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287】文钞:《语文名师名言》

已有 1205 次阅读 2020-10-28 18:22 |个人分类:少堂志林|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今天下午三点去南山的幼儿园接小外孙放学,出门前我把手提电脑带上了。下午就顺便在小外孙家吃晚饭。晚饭前,我在手提电脑上看到百度有一个老师挂上去的标题为《语文名师名言》的读书笔记,便想看看其中有没有在下说的话。一看,发现确有署鄙人名字的“名言”混迹期间,此话也确是我说的。不过,熟悉我的研究和论著的语文界同仁想必会知道,在这四十多句所谓“名言”中,另有几句虽然是署名在其他名师名下的,但其实呢,是我说的原话(见下文中的红色句子)。还有个别句子虽然署名在其他名师名下,但其思想最早出现在我的论文中,有的名师可能喜欢这个思想,便用自己的话加以改造。这个我就不注明了。这些句子被一些老师误认为是其他名师所说,我想原因大约的确是,这些句子在喜欢这些话的名师的讲学或文章中,以未加来源说明的形式多次出现,不了解内情的读者就认为这些名师是这些句子的作者。我觉得,有名师由于喜欢我说的某句话或某个思想,而在讲座或文章中以不加来源说明的形式让这句话经常出现,或者用自己的语言转换一下的形式出现,这对一个学者说来也许是件好事。



记起十多年前的一件事。一位在深圳市宝安区某民办学校代课的湖北语文教师给我发来一封长邮件,主题是不同意我对语文味的定义。据他称我的语文味定义不够“味”,并自豪地向我推荐他发明的一个“有味”的语文新概念——“玩语文”。我给他回信说,欢迎你对语文味理论提出意见,不过你可能很少阅读我的语文味论文,因为语文界最先提出“玩语文”概念的是我本人,1999年底我一到深圳做语文教研员就在深圳语文教师大会上提出“玩语文”这个概念,并且“玩语文”还是我的语文味研究中的重要内容。我在论文中正式提出“玩语文”这个概念是2003年。我在2003年7月16日的《中华读书报》发表《语文味:中国语文教学美学的新起点》的重要论文《中华读书报》的编辑发表拙作时将标题中的“逻辑起点”改为“新起点”)。《中华读书报》发表拙作时还加发编者按推荐,教育部主管的《教育文摘周报》2003年7月16日还全文转载了这篇论文。不久我又在河北师范大学《语文教师之友》杂志2003年第8期发表篇幅更长一些的题目为《语文味:中国语文教学美学的逻辑起点》的论文。我跟这位湖北老师说,你能喜欢“玩语文”这个概念我很高兴。我还跟这位老师展开讲道,拙作《语文味:中国语文教学美学的逻辑起点》发表后,对“玩语文”这个概念,赞成的人很多,但也曾有不止一位语文教师在报刊发表文章批评我的“玩语文”概念,他们批评的主要意思是认为“玩语文”这个概念不严肃。对此我总是一笑置之。之所以一笑置之,是我认为这些批评者实在是想得太多了。文艺界不早就有“玩语言”“玩电影”“玩书法”“玩围棋”等概念么?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对我的这个看法加以详细阐释。“游戏”和“玩”在英语中都是用“play”这个词来表达的。在西方美学中,“人们关于游戏的最普遍也最稳定的公共经验表达”是:“游戏是让人感到自由的活动”。(董虫草著《艺术与游戏》,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版,第175页)根据马克思的观点,在“游戏”中,人的本质力量在无拘无束的、自由自在的状态中得以发挥出来。因此一些优秀作家在进入高层次高境界的文学创作时,都是有意思在进行“文字游戏”。著名作家汪曾祺曾经在评论林斤澜的小说时说过:“斤澜近年的小说有一个特点,是搞文字游戏。‘文字游戏’大家都以为是一个贬词。为什么是一个贬词呢?没有道理。”(《王曾祺文集·文论卷》,江苏文艺出版社,1994年版第138页)读过中国美学史的人都知道,“玩”和“味”一样在中国传统美学领域是一个层次很高的范畴。早在宋代,“玩”就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富意蕴的词语。诗心、词意、乐情、茶韵、书趣、画境是宋人“玩”的雅韵,把握“玩”,是理解宋人艺术的关键。这个“玩”,不是一般的“玩”,它是以一种胸襟为凭借,以一种修养为基础的“玩”。这样的“玩”,意味着摆脱了对功利的追求,对名誉的计较,它是一种审美的心境。因此,中国文化中历来有所谓“玩文学”“玩书法”“玩围棋”“玩园艺”等理念和追求,现代还有“玩电影”“玩雕塑”等概念和追求。就是炒股票真正进入了“玩股票”的境地,也很不一般。数学大师陈省身题过一句很有名的词:“数学好玩”。教学也是如此,教学中“玩”的境界是一种很高层次的境界。因此,无论是选修课还是必修课的教学,要达到“玩”的境界是非常不容易的。我”玩”了一堂全市公开课后发表在语文味网上的课后访谈《为自己喝彩!——为我的“野狐禅”,为我的“七步诗”》,对此已有深入阐述。我的一些公开课结束后,老师和学生都久久沉浸其中,就恰恰是因为这一番“玩”,是建立在教学主体对教材个性化、艺术化地理解和处理的基础上,师生同“玩”,“玩”出了课的意趣和品味。这种“玩”是需要深厚的功底的,是极其严肃的。而有些老师把这种“文字游戏”当成不严肃来批判,暴露了批评者的学养不足。而且我敢断定,像这样的老师不算少:他们讲课道貌岸然,正襟危坐,庄严肃穆。其实他们也是在玩——有时在玩深沉,有时甚至在玩假正经。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就是这种玩深沉、玩假正经,使语文教学声誉扫地,使学生的心灵离语文课越来越远。


