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普工作者的悲哀

已有 2224 次阅读 2020-11-4 10:49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普工作者的悲哀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武夷山

2007126

 

2007121举行的“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科学传播中心成立仪式”上,中科院院士、数学家林群指出,很多科学家不敢投身科普事业,因为怕被自己的同行指责为不务正业。他说,华罗庚先生当年热心地推广优选法和统筹法,就有不少数学家(甚至包括华先生的学生)不理解,他们认为科普并不能带来新的发现,因此价值等于零。一些从事科普的科研人员,在申请职称时是决不敢将自己的科普发表物列上的,因为列上去恐怕要得负分。

这一现象不是中国独有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科学与工程指标,2000》的第8章“科学与技术:公众的态度与公众的理解”说到:科学家们往往很不情愿与新闻媒体对话,这一方面是担心媒体在报道时歪曲了自己的意思。一旦遭到歪曲,你讲不清是你的错还是记者的错。另一方面,他们更害怕被同行非议。在美国,有“卡尔.萨根效应”的说法,指的是;如果你像天体物理学家、科普大师萨根那样花很多时间与公众沟通,人家就认为你肯定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在科研上。事实上,很多科学家认为,萨根的学术成就足够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但由于他的科普成就太突出,反而害得他一辈子未能当选为院士。

有人认为,萨根未能当选院士的重要原因是遭同行的嫉妒,因为他名气太大了,他的科普畅销书稿酬太高了,而一般的院士既没有萨根出名,又没有他有钱。这种说法可能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认为更重要的原因乃是,专业科技人员与科普人员的价值观存在着很大差异。

现代科学昌明以来,学科分化的步伐从未停止过。现在,学科融合、学科重组很热闹,但学科分化也很活跃。事实上,如果学科分化不细,也不会带来那么多融合与重组的机会。就好比在经济领域,产业分工越细,中介服务的市场越宽广。我国中介机构总体上发育不良的重大原因之一,是专业化分工仍旧较弱。由于学科分化占据主导地位,那么,崇尚专深、反对心有旁骛的价值观就根深蒂固了。而科普人员以俘获受众为己任,自然树立了另一种价值观:不能过于艰深,需要旁征博引。

 

参考文献

1National Science Board,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Indicators, 2000, http://www.nsf.gov/statistics/seind00/access/c8/c8s4.htm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257034.html

上一篇:小时候演节目那些事
下一篇:《中国科学报》今天的这篇报道含有采访我的内容

28 许培扬 刘立 王从彦 郑永军 邵宇飞 杨正瓴 李毅伟 周忠浩 王安良 杜学领 张学文 晏成和 马鸣 陈志飞 代恒伟 范振英 史晓雷 张忆文 杜占池 王兴 姚远 苏德辰 王德华 姚小鸥 彭真明 汤茂林 刘炜 黄秀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6 09: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