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学元勘之社会学视角:Loet Leydesdorff的集大成著作(3) 精选

已有 2273 次阅读 2021-1-23 08:10 |个人分类:科学计量学研究|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学元勘之社会学视角:Loet Leydesdorff的集大成著作(3)

武夷山  译介

 

2021年1月,施普林格出版社出版了荷兰科学计量学家、普赖斯奖得主Loet Leydesdorff的著作,The Evolutionary Dynamics of Discursive Knowledge:Communication-Theoretical Perspectives on an Empirical Philosophy of Science(交流互证知识之演化动力学:观察一种经验性科学哲学之交流理论视角)。本书是Loet Leydesdorff教授学术思想的集大成之作,由此书可窥见他的学术探索心路历程。

 我会不断地摘译本书的一点点内容。今天摘译1.3节。

 

1.3 科学元勘:社会学视角

    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讨论和辩论主要围绕新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理论”和作为“新工业国”的替代路径的欧洲共产主义而展开。我们讨论了马库塞在《单面人》中叙述的专家治国主题和哈贝马斯对马库塞的分析之批评。比如,马库塞1955年发表的著作《爱欲与文明》将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传统与20世纪60年代后期的抗议运动(比如发生于阿姆斯特丹的无政府主义Provo运动)关联了起来。(博主:Provo这个名字是荷兰社会学家Buikhuizen造出来的,用以描述战后荷兰的叛逆青年,他们以挑衅权威为乐事。)

    哈贝马斯不同意马库塞的观点,哈贝马斯争论说,专家治国和科层合理化并非“自然力”,而是一些理论构念,它们至多可以被视为一些趋向(如果在社会中加以实施的话)。按哈贝马斯的看法,将“合理化”看成一股力量是错误的;比如,人们可以将技术(手段-目的)理性和实用性的合理化给区分开来。

     众所周知,哈贝马斯在研究公共领域的转型时,后来在其《沟通行动理论》一书中,还进一步区分了系统动力学和“生活世界”动力学。大家不太了解的是,他在1968年发表的Erkenntnis und Interesse(《知识与人类利益》)中,对在不同学科领域发生作用的三种知识利益——理性进行了深入研究。

    这三种知识利益是:

(i)       自然科学之技术利益;

(ii)     人文学科认识之历史学-诠释学利益;

(iii)    在反思与批判的基础上开展社会变革之解放性利益。

     哈贝马斯认为,工作于三个不同领域的学者会制定出不同的“客观性”标准:分别是以法律为依据的标准、诠释学的标准和意识形态批判的标准。从这个视角去看,科学社会学就不应只关注学科之间的微观组织差异,还应探讨这些差异与其宏观社会的认知驱动力之间的关系。

 

    本页脚注:在法国学界的讨论中,阿尔都塞(1974)也类似地提出了“自我批判”,主张“认识论转向”,即从对阶级结构的客观分析转向对变革之历史进程的关注。

  

相关阅读

武夷山,西方国家科技政策的发端(Loet Leydesdorff集大成著作之1.2节),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66631.html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68524.html

上一篇:域外新书——创造更好的未来:作为实现美好未来的工具的场景规划(2002)
下一篇:域外新书——创造力阶级的崛起:它如何改变着工作、闲暇、社区和日常生活(2002)

15 郑永军 刘钢 史晓雷 王兴 晏成和 刘立 王安良 刘玉仙 周忠浩 杨正瓴 王启云 黄永义 平果 黄秀清 魏瑞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6 03: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