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
从给清洁空气定价想到的 精选
2019-5-22 06:16
阅读:1472

从给清洁空气定价想到的

武夷山

 

    著名科学计量学家罗纳尔德.鲁索的女儿、比利时鲁汶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Sandra Rousseau最近发表博文, Putting a price on clean air(给清洁空气定个价?文章提出了给清洁空气定价的基本思路。原文见https://kuleuvenblogt.be/2019/05/20/putting-a-price-on-clean-air/。

    股神巴菲特说过:“价格是你所付出的东西,价值是你所得到的东西”。当环境科学家给清洁空气赋予货币价值时,他们关注的是清洁空气的价值,而不是价格。毕竟现在还不存在清洁空气的市场,也就是说,清洁空气没有价格,但肯定拥有价值。本文所说的定价也是着眼于价值。

     要想知道清洁空气的价值,首先可以看看人们面对健康风险时表现出何种行为。拿就业市场来举例吧,每种工作岗位都与某些健康风险相联系,也对应着某一工资水平。工资的的高低取决于多种因素:受教育程度、年龄、就业部门等,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对从事某工作时面临健康风险的补偿(博主:我80年代在驻美使馆科技处工作时,参观过华盛顿市的垃圾焚烧厂,我被告知,向焚烧炉中投放医疗垃圾的工人的工资相当高)。这种“补偿法”的思路存在一些缺点,比如它只考虑了人们针对某一岗位和某一薪水时的选择。另外,很难区分实际风险和感受到的风险(博主举例:乘飞机旅行的实际事故风险其实比乘车旅行要低,但人们感受到的航空风险却比较高,故存在着航空保险,而不存在公路旅行保险),也就是说,人们所认为的东西不见得就是对的。

    第二种思路是观察人们为了降低或消除暴露于污染空气的健康风险所开发的产品的市场。这类产品包括空气净化器、防污染口罩等。人们愿意在这些产品上花钱其实就反映了他们给清洁空气定的价。可以将他们愿意在此类产品上花钱的程度作为年生命价值的替代指标。

    上述两种方法都是基于人们做出的实际选择。第三种方法是基于人们所陈述的选择,即他们说他们愿意做的事或偏好的结果。该方法依赖于旨在了解人们意向行为的调查或访谈。对此方法的批评是:某人告诉你说他或她要做什么,并不等于其人就真的要做什么。不过,此方法确实能使我们计及清洁空气对于子孙后代的价值(博主:你肯定不知道尚未出生的子孙后代的实际选择是什么),计及维护空气质量自身的价值(博主:艺术品可以在拍卖市场上卖出钱来,这是一种货币价值,但艺术品首先具有自身的价值)。一些学术研究表明,所谓“非使用”价值的重要性往往是“使用”价值的好几倍,因此,将非使用价值计入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人们正在编制一些指南和质控措施,以使基于调查所产生的的估计值更可靠,更实用。

     给清洁空气估值是充满挑战性的任务,但却是值得尝试的,因为只有做好这个估值,才能确定惩罚污染活动、补贴减污活动以及其他环保政策措施的最优定价水平。

 

    博主:很多无形活动领域的重要性,或价值,都是难以定量估计的。比如我个人十分关心:科技活动有多重要?科技出版有多重要?科技翻译有多重要?等等。

    在给无形事物的价值估值方面,Sandra Rousseau提出的三种思路其实具有普遍意义。我们来看看与她的第二种思路类似的一个做法。科技期刊文献的价值到底有多高?谁都知道很高,但难以定量估计。美国匹茨堡大学情报学院教授Donald W. King长期研究科技期刊的信息经济学问题,他的专著《美国科技期刊: 生产、利用和经济状况》的中译本,由我担任校译,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88年出版。King估计科技期刊文献价值的思路是:看看科研人员将全部科研时间的百分之多少用于文献检索、阅读与整理(有些调查研究的结论是:约一半!),那么,全体科研人员的平均工资乘以这个百分比,就是科技期刊文献的起码价值----如果科技期刊文献没有价值,科研人员绝不肯花那么多时间去检索、阅读与整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武夷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18041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