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
[转载]人类是否生活在电脑模拟出来的宇宙之中?
2019-10-5 16:49
阅读:950


人类是否生活在电脑模拟出来的宇宙之中?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315119

 

 

【转载】

人类一开始思考,上帝就开始忙活了。。。。。

“妈的!一个叫伽利略的傻B发明了望远镜!旧的恒星天2D贴图不能用了!3D太阳系今晚黄昏前必须上线!米迦勒!木星的贴图画好了吗?!”

“还没有!我还在做土星,土星环的模具有问题!内外环缝隙太大装不上去啊!”

“那就把环分成几个凑活一下,吃晚饭前一定要把木星的贴图弄上去!注意要贴整齐,千万不要有气泡,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我的造物是不完美的。”

“小心!!”

“不!我的法厄同!碎了!完蛋了!我该怎么解释!开普勒说木星和火星间该有一颗行星的!”

“就。。。撒一圈在轨道上,说。。。说是小行星群,被土星和木星的潮汐扯碎了。。。”

“没办法了。。。就这么干吧。。。”

“打起精神来!我的安琪儿们!我们还有15分钟!一定要把合模线刮干净!不要舍不得用补土!千万别留下指纹!!”

“冥王星的轨道参数设错了!我多按了一个1!”

“不!引力摄动把海王星带歪了!”“伽利略吃完饭了!他走近了望远镜!他在调焦距!” 

“不行了!上线上线!我按钮了!”

“给我一分钟,木星上有个气泡我把它吹平。”

“走你!就留个大红斑好了。。。”


---------------------------------------------------------------


father,天王星上线太着急,轨道有点瓢”

“人类怎么看?”

“他们认为还有一颗更远的行星对天王星造成引力摄动,而且。。”

“而且什么?”"而且有个叫勒威耶的计算出这个行星必将于23号出现在黄经326度宝瓶星座的一个天区,也就是明天”

“妈个鸡!我恨数学。”


-------------------------------------------------------------------


“老大,粗大事了,人类的望远镜看得越远,需要渲染的场景越大,我们的电脑速度达到了极限,帧率再也上不去了,现在人类认为宇宙中的物体运动速度有极限,不能超过光速这种奇怪的结论,这可怎么办?他们要发现真相了吗?”

“嗯。。。路西法,麻烦你投胎下去把牛顿那套理论推翻,重新以光速为极限速度发明一套新理论,。。。,就叫相对论吧,先把人类糊弄过去再说。。。”

“那我们以后更新了设备,他们可以超光速怎么办?”“没事,再告诉他们空间是可以折叠的,让他们直接走虫洞。”


-------------------------------------------------------------


father,人类越来越多,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了,这样下去资源都不够用了!他们要跑出地图了,怎么办!”“把他们的活动平面改成曲面,哦!球体最好,随便他们怎么跑!”

“之前说好的天圆地方呢!修改量太大,时间不够啊!”

“额。。。拉斐尔!你先把那几个不安分的注释掉!改好了再放出来

 

补充故事

1、按照计划,公元1600年后太阳系的地图改用高分辨率版本,需要增设服务器两台。在服务器架设完毕前,将此宇宙暂停在1590年,直到服务器上线后启动。

2、公元1905年后改写基础程序,力学模型从线性改为洛伦兹变换,需要增设服务器二十台。暂停整个宇宙,撰写课题中期报告,申请二期科研经费。结果:经费申请成功。服务器上线后,更新了历史上所有涉及该变化的人类记录。

3、公元1900年后,基础程序的量子性和波粒二象性将被发现。解决方法:没有,放着算了。反正看看人类怎么解释也挺好玩的。

4、公元201X年公告:那个手抖把中微子速度输错的天使,把时间线倒回去,把插头拔松一点。

5、公元21XX年:由于经费不足无法采购新的服务器,我们将暂时把这个宇宙暂停在这个时间点,直到申请下一轮基金成功。结果:……

 


林博昱

但是真诚才是最大本领

 

偏题讲个故事:

 

