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Pub编辑
学渣是怎样屡战屡败和屡败屡战的?【投稿作品展】
2021-9-17 16:22
阅读:1196

(一)

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正好最近教研室在搞本科专业评价,需要每位老师提供专任教师简介,我正好直接复制过来。

“***(匿了),中共党员,博士、讲师。2008-2012年本科就读于西北大学地质学系资源勘查工程专业,获工学学士学位。

2012-2017年在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进行硕博连读,获得构造地质学理学博士学位。

2017年至今就职于江西理工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地质工程教研室专任教师。

成为高校教师以来,从如下几个方面认真履行教书育人职责:①自觉加强思想道德修养,坚定共产主义信念,先后担任地质工程党支部组织和纪检委员、党支部书记;

②积极提高教学科研本领,近四年来主持了江西理工大学博士启动基金项目和江西省教育厅科技项目各一项,发表论文5篇。

近四年来给本科生年均上三门课程,年均课时在200学时左右,获得过2019年度江西理工大学青年教师授课比赛三等奖;

③尽职履行育人职责,担任了18级地质工程班主任,并获得过优秀班主任称号。课内以所教课程为契机增加了课程思政元素,落实到立德树人的点上来。

课余积极与学生谈心,经常下学生宿舍了解当代大学生的思想动态,及时解决学生生活和学习中遇到的问题。”

  从上面就可以看出来是有多学渣了,不管是当学生还是老师,我一直坚信“科研立人”。博士毕业都是苦哈哈地靠导师影响力以一篇SCI勉强毕业。

(二)

入职以后,博士的所有数据资料全部还给导师,没有再使用或者继续做研究。你要说是为什么?这里面有我个性执拗的关系,因为读博期间科研做得不是很顺,毕业了就想离开那个环境,做自己想做的东西。

于是第一年申请基金(2018年)直接天马行空地选了一个方向,看了一段时间的文献之后整上去了。具体的内容其实就是把博士的那套研究流程套在另一个时空的对象上,这里如果是地学口的可能会比较清楚,我就不细讲了。

结果如何呢?评价不太美妙,应该会都没上。从专家评审意见来看,没有研究基础提及较多,甚至某位专家说“你很难采集到样品……”其次,就是科学问题凝练不够。

我个人也是抱着尝试的态度申请基金,没有任何野外和室内分析数据,第一次嘛。又由于前述说的,这些工作不是博士论文工作的延续。所以,总体来说,结果不中很合理。

(三)

      第一年申请结果让我放弃了该次基金申请内容的进一步完善,因为确实有致命伤,又没有基础资料来进一步深挖。一来参加工作,教研室一位教授(这里画重点)有点迫不及待地介绍他的工作内容,积极来寻求合作。

他做矿床学研究的,我读博是岩石地化方向,二者方向差距倒是跨得不太多。我是一个比较不会拒绝人的“讨好型人格”。再者不是自己没有东西做嘛,就跟着他一起做了矿床学研究。

拿着他的样品做了自己的一些分析测试,获得了一些数据。但这些数据比较普通没有太多亮点和新意。

到第二年(2019年)申请基金了,鉴于研究基础的问题,这次我重新回过头来审视我博士论文的资料,结合我新获得的这批数据。我选择了二者结合研究高铀锆石成因的问题(因为读博时样品具有,这次新获数据又有此类特征)。

看了相关文献,自己鼓捣鼓捣整上去了。这里多说一句,这次和前一次国家基金本子我都只给我一个同门师兄看过,而且他看完之后没有提破坏我结构的大意见,可以看成是我闭门造车之举。

评审意见依旧惨不忍睹,肯定也没上会。有一位老师说,“你这连领域内某某大佬都没有引用,可见学艺不精云云”。还有说,“研究思路不对,问题存在已久,你这么干解决不了。”

总结来说,选择了一个业内大家都已了解的科学问题,我小喽喽无论怎么搞都解决不了,拿出粗浅的想法反被人耻笑。

(四)

      转眼两次国基已过,我也跟着教研室教授深入实地调研、采样、测试,工作是做了不少,第三年基金,写的就是我这两年研究的对象,而且本子由教授来把关,毕竟教授是把我当成一个课题组的人嘛。

期间,教授获批过国家基金项目,应该说是有想法和思路的,跟着他好好干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于是,以这个方向和思路去整本子,这下本子有研究基础了。我也信心满满,可是依然天不遂人意。

第三年(2020年)评审意见也不得行,估计又是没上会。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呢?我思考了一段时间,没怎么想清楚。

(五)

时间来到第四年(2021年)申请,这次我是在前一年的基础上,依着前面的科学问题添加了很多很详实的证据。

一个青年基金,30个图,我估计是一种另类风格的青基本子(我看过很多中了的青基本子,都是几个子图的)。这下,我是抱有比较大的期望的。

可是八月,在我生日过后没多久,依旧是不予资助的结果。评审意见里有正面的信息,但大多来个反转,说科学问题还需凝练。

总结最近这两个本子(其实是同一个主题),我发现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是,这个科学问题是教授提出来的,我只是就结果找证据(这一点我是逐渐发现的)。

首先,这不是做科学的正确方法,正确的应该是由证据导向结论。其次,教授的观点跟主流正好相反。

虽说主流不一定是对的,但在目前的学术环境下,我一个三无青年教师感觉很难抗衡主流。教授混迹职场多年,他能拿到课题自有其扎根的土壤,咱不可妄说。经此两次,我与教授的关系也有些心灰意冷了(自不必说)。

前几天跟同辈的同事聊天,说要躺平了,“躺平固然可耻但有用!”可是看着两个女儿(1个3岁,刚上幼儿园,1个1岁),家里还是要靠自己啊。于是,嘴上说说,该努力努力,该奋斗奋斗!

(六)

然,于国家基金,虽有四次失败经历,道阻且长,任重道远。虽为学渣,吾往矣。没有经验,教训的话:

1. 沿着自己博士做的方向延申吧,别学我!导师依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有隔阂,始终希望你好的。

2. 融入同事科研需谨慎,凡事以自己为主导。步入职场了,要有自己的判断,成年人都讲利弊了。

3. 科研的事儿,老子说不清了!淦!

2021年9月2日,写完还要去接小孩放学。

国际期刊和出版社推荐LetPub编辑服务

QQ图片20190611152856.png

SCI论文润色、SCI论文修改、SCI论文专业翻译服务、英文论文修改

SCI论文英语润色同行资深专家修改专业论文翻译格式排版整理SCI论文图片处理Video Abstract

学术翻译英译中SCI论文查重LaTeX论文润色SCI论文写作讲座联系我们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LetPub编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232242-130460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