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少堂
【少堂志林(1265)】”你这一生最引以为自豪的经历是什么?“
2020-8-8 12:39
阅读:879

为了增加身体锻炼的强度,早上除了打八段锦之外,我近期还把早上快速散步的步数从四千步左右增加到六七千步,时间大概需要一小时左右。一般是牵着语文味和我一起溜,走的节奏比较快。现在这个气温,早上的六七千步通常会把上衣汗得半透。晚餐后再走六七千步。这样每天手机的计步就能比较容易地达到一万二千步以上,减去平时在家、下楼办事走的两千多步,保持专门为锻炼而走的“净步数”每天超过一万步。为了散步的时候不枯燥,我通常一边散步,一边戴着两个耳塞的蓝牙耳机,用手机在头条选一个专家讲座或访谈听。不选教育、心理类的讲座,因为我自己就是这个专业的,我觉得网上不少教育、心理类的讲座很幼稚。这样一个小时散步大概可以听完一个讲座或访谈,一举两得。


今天早上散步时在手机上“听”一个视频。视频中记者问哪位著名学者:“您这一生,最引以为自豪的经历是什么?”这个问题引起我的共鸣。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写篇博客,几乎是没有思考,马上在手机有道云笔记上写出我自己的回答:


我这一生最引以为自豪的经历:


不是1979年考上大学。

不是1990被华中师大教育系破格录取为研究生。

不是1997年被破格评为教育学副教授。

不是1999年在深圳市教学研究室举行的全国招聘考试中以第一名成绩被录取。

不是《程少堂讲语文》2007作为华南片唯一代表入选语文出版社编辑出版、于漪领衔主编的“名师讲语文”丛书。

不是演讲《人生的第一个美梦》(原题《及时读书就是及时行乐》)2008年入选全国通用的《中等职业教育规划教材——语文》上册作为课文(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2008年7月第2次印刷)。  

不是2009年被河北大城编进中学语文教师考试题目的选择题(原题为:“语文味教学流派创立者和核心人物是(C):A赵谦翔  B程红兵 C程少堂  D程翔)。

不是2009年入选四川师大《当代十大名师研究》课程。

不是2009年被广东教育出版社聘为粤教版全国通用高中语文教材《论述文选读》的联合主编。

不是2009年被教育部主管的《中国教师报》《基础教育课程》杂志联合举办的“建国六十周年从课堂里走出的100位教育家”。

不是2010被评为广东省在职教研员中唯一的社科系列研究员当教授。

不是2011年在深圳市首批教育科研专家工作室评审中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夺魁。

不是2011年6月30日应邀在北大中文系作《从“冷美学”到“热美学”——以“语文味”为例谈中国语文教学美学视界的转换》的讲座。

不是入选2013年5月7日《南方都市报》的大型报道《深圳教育发展白皮书》。(《南方都市报》将中科院院士、时任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的朱清时先生(报道中排名第一)、时任深圳大学校长的章必功先生(报道中排名第二)等深圳教育界七人列入大型报道《这些名字让深圳的教育具备改革锐气,生动如诗》。该报道首段说:“古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为了将巨石推向顶峰,耗尽了毕生精力。而将目光投入深圳教育的局部,许多教育工作者、教育官员、学者也甘愿化身为西西弗斯,推动‘教改’这颗巨石蹒跚前行。他们有的为深圳教改建构了理论模式,有的提供了可操作方法,有的贡献了幻想和激情……他们都以卓越的方式在深圳教育史簿上留名。”我的名字在这个报道中排第四。)

不是被多所高校研究生选为硕士学位论文选题研究。

不是被东北师范大学研究生张岩写我国首部研究在职语文教师之语文教育思想的专著、近三十万字的长篇硕士学位论文《荒原中的舞者——程少堂语文教育思想研究》一书2013年在北京出版。

不是梁青撰写的52万字的《程少堂传》于我退休前夕的2019年5月在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

作为一个学者,这些当然都可以自豪,但不是我最引以为自豪的。


我一生最引以为自豪的经历真不是这些,而是以下两个:


一是连续参加三次高考。我的整个中小学时代都在文革期间度过。尤其是中学时代,学校是当时湖北省的著名学校,著名原因是左倾气氛浓厚,我们学生特别是高中时期几乎是什么都没有系统学过。文革后恢复高考,我于1977、1978、1979年坚持考了三年大学。我的中学同年级同学成绩较好的有一个考上大专,其他都只是上了中专跳出农门,只有我一个人冒很大风险咬牙坚持三年报考本科。所谓冒很大风险,是说如果我1979年没有考上大学,从1980年开始外语成绩就要计入高考总分,我的数学很差,再加上外语计入总分,那我考上大学就完全没有可能了。我最自豪的不是1979年以超过重点线十几分的成绩考上武汉师范学院这所三流大学的中文系(这个当时也不是容易的事),而是青年时代的我表现出的那种坚韧不拔、愈挫愈奋、一往无前的精神与毅力。


二是在深圳执著专注于语文味研究二十个春秋。作为《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印象西湖》等“印象系列”导演的著名导演王潮歌(据说是前文化部长、著名作家王蒙的女公子),她在其母校中国传媒大学做的一个演讲在网上流传很广。她在这个激情演讲中对大学生说,房子、车子、赚了很多钱,名和利,算个屁!只有对事业的热爱才是最重要的!我没有王潮歌的贡献和知名度,但我在红尘滚滚、多一套房子就等于多一座金山银山的深圳,二十年心无旁骛坚韧不拔激情浇铸于语文味研究,从不炒股炒房(炒股炒房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和人生追求,没有错),终于把原本不是学问的语文味搞成了一门学问。这也算得是求仁得仁吧。是的,别人确实比我多一座甚至几座金山银山,但我也可以模仿王潮歌说一句:名车、豪宅、发大财、特级、正高级、教授、博士、博导、处级、局级等算个屁!你有这样那样的高帽子,你有金山银山,我有一座语文的江山!但最让我引以为自豪的不是所谓“语文的江山”,而是我用自己现有人生的三分之一即整整二十年光阴“积土成山风雨兴焉”这一相当漫长艰辛之过程,是二十年只做一件事。


六十一年已过去,回头一笑百媚生。这“一笑”,是因为虽没有什么大成就但“不负光阴不负己”的收获感,是对这一收获过程的自觉、自知与自足,更是对自己从小就具有的,在理想追求与实现的漫漫征途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的那种“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之性格与精神的自珍、自赏与自豪。为何我最以此为自豪呢?是因为我确定并确信,男孩子小时候,男人的青少年时代乃至整个一生,是否具有这种性格与精神,很重要。如果没有形成这种性格与精神,或者这种性格与精神比较差,大事业(这里的事业概念是广义的,不仅指学问)就不要说了,连一点小事业都难成气候。这方面,我们家族包括外祖父外祖母家族的同代人没有一个可与我匹敌我工作过的单位包括我周围的一些人(我这辈子四十多年工龄,工作过好几个单位)也均不能望见我的尾灯,家族下一代更是甩他们好几条街。家族再下一代,我不悲观,希望有接续这个传统的出现,但还要看。估计很难,因为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各个家庭的生活环境与条件都变好了许多,与我们小时候不啻霄壤之别,而一个人性格与精神的孕育与成长,很大程度上恰恰是环境与条件的产物。

2020/08/08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程少堂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4552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