山鸡和土笋是科学院复杂系统研究组的两名博士生。

这个研究小组自成立以来就因其研究对象的庞杂而闻名于学界,几乎所有由大量个体组成的复杂系统,都属于他们的研究范围,这不仅包括了像地幔对流模型、基因调控网络这些传统的研究对象,还包括了一些更为激进的课题,比如兴起于二十一世纪上半叶的社会物理学。这门学科试图用高性能的量子计算机来模拟复杂的人类社会,从而总结出描述人类社会演变的普适规律。这正是山鸡和土笋博士期间的主攻方向。


凌晨两点半,山鸡和土笋吃过宵夜,回到实验室里继续研究他们的课题。

两人脸上都带着些许兴奋,因为一会他们就可以知道“外生干扰”对人类社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了。

山鸡边脱下外衣边对土笋说:“我跟你打赌,那个恐慌在掌握信息较少的人群中,一定传播的更快。赌明晚的宵夜,怎么样?“

土笋想了想,说:“嗯……我不大相信,赌就赌。我觉得知道得越多,会越害怕。”

山鸡拍了拍手:”这可说定了啊,你就等着刷卡吧。我上网玩一局实况,一会你喊我。”

山鸡所说的实况是一款拥有上百年历史的体育竞技游戏,如今它在动作感应、图形建模、人工智能等各方面均已登峰造极。玩家置身其中,和在真实的足球场上踢球并没有什么差别。

本世纪70年代,地球上最后一块绿茵场老特拉福德球场被强拆后,政府在那里盖起了一栋19公里高的写字楼,也就在那年,实况足球成为了第一款承办世界杯赛事的足球模拟程序。对于这款游戏目前最新的版本——实况2090,上个月当选世界足球先生的中国前腰陈晓是这么说的:“游戏中的虚拟球员对足球的理解非常深入,现在没几个球员能超过它们。”

陈晓所说的这些虚拟球员,都是通过某种进化算法,经过长时间的模拟训练出来的,只要程序运行的时间足够长,训练出超人类的虚拟球员自然不在话下。山鸡和土笋的研究项目也是基于类似的进化算法,只不过他们所用的 Serena 算法比起实况的进化算法来,复杂度至少要高出三十个数量级。

这个叫做 Serena 的算法,是目前学术界公认的拟合度最高的一款模拟人类社会演变的程序。它的存在是研究组几代人不断努力的结果,如今俨然已成了镇室之宝。根据研究人员预先设定好规则集以及初始条件,Serena 可以十分精细地模拟出各式各样的社会演化过程。每一次模拟所涉及的变量之多,以及计算量之大,都是超乎想象的。即使是目前最强大的量子云,将一个模拟社会演化到信息时代,也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这次山鸡和土笋所研究的“外生干扰”,需要对 Serena 里一个高度发达的模拟社会进行肆意的干涉,以此来研究真实的人类社会如何面临不可解释的灵异现象。提供模拟社会的程序在月初就开始跑了,预计结束时间将在今天凌晨三点左右。既然还有半个小时,对于资深曼联球迷山鸡来说,玩局实况当然是一个合理的选择,可对于土笋来说,足球、游泳、赛车同属于无法理解的人类行为。他宁可选择 TBBT 这种几十年前的平面剧。


有人说,生活中一些看起来毫不重要的选择——比如选择玩实况还是选择看平面剧——有时注定会影响你一辈子。对于山鸡来说,这简直是一语成谶。

因为三年后的一个傍晚,山鸡从那栋19公里高的写字楼上跳下,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葬礼那天,细雨蒙蒙。尸体回收台前只有寥寥几人,这在某种程度上更增添了土笋的伤感。

山鸡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土笋并不清楚,他自杀的原因,土笋更不明白。他只是隐隐约约地觉得,早在三年前的那个凌晨,问题就出现了。

那天是他们研究“外生干扰”的最后一天,他还依稀记得山鸡兴奋地坐在工作台前扮演上帝的样子。可在那之后的几天,山鸡忽然变得沉默寡言,不是坐在实验室的角落里发呆,就是缠着自己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一开始土笋还以为他在纠结工作内容,可后来凡是涉及到工作的话题,山鸡都显得很不耐烦。

这样过了一个礼拜,山鸡突然宣布要放弃博士学位,离开工作了7年的研究组。土笋记得,离别那天,山鸡重重地拥抱着自己,说:“土笋,这次离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无论如何,你要保重。”一想到这场景,土笋心中又是一阵酸楚。


这时,背后有人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冒昧,请问你就是……土笋吗?”