以下是网上下载的《语文名师名言》这篇读书笔记。


语文名师名言

2011-01-07 


教语文,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学生识字、写字、读书、作文;就是读读写写,写写读读——于永正


教师不是诗人,但要有诗人的气质;教师不是演员,但要有演员的才能;教师不是哲人,但要有哲人的思考;教师不是将军,但要有指挥千军的气概——靳家彦


一堂好的语文课,存在三种境界:人在课中,课在人中;人如其课,课如其人;人即是课,课即是人 ——王崧舟


作文是一种心灵的舞蹈。只有内心有了独特体验后,才能舞得婆娑,舞得翩跹 ——刘云生


对新课文应一见钟情;对旧课文应旧情复燃,用语文独有的人性美和人情美去丰化和磁化语文教学过程——盛新凤


语文基础教育的任务是提升学生的日常语言水平,把学生初步掌握的老百姓日常语言提升成一种比较精致的“规范语言”——王晓春


把全部都聚焦于如何指导学生理解或运用语言文字上,这就是把功夫花在了该花的地方的语文课——王尚文


我呼吁:在语文教学中,加强理性思维,让理性之光照耀语文——马国山


工具论也好,文化论也好,都不能忘记语文既是交往的工具,又是文化载体,同时还是民族文化传统的结晶——顾明远


语文学科需要强化语言教育和文学教育,但切莫弱化文章教育——曾祥芹


讲讲文法,是我对中学语文教学的一点建议——刘富道


王国维说,古今成大事业者必须经过三种境界。其实语文教学也有三重境界:学习知识,剖析事理,品评欣赏——邵俊


语文教育中的“情”是何物?我说,是忧患意识、人文精神、对生命的终极关怀——虞晔如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说”是语文能力的基础——朱永新


