学家。Lee觉得,这太不公正了,太不对头了,所以下决心要写一写Andrew Haswell Green的故事。Lee走访了纽约历史学会,那里的图书馆员找出了好几箱Green的日记和信函。多少年来这些资料从来无人问津。

    合并发生于1898年。当时,有诋毁者说这个合并是“1898年的大错”。于是,Lee就将小说取名为《大错》。

    访谈中,Goodwillie说,Green始终在求索,像许多伟大的天才一样,他从来没有放松一下,欣赏一下自己的成就。或者说,他觉得那些成就不算“伟大”。

    Lee说:谈论伟大,是非常美国化的行为,非常男性化的行为。纽约中央公园有一阵子曾被称为The Great Park(大公园)。布鲁克林桥被称为Great Bridge(大桥)。Green是1835年来到纽约的,那一年被称为the year of the Great Fire(大火灾之年)。我书中的Green很纳闷:为什么大家如此喜欢把这件那件事物称为伟大的?我觉得,我在写作时也有同样的感觉,因为专注于微小事物并试图发掘其伟大之处已经几乎成了我的信条。也许您和我在这一点上是相通的,因为当我读Kings County (Goodwillie的小说)时,我觉得您对微小的瞬间有同样的兴趣。正如作家厄普代克所说,“要表现平凡事物之早就该被表现的美”。

    Goodwillie说:我经常问一个问题:文学的定义是什么?我的一种回答是:文学聚焦于生活中的微小瞬间。而比较商业性的图书总是聚焦于宏大的事物,比较喧闹的事物。商业作家的心思在那些地方。而文学作家则孜孜以求于......严格说来还不是追求细节,而是追求内部的东西,个人化的东西,瞬间的东西,它们也一样定义着生活,但从外部看来也许是很渺小的,无足轻重的。在本书中,您在一遍遍地做出那样的选择,其效果很神奇,因为到书的结尾处您所塑造出的这个人物形象之高大丰满,是假定此人就坐在那里接受奖励和认可也未必能比肩的。

    Lee:或许这是谐振与放大之间的差异。

    Goodwillie: 这就引导我向您提出每个人或许都要问的问题。您为写作此书做了哪些研究?您写的城市——无论是1903年还是更早——让人感到是如此不可思议地生动逼真,从气味到声响到时装莫不如此。您是事先就对这个历史阶段感兴趣呢,还是下决心写Green后才渐次展开研究的?

Lee:一切源自Green,一开始我几乎为自己着迷于他的故事而懊恼。我给自己找了那么多麻烦,因为针对他人生的不同阶段就有一摊摊的研究要做,有时我觉得自己在同时写10本不同的小说。对我有帮助的做法是,不再阅读关于20世纪初年的当代图书,而是将时间花在《纽约时报》的档案馆,读不同时期的《纽约时报》,看看当时人们观察到的是哪些东西。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94846.html

上一篇:论文评审意见汇总(31)
下一篇:论文评审意见汇总(32)

13 郑永军 李学宽 程少堂 周忠浩 杨正瓴 范振英 赵凤光 陈志飞 史晓雷 葛素红 闻宝联 鲍海飞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0 20: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