土笋点了点头,用疑问的眼神看着对方。

”对不起,栅齐生前没提过你的姓名,我只知道这个外号……”

“哦,没有关系,我叫张楚舜,你是……?”

“我叫何路,是栅齐的医生。”

“医生?”

“是的。看来你没怎么关心栅齐最近的情况……”何路似乎察觉到这么说有点不礼貌,转而一笑:“也难怪,大家都很忙嘛。这三年来他过得很不好。他得了一种可怕的精神病,学名叫做贝斯妮可症。这种病类似于以往的精神分裂症,但又有所不同,临床表现更加复杂,患者所受折磨也更甚,我想这大概是他选择离开的主要原因吧。”

土笋一时无言以对,过了半晌才说道:“贝斯妮可症我听说过。他怎么会得这种病?”

“这种病通常都是由过度惊吓导致的,通常患者试图忘记生活中一些不好的记忆,但潜意识又无法摆脱这些记忆的纠缠。按我的经验,大多数患者要么在童年时受过刺激,要么经历过很可怕的事情。栅齐的情况应该属于后者。可是他一直不愿意说出这些事情,起初我以为他只是不愿面对痛苦,可后来我发现,他隐瞒这事似乎有别的原因。直到前些天,他主动找我,要我把这个袋子交给你。现在他人也走了,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并没有兴趣知道,我只是想完成他生前的嘱咐。”

土笋心跳不自觉地加速了,直觉告诉他,一些极其重要的事情被自己忽略了。


医生一走,他赶忙打开了袋子。里面除了一张存储盘外,还有两张纸条。

一张是山鸡写的:“土笋,我已尽力,但我实在无法坚持了。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

土笋一时摸不着头脑,便拿起另一张纸片,这回只看了一眼,土笋便觉得头皮发麻。

上面写着:“山鸡,口袋里的存储盘,你马上打开看看。我已经睡了,别吵我。”

土笋一下就认出这是自己的笔迹,毕竟这年头会写字的人已经不多了,问题是,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写过这么一个纸条。

存储盘上还模模糊糊地写着TBBTS3几个字,土笋马上想起,三年前这张收藏了很久的盘突然间不见了,自己还为此抓狂了好一阵子,这么看来,竟是他自己让山鸡拿走的?


凌晨一点,同事们终于都离开了,这个存储盘已经让土笋魂不守舍地过了一整天,现在终于可以看个明白了。

里面放的是世纪初风靡一时的情景喜剧TBBT。土笋不安地看了五分钟左右,屏幕中突然出现了一段录制视频。

一眼就可以看出,视频的录制地点就在这个实验室内,录制时间则显示在右上角:2090-10-05 02:45:03。

是的,就是那天,土笋心里这么想着。

这时,视频里出现了三个人。近处那个调整摄像头角度的,是土笋自己,稍远处是穿着一身游戏设备的山鸡,他完全沉浸到游戏世界中,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身后正发生的事情。山鸡的身后还有一个人,正趴在工作台上写些什么。

可怕的是,这人居然也是土笋!他写完字后,拿起山鸡放在椅子上的外衣,将字条塞进了外侧口袋中。然后,两个土笋并排坐到了摄像头前。

这时,显示墙前的土笋已经完全呆住了,不仅因为视频的诡异,更重要的是,他十分肯定自己没有录过这样的一个视频。

没等他理清思绪,视频中两个土笋开始了一段对话。

左边那个土笋用颤抖的声音说:“山鸡……时间不多,我简要地说。刚才在你开始玩实况后,我一直在看平面剧。大约……十分钟前,我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看时,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他现在在我身旁。他是真实的,我可以摸到他,可以跟他说话,他的长相、思想,甚至记忆都和我一模一样。”

右边的土笋同样脸色苍白,他擦拭着额头渗出的汗水,说道:“山鸡,你还记得上周迎新会上你说的那个笑话吗?我觉得……我……我现在分不清楚我们两人,哪个是原始的,哪个是复制出来的。”

这句话让显示墙前的土笋又吃了一惊。他很快就回忆起来了,那次迎新会上,山鸡笑说:“要是我们的世界也是一次模拟的话,就跟我们的上帝打声招呼,让他把那个新来的师妹复制一份,这样咱们都有女朋友了。”土笋当时还笑说:“放着原始的你为什么不追,我又不跟你抢。”

难道视频中的自己在暗示这个世界是一次模拟吗?山鸡这是开的什么玩笑?!为什么自己完全记不得拍过这样的视频?

