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人面繁花相映红 精选

已有 2767 次阅读 2020-12-24 09:31 |个人分类:书评书介|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花神之宴:百花化装舞会》,[英]沃尔特·克兰著,刘华杰译注,北京大学出版社2020年8月出版,定价:49元


人面繁花相映红

■武夷山

(发表于2020年12月24日《中国科学报》)


近日得到《花神之宴:百花化装舞会》一书,就爱不释手地读了下去。

原书标题是Flora's Feast:A Masque of Flowers,作者是沃尔特·克兰(1845—1915),英国著名插画家。本书包含克兰绘制的将人物形象与花卉形状融为一体的40幅作品及其题画诗。

事实上,本书标题也像是诗句,因为它采用了押头韵(alliteration)的典型手法,即把辅音相同的单词铺陈在一起。书名中的4个实词,3个以F开头,这样读起来就很有味道。中文诗歌都是押尾韵,但汉语有双声词,其效果同押头韵有类似之处,如:辉煌、妖冶、芬芳、澎湃,等等。

中文版是由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物学文化倡导者刘华杰译注的。刘华杰对本书的贡献有三方面。

一是引荐。若不是他的引荐,绝大多数国内读者是无缘读到这本漂亮的小书的。我在英文亚马逊网站上也只查到两种20世纪80年代重印的《花神之宴》。

二是翻译书中的诗句。尽管每首题画小诗只有二到四行,但翻译起来颇为不易,因为作为花名的某一单词同时可能具有其他含义,所谓一语双关。

翻译时也许无法将双关含义都表达出来,但至少译者得看出来双关含义,然后勉为其难地选择其中一种意义译出。比如有一种花的英国俗名是Lords-and-Ladies,其字面的另一重含义是贵族男性与女性。刘华杰将这个词翻译成了“君子”和“淑女”,而没有译成花名。

略有遗憾的是,原诗肯定都是押韵的,而译文多数是押韵的,但也有不押韵的。如果本书有机会修订,我希望诗句的所有译文都是押韵的。

三是注释。一方面,刘华杰告诉读者,插图中画的是什么花,其拉丁名、英文名或中文名各是什么,其特征是什么。刘华杰甚至纠正了原书的错误。比如书的77页,原诗用的词是lily(百合科),但对植物的熟悉程度不亚于专业植物学家的刘华杰看出,原书所绘制的叶片和花萼肯定不属于百合花科。综合考量后,刘华杰最后在译文中确定的花名是“卷丹”而不是“百合”。

另一方面,他还介绍一些文学典故。例如,书的21页,原诗用引号标出了“Lady smocks all silver white”。刘华杰告诉读者,这一句来自莎士比亚的喜剧《爱的徒劳》,并给出了莎翁的原文。

第一方面的注释,对于植物爱好者很有帮助;第二方面的注释,对于英语爱好者很有帮助。

本书的推广方式也别致,随书附赠10张印有书中插图的明信片。我当然不舍得将它们当作明信片寄出去,而是将其作为精美书签来使用。

读完书我有些感慨。克兰绝对想不到,他这本1892年出版的著作(中文版所依循的版本)128年之后会在中国出版,在遥远的世界里平添那么多读者。他只是热爱植物,专心、认真地做事,其余就付诸缘分了。其实这是最佳的人生态度。

另则,如果我碰到一本难得的外文好书,会像刘华杰那样执着地想方设法将其介绍给中国读者吗?回答是未必。

今天我们能读到这本书,和刘华杰对植物的热爱有关,他的热爱程度是“痴迷”两字都无法概括的。不仅如此,他爱屋及乌,爱花及画,对于博物画也情有独钟。

本书的最后一部分是刘华杰写的《沃尔特·克兰的艺术之路》一文。他在文中写道:“‘你笑起来真好看,像春天的花一样!’这歌词也配克兰这本书。书中有花也有美人。”

无论是美人似花还是花似美人,反正我们都击节叹赏。


《中国科学报》 (2020-12-24 第7版 书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63926.html

上一篇:域外新书——信息和美国民主:政治权力演化过程中的技术
下一篇:[转载]白求恩的中国抗战报告文学

27 许培扬 刘炜 刘用生 冯大诚 张晓良 姚伟 何青 鲍海飞 王安良 李东风 周忠浩 杨正瓴 张叔勇 路卫华 俞立平 黄永义 王从彦 李学宽 周明明 顾金亮 赵凤光 陆仲绩 尤明庆 杜占池 陈辉 李玉辉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7 10: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