工具性与人文性从来就不该对立,如果把它们分为两张皮,那么每张皮都是单薄的——洪宗礼


解决他们基本的读写能力,特别是阅读的能力,还有一般信息处理和文字表达、语言交际的能力。这是中学语文最基本的功能——温儒敏


为了语文知识的“实用”而进行的教学,才是货真价实的语文教学——王荣生


要以培养高品位的语感为主,重视优秀言语作品的教学,特别是重视言语形式的教学,从言语形势通向语感——王尚文


语文是工具,是人生日用不可缺少的工具:教语文是帮助学生养成使用语文的良好习惯——叶圣陶


苦、得、趣,三者紧密联系,互相渗透。出发点是学生实际,目的是引导学生做学习的主人,充满感情地去学,切实提高语文能力——于漪


首先激发学生学语文兴趣,再教给方法,再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魏书生


没有文言,我们找不到回家的路——韩军


空谈人文将使语文教育走向死胡同——张大文


语文人格教育,就是教师在语文教学活动当中,有意识、有计划地结合语文知识的传授和语文能力的培养,对学生实施人格教育的活动——程红兵


语文课堂教学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是像语文课。语文课最基本的特征是什么?是以语言为核心,以语文活动为主体,以提高学生的语言素养为目的——黄厚江


在语文教学中,将听、读、说、写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和安排,那样语文课的效率会高得多——方仁工


语文教学的第一位应当占有言语本身——沈江峰


想要学生成为站直了的人,老师就不能跪着教书——王栋生


有的语文老师的课是一堵墙,而我们老师的课是一扇窗。我很害怕自己是前者,所以提醒自己要时时反思——郭初阳


留住了诗意,就是留住了语文教育的生命——袁卫星


针对一篇课文设计好“教什么”,这是开展有效教学的前提之一——郑桂华


读书是语文教育的温床……语文教师的精神发育史决定了他的教学境界——邓彤


不要把语文课上得太像语文课——毛荣富


语文教学有了活水、活力、活气,就有了活效,为此,我主张语文活动式教学——肖家芸


文本解读要“回到常识”——孙绍振


语文教育的价值维度,即人的生命的同一维度,其终极意义都是指向言语表现与存在——潘新和


什么是语文教师的人文精神?语文老师把语文课上好,上得让学生入迷,就是最大的人文精神——程少堂


不管采用什么语文教学方法或模式,凡成功的语文素质教育,无不体现着民主、科学与个性的教育精神——李镇西


语文教得好的标志是使学生有思想,会表达,懂审美——王泽钊


好的语文课既表现出理性特征,又充满诗意手法——余映潮


汉民族语教育的特点体现在学生学习语言的途径上,主要是凭借对范文的阅读进行的,因此,阅读教学便成了学习民族语的必由之路、主渠道——钱梦龙


语文教学的魅力来自教师对文本个性的感悟和教学风采的展示——金志浩


语文教育的唯一宗旨,在于为年轻的生命提供明丽而充沛的阳光,使学生把人文的阳光溶化为自我的肌肉和血脉——皋玉蒂


戴着镣铐也要跳好舞——钱梦龙


源地址: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E36WJBPMvwsVoSG3VEUHL9OO8TmdTVVxeJJTvlZWVrpqsBqwe5BIX1draqWF34_vj0s9nSSfvwQ8dygxx7luPeHnUvzh_TTFtvPsmTrbkK9Qy8egVthCujY6lkTT0z0W8XR7GhtJsVownlYg-huovp-Ra1xW2RSTsEkOXnwSmZl5sQkCD-uAd1befDDjiRMy&p=916cde16d9c111a059ead6241548&newp=8b2a971a8d8703fd08e295795f4a92695d0fc20e38d0d101298ffe0cc4241a1a1a3aecbf2d28150ed4c67e620ba84a58eaf335763d0034f1f689df08d2ecce7e70d3637622&s=cfcd208495d565ef&user=baidu&fm=sc&query=%B3%CC%C9%D9%CC%C3%D3%EF%C2%BC&qid=b281f262000050cf&p1=2


2020/10/28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56130.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286】究竟什么样的课是一堂好课 ——答深圳老师问
下一篇:【少堂志林(1289】给郭杰博士送书

2 郑永军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13: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