土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双手握得很紧,手心里已全是汗水。

“山鸡,也许不幸被你言中,我们真的只是一次模拟。”视频里靠左边那个土笋终于继续说道,“现在这种情形……我没法解释,只能做一次猜测。我想,很有可能是我们的上帝不小心复制了一份描述我的变量。

“七年前你刚来实验室那会,第一次运行Serena,就发生过这样的失误,对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你复制了程序中一个研究宇宙起源的物理学家。因为项目赶时间,你来不及重新跑一次程序,于是你删除了复制出来的变量,并手动将那些被影响的变量改回原状。可后来系统还是因为这次失误紊乱了,原因是这个物理学家将这次灵异事件记录在了一张照片中并将其公之于众,结果不可挽回地影响了系统中的许多其它变量。最后……你没有办法,只好重启了程序。

“山鸡,如果我们的运气足够好,我们的上帝也会像你一样,先尝试手动清理这次失误留下的痕迹。也就是说,其中一个我会被他删除,而剩下的那个我在这段时间内的记忆也会被他抹去。看到这里,你应该很清楚你要做什么,你不能让这次失误的痕迹放大,否则他就只能重新启动程序了。尤其是,短时间内你不能告诉我这件事,我想他一定在看着我,就像你当时看着那个虚拟的物理学家一样。我希望,仅仅是希望,你能把这蛛丝马迹留在一个不被上帝发现的角落里,永远地埋在那里。再说可能来不及了,就到这里,一会我把存储盘放你口袋里。”

嗒的一声,视频结束了。

显示墙前,土笋静静地坐着。

 

是的,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个虚拟的舞台,人的一生只不过是无谓的表演。土笋从来没有在内心深处如此绝望过:人生的价值变得如此虚无,一切事物存在的意义也变得如此模糊。然而,他也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造化已经给了自己一次生的机会,这一生即使无谓,也要活得精彩。他知道,从此刻起,他将用此生为这个荒谬的事实寻找一个合理的归宿。

 

 

亿枪一个

他人即地狱

 

“师兄,我下了个模拟宇宙的小软件挺好玩的,你看我模拟的这个星球上的人居然都开始意识到自己只是模拟出来的了!”

“再用实验室电脑玩游戏小心老师骂你。”

“没事一会我就删了。”

 

爱尔文

这里本来是我的公众号

 

——“Hey,玩什么呢!”

——“《模拟世界》呢,正愁参数设置来着...

——“我最近看了本小说,里面说降低光速可以形成黑域,要不你把这个世界的光速降低试试。”

——“降多少呢?”

——“多降点好玩,就降到30万公里每秒吧。”

——“这也太低了哈哈哈,我试试!”

 

阿尔吉农

飞岛国语言学家

 

搬砖CS学生之歌

 

我们的程序架构复杂无比

学长说它能够模拟出一切

 

可是我并不关心这些东西

我只想算出来结果好毕业

 

程序的运行基本还算稳定

我并不经常需要加以干涉

 

可是最近数据点有些异常

某些区域结果突破了上界

 

学长说也许有新宇宙诞生

那里有星辰生命以及智慧

 

他们可能会探索这个世界

苦苦追寻他们存在的意义

 

呵呵呵前辈你的脑洞太大

一段程序怎可能创造世界

 

就算创造世界我也不在乎

妨碍我毕业只有一个结果

 

停机复位接着全盘格式化

只是毕业不得不申请延期

 

也许会导致一个世界灭亡

但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

我觉得那种整个团队为我们的世界忙得焦头烂额的情况算是很乐观的,更悲观的图景是,程序的管理者可能压根就没有发现我们这个世界的存在,整个人类文明连“基本无害”这样的评语都得不到。

