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少堂
【少堂志林(1273】“你以为你是谁”
2020-9-6 13:47
阅读:1023

昨天有位朋友来电话告诉我说,她写论文查资料,在知网发现某本《中国基础教育年鉴》收录了我,并给我发来了有关链接。我孤陋寡闻,以前还不知道有这本年鉴。我跟这位朋友说,《中国基础教育年鉴》收录了我不奇怪,当世的一本书收录了,不算什么大事,百年之后被学术史收录,那才值得重视和追求。以下是知网的有关截图:


1.png



2.png



我还跟这位朋友讲了李白杜甫的故事。诗圣杜甫在世以及他死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得到大多数唐代诗人、学者的应有承认。证据是,流传到今天的唐人选唐诗的选本有十几种,但令人倍感意外的是,饮誉百代之杜甫诗歌却在存世的唐人诗选中遭遇到了空前冷落,除韦庄《又玄集》外,其他选本均对杜诗采取了一种有意的“黜落”。和杜甫同时代、曾受到皇帝召见且很可能不大看得起杜甫的另一个伟大诗人李白活着的时候,境遇虽然比杜甫稍好,但李白得到真正承认也是后来的事。杜甫写过不少饱含深情称赞李白的诗歌,其中还有为李白不被承认打抱不平的“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的千古名句,是说李白身前寂寞,但生后是千秋万岁名。这说明杜甫写这首诗时李白还没有得到广泛承认。被鲁迅称赞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伟大的《史记》之作者司马迁,被承认也是他去世很多年以后的事。屈原今天的形象,是直到南宋时期才被确立的,南宋以前的正史对屈原基本上是持批评、否定的态度。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有很高地位的南朝文学批评家钟嵘,其诗歌评论专著《诗品将两汉至梁朝的作家122人分为上、中、下三品进行了评论,可是该书竟把东晋末至南朝宋初期的伟大诗人、在后世中国古典文学史上具有崇高地位的陶渊明只列为中品。因此,所谓“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可以说是对真正的文化人、有贡献的学者之命运的真实写照与一般规律的深刻揭示。

 

我不知道中国教育年鉴之类书籍编写的程序。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类年鉴和《辞海》《百科全书》完全没有可比性。据称《中国基础教育年鉴》是国家重点课题。国家重点课题国家当然给钱,篇幅自然浩大(根据知网信息,有的年份的《中国基础教育年鉴》字数超过千万)。这种年鉴,一般由大学相应专业领域的教授或者杂志主编执事统筹,干活的主要是在校研究生。这样大的篇幅、涉及的面又这样广的书,由这些人选择谁能入选,选择的结果必然是鱼龙混杂甚或大半选的是鱼(我认为只有龙才能选龙),并且年鉴的主编圈选谁不圈选谁,老朋友、老相识、老同学排前,其他人排后,人情因素是肯定免不了的。这样的当世选本水分较多,水平不高,不太可靠,既不必蔑视,也不必太看重,被选与不被选,进与未进,与你这个人的学术贡献与价值,关系不大或不太大。


窃以为,无论在哪一个领域进行科学研究的学者,都不要太在乎这些东西,而要在乎你在专业领域有没有创造性的实际贡献。可是一个学者要真正有所创造有所贡献,是很难的。因为有所创造有所贡献不易,因此我以为无论你有什么高学历、高学衔,也无论你的老师是哪位名家大家,也无论你在哪个一流学校、一流单位工作,都应该经常扪心自问一个问题——你在你的专业领域有什么实际贡献,你算老几。如果更有出息,问问你自己能否进入你的专业领域前十强哪怕前二十强。苏格拉底把“认识你自己”或“你是谁”,看成是哲学的主要命题之一。而所谓“认识你自己”或“你是谁”,通俗地说就是“你以为你是谁”“你算老几”。这个世道,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算老几的人还真不少。一些一流的名校、单位,进去的人,有的人谦虚谨慎,好学上进;有的人得意忘形,以为自己进了一流学校、一流单位,自己就变身“一流”了。这就是“三观不正”,不知道“认识你自己”,也就是忘了“你是谁”。一流学校、一流单位的人,相当一部分是凭本事进去的,但众所周知,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未必是凭本事或未必是全凭本事进去的。比如像我们教研员这个职业,可以说无职无权,除了说是一介教育工作者其他什么都不是,但由于这个职业的特殊性,通常一个城市乃至一个省的一个学科都分别只有一个人,这个位子在一线教师看来地位就不低(所谓省级或市级教研员),因此进来的很多人都有杂七杂八的背景。我的工作单位深圳市教科院就是这样。好几年前,深圳市教育局局长曾专门问过我们单位的主要领导:“你们那个教研员是个什么位子啊?怎么上边有这么多人打招呼想进来?”我认识的南方某省城一位年轻的语文教研员,原本是中学一线教师,当时连中学高级教师都没有评上,因为老公搞进出口生意赚了大钱,上个世纪末就在省会城市当时最黄金地带的富人岛花了四百多万买了别墅(2001年左右我们曾去她家的别墅看过),于是二十年前她就顺利地从一个中学一级教师“提拔”到这个大城市的教学研究室作了语文教研员。这类人进了“好单位”后,其中一些有自知之明的,便夹着尾巴做人。努力学习提高自己;也有一些人进来后逐渐忘了自己是怎么进来的,觉得自己的水平和单位的级别一样高了,走路的姿势和说话的腔调都高大起来,甚至有时像美国那样手伸得很长搞一点霸凌。这就是忘了“你是谁”或“你算老几”了。而只是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的陈静瑜医生,却被中国医学界称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这说明只要有实力,在小单位工作也可以做出大贡献。


人知道自己是谁,就不会忘了自己是如何才有今天的位子,就不会有点小成就甚至没什么成就而只是工作的学校、单位“一流”就得意忘形,就不会有过多的忌妒之心,就不会自不量力地总想着要教导甚至教训一下与自己毫无瓜葛的别人,面相就会好看些。

2020/09/06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程少堂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4946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