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
一位跨学科探索的医学建筑师 精选
2018-9-14 07:31
阅读:5404

 

一位跨学科探索的医学建筑师

□ 武夷山

(发表于《科普时报》2018年9月14日)


    科文交汇


    Dochitect,是doctor(医生)的前几个字母与architect(建筑师)的后几个字母拼合而成的单词,意思是“医学建筑师”。戴安娜·C·安德森就是美国的一名医学建筑师。


    她拥有医学博士学位和建筑学硕士学位,是一名注册建筑师,也是加拿大魁北克建筑师协会和美国医疗保健建筑师学会认证过的医疗保健建筑师,还是美国内科学委员会认可的特许内科医生和执业医师。她曾在纽约市长老会医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接受过住院医师培训。


    作为医学建筑师,安德森将医学和建筑学两种教育背景和职业经验结合起来,以真正弄懂医疗规划和工作于医疗环境意味着什么。她在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从事过医院设计项目。她在建筑学和医学两个领域都著述甚丰,也经常在国内外各种学术会议上就医疗保健设计对疗效的影响、医疗员工满意度等主题发表演讲。


    她说,“作为建筑师,我加入建筑这个行当,是因为我有改善人们的生活和工作环境的强烈愿望。这一雄心壮志具体落实到了医院设计领域,在这里,医学规划师有机会为体验着极度欢欣和极度痛苦的人们开展空间设计”。


    尽管在医院设计和建设的过程中有临床医师参与,但是,医院设计者的最初构想和医院最终获得的临床应用之间仍有脱节。多年来,消除这个脱节非常困难。


    安德森在医学院学习和在医院接受住院医师培训期间,一直在白大褂的衣兜里装着两个笔记本,一本记录医学方面的事实与心得,另一本记录建筑设计的心得和草图。也就是说,她长期以来一直想通过医疗保健设计,弥平建筑学与医学间的鸿沟。


    早在读建筑学本科时候,安德森知道了在建筑实践中有“医院建筑”这么一个细分专业。学习医院设计,就需要参观考察很多医院。她回忆说,“我第一次进入一所医学建筑时,并没有像多数人那样,在进入陌生环境时会从心底体验到一种不适感。在这个空间里,我立刻就感到很自在,我下决心弄清楚,建筑环境之设计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健康效应。从这天起,我的职业方向就改变了”。她说的这所医学建筑指的是芬兰帕米欧疗养院,是芬兰著名建筑师阿尔瓦·阿尔托(1898-1976)于20世纪30年代初设计的。当时,这家疗养院主要为安置肺结核病人。阿尔托的建筑学解决方案超出了建筑自身的物理布局,还延伸到了其他方面。例如,阿尔托坚信,每个病人都应有自己的洗脸池。他为洗脸池设计了斜角水龙头,这样能减少噪声和喷溅。他还设计了一种椅子,后来被称为“帕米欧椅”,它使肺结核病人坐上去后呼吸较为顺畅。


    后来,安德森参观了很多建筑。她发现,自己对医院的生物科学和人文学科内容极感兴趣,于是决定学医。有意思的是,在医院工作时,有时她看到医院建筑设计团队的人员走来走去,就不由自主地反思自己的建筑设计经历。她想,“看来,我做不到将双脚放在同一个桶里”。她坚信,杂交型专业人员能够提出跨学科的整合方案。通过将自己的医院设计专业背景和医学教育背景结合起来,她可以在改善医疗质量和医疗提供方式上探索新的跨学科路径。


    跨学科探索的结果还是令人欣慰的。美国建筑师学会的医疗建筑学院(AIA/AAH)推出的“2018年40岁以下最佳医学建筑设计师”榜单,表彰了两位医学建筑师,安德森是其中一个,排在前面。为了进一步拓展自己,最近安德森还去哈佛医学院生命伦理学中心开展研究,探讨生命伦理学与医疗保健空间的关联,并争取将研究成果写入今后的医院设计指南。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武夷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557-113469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