 

 

Mandelbrot

天文学 话题的优秀回答者

 

从概率上来看,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拟世界的可能性极大。

假设真实的宇宙中存在一些真实的文明,给以一定的时间,他们会发展出足够的计算机技术来运行高度逼真(至少对我们而言)和复杂的虚拟宇宙。出于种种目的,如科学研究,娱乐,他们可以启动大量的虚拟宇宙。我们可以把它们称为1级虚拟宇宙。

假以时日,虚拟宇宙中会产生新的智能生命(自发产生或由设计者创造)。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虚拟智能生命也会有足够的计算机技术来运行他们自己的虚拟宇宙。我们可以把它们称为2级虚拟宇宙你也许想到了电影《第十三楼》(异次元黑客)里的情节。然而还没完,虚拟宇宙的等级可以一直延伸下去,到3级,4级。。。 随着等级的延伸,虚拟宇宙的数量呈指数增长。

真实的宇宙只有一个(不考虑平行宇宙),虚拟的呢,理论上是无穷多个。你可以把自己看成所有宇宙(真实宇宙 + 虚拟宇宙)所有智能生命的一个随机样本,然后来思考你的宇宙的真实性。结论只有一个:

你住在真实宇宙的概率接近于0。

一些可以观察的证据:

1. 软件不可能有无穷的精度,所以”物质无限可分“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宇宙有长度的最小极限:普朗克长度,时间的最小极限:普朗克时间。

2. 双缝干涉试验中,观察者影响实验结果。

 

-------------------------

虚拟宇宙理论研究进展

 

美国物理学家詹姆斯 盖茨(Sylvester James Gates)称他在超弦理论公式中发现了带有自动纠错的二进制代码。这是他的原话,具体含义不清楚。但是他确认,不是”像“,而是”就是“计算机中用的二进制代码。

他是奥巴马的科学顾问。

哈佛大学的哲学家Nick Bostrom发表论文,从逻辑的角度分析我们很大可能生活在一个模拟的宇宙。基本观点:以下三个命题至少有一个是正确的。

1. 人类很可能在达到“超人类”阶段前灭绝。

2. 任何一个超人类文明都极不可能运行大量人类进化历史的模拟。

3. 我们几乎肯定生活在计算机模拟中。

简单地说,如果人类不会很快灭绝,达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超人类”阶段,他们很可能会用计算机模拟自己的历史进程。我们很可能就生活在这一一个模拟中。详细推理见本文开头。

 

看到这里,你在想什么?是”为什么我不在一个有魔法的虚拟宇宙“还是”不要拔掉插头“?

 

 

便携式辛洛斯

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我终于知道为啥一直没发现外星人了。。。

因为宇宙现在还是个单机游戏,等啥时候他们搞成网络游戏,我们就碰上别的玩家创造的宇宙和外星人了。。。

想想吧。。。广告语都有了吧。。。

 

检验您的宇宙的时候到了!

宇宙Online重磅上线!

现在,您可以与其他玩家联机游戏!

联盟?还是毁灭?

这个夏天,宇宙,我们不见不散!

 

97z

学生

 

研究这个也没啥意义。如果这个宇宙真是模拟的,我认为模拟者有足够强大的技术可以让你相信这个宇宙是模拟的或不是。因此这个问题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

其实纠结这个也没什么用。何为幻境?有个武侠小说里写,一个人进入幻境,度过了一生,外面的人看着他很傻,有病,但是他们的看法对这个幻境里的人完全没有任何影响,所以没有任何意义。幻境中的人度过了自己想要的一生,而所谓明白人还在感叹呢。

好好生活才是正确的。

说到这个我又想起一个问题:可以多层次模拟。模拟器模拟模拟器模拟模拟器模拟……模拟世界。最近看了《三体》,感觉我们宇宙可能也就是个粒子,粒子里面还有宇宙,宇宙里面还有粒子……

感觉和我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了,哈哈!

我也认为原子什么的可能是个星系,外面还有星系,有星系……

这也算是一种世界观了吧?

 

张晓光

瑞宁晶体

 

1、如果人类是缸中大脑,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除非外星人好心的预留了现实感受器。

2、任何让问题更复杂的假设都是没有意义的,嵌套假设更是愚蠢的将小问题复杂到无以复加:外星人模拟世界的话,外星人怎么来的?外星人的世界是不是外星的外星人模拟的?模拟的电脑需要多强悍才能储存亿亿万个分子的信息?这样越假设越复杂的东西基本一定是错的

3、建议学学量子力学,世界可以想象成一个超级计算机系统,每个粒子是一个计算单元,一块石头拥有的计算能力远超人类现有的,宇宙有无穷的计算能力;不过这个计算机不需要外星人。

 

宁京

少谈论些主义,多研究些生意。

 

我听说过一种检测办法:两面镜子相对,我们会看到无数面镜子。这个大家都懂。然后稍微晃动镜子,你会看到无数面镜子一起晃。如果出现卡顿,那么说明宇宙是计算机模拟的,而且恭喜你,你用一个小把戏把宇宙计算机玩卡了。

……………………………………………………

以下为更新:

朋友们指出来我如果计算机卡顿,我本人的感知也会卡顿,那么就不能感觉到卡顿。感觉很难反驳。

但是大家的观点个人感觉是有一个前提的:我们并不独立于宇宙计算机存在。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并不是宇宙online的玩家,我们只是NPC而已。

 

只是NPC而已……

是NPC而已……

NPC而已……

PC而已……

C而已……

而已……

已……

……

 

正经说事儿。其实只是本人脑洞。

大家平日里会出现类似于思维跳帧的现象吗?就是某一瞬间感觉自己不连续了……感觉脑袋空了,不记得1秒以前想了什么。一般本人都会仔细回想,一般都能想起来,如果想不起来……

黑客帝国既视感

…………………………………………

 

答主再更新

 

居然破百了! 答主太高兴了!第一次破百!

本来这类问题就是形而上的,没有谁能给出终极解答。而且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答主想起以前看过的方法,觉得挺好玩,就贴上来,没想到大家这么喜欢。

回复中大家提到了速度和反射镜像加以限制从而避免无限循环,我觉得说的有道理,你如果偏要往精确了测,我就针对你模拟出更精确的结果,只要不让你发觉,镜像可以控制在有限个。

这让我想起量子力学的波函数坍塌的解释(应该是哥本哈根解释吧)。也可以理解为计算机平时不精确模拟每个量子的状态,只大概描述,降低运算量,针对海森堡波尔薛定谔等等有可能破坏世界和谐的人,系统专为他们模拟出精确的轨迹。

脑洞:这个前提下,拉普拉斯妖可以存在。

量子力学隐约透露出宇宙计算机的端倪……安德森先生。

....................................................................

 

再次更新,这么有良心的人哪儿找去!!!在此感谢

magicsunny

 第200个赞。

 

有朋友指出答主有思维定势,答主认为,这本身就是大家脑洞的结果,无聊的时候想一想,寻开心罢了。我还真的想不到更奇葩的。

而且......(再脑洞)

我们理解的计算机是基于经典力学的,而现在的世界明显受量子力学支配,这是个矛盾,如何用经典力学模拟出量子的结果(这测不准那测不准的)?也许有个方法。

脑洞啊!脑洞啊!换句话就是随便瞎想的啊!不负法律责任的啊!

计算机采用伪随机数模拟出量子的结果,至于为什么我们原则上不能找到算法(不是我说的,量子力学说的),可能是因为算法基于高维空间的数学,咱们四维的宇宙没法算出。

比如说,富勒烯,就是长得像足球的碳单质,想象它穿过一个平面,有一些碳原子会出现在平面上,我们用二维直角坐标记录下这些碳原子的位置,然后试试能不能用平面几何还原富勒烯的结构。恐怕不能吧(数学系的朋友有没有来打脸的?)。

就是说,宇宙计算机也许可以借助高维空间的数学来模拟出咱们宇宙中完全无法精确预测的量子轨迹。

脑洞啊!脑洞啊!脑洞啊!知乎的规矩。感觉越扯越远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姬扬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319915-120072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