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博文

我要去赤壁 精选

已有 4623 次阅读 2020-11-24 12:0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1.jpg

    那次酒醒,突然想去黄州。

    人过了四十五岁,就走到夏秋交替的时节,心中泛起进与退的纠结。渴望宁静,总是不甘寂寞,执意追求,却又力不从心。就想起苏轼,被贬黄州的那一段日子,也是即将“奔五”的年纪,刚经历一次人生的重大变故,却能在官宦沉浮的谷底,放射出照耀千古的华丽。

    那是多么艰难的转折。苏轼因为“乌台诗案”,从三品朝廷命官,贬做八品小吏,举目无亲,来到这黄州地界,人格精神上,面临着艰难选择。进不苟合,退不甘心,正如他在一首词里写道:“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是神奇的黄州山水,把他从失意中解救出来,让他参透“永恒”的本质。从此远离官场,相忘于江湖,一袭布衣,一双布履,放浪在山水之间,鞠耕于东坡之上,以自然为师,平民为友,更有历史浪花。“乱世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苏轼携千古文章和神奇书画,终于迈上“永恒”的顶峰,成为高山仰止的万世楷模。也因为这次偶然,黄州的豪放山水,黄州的婉约文化,黄州的清旷田野,黄州的明朗气候,才扬名天下,穿越古今,成为千百年来,中国人文的神奇标志。

2.jpg

    想到这些,便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在武汉下飞机的当夜,住在姑嫂树街的酒店,很快就“不知东方之既白。”

    等天光大亮,拉开窗帘,却见滂沱大雨,顿生遗憾,仍开始梳洗,匆匆早餐。我不能犹豫,因为黄州山水,已成长久以来,最深切的向往。

    新华路上,遭遇堵车,无奈之下,返回酒店,借一把黄色雨伞,淌水步行三公里,赶到金家墩车站,这里有长途汽车到黄州,带我去赤壁。

    眼前才终于闪现,一望无际的江汉平原。凄清的九月,绿荷接天,叶破花残,只有莲蓬屹立。远处,棉田红白相间,芝麻节节拔高,桑树青翠欲滴。

    更有风卷稻浪,如绸缎牵到天边,穿梭的白鹅和麻鸭,星斗一样点缀其间。让人想起苏轼那首《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一腔豪情,油然而生。

3.jpg   

    临窗独坐时,细想了过去。那时暑假开学,乘船从重庆到南京,武汉正好是一半的地方,必须下来,把小轮转换成大轮。当时的长江航运就像公共汽车,站站都停。宜昌、武汉、九江、安庆,三峡、洞庭、庐山、九华,一路好风景。

    那时候,也想过在黄州上岸,亲自走到赤壁山下,去看,去听,那场景,那声音。“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或入夜时分,驾一叶扁舟,去领略“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之意境。

    却终于没有成行,因为江渚之上,已看不见耸立的赤壁,长江改道,早就远离了这里。同行的朋友,就一再阻拦,说不靠长江的赤壁,还有何美景可言?这让我在心里,留下了遗憾。只好发誓将来,找合适的时间,陪相投的人再来。

    船上又听人说,这处黄州赤壁,不是周郎与曹孟德,当年鏖战的地方。那一处三国遗迹,远在上游好几百公里,杜牧、苏轼等中国文人,赤壁怀古找错了地方。记得当天夜里,很多人走出船舱,齐聚在甲板上,对着黄州山水,谈论赤壁到深夜。

    滚滚长江之水,也不歇流进了心里。

4.jpg

    直流到21世纪,才终于兑现承诺,走上这一座山,见到“东坡赤壁”四个大字。还有阶石、围墙、月门、照壁,庭前石榴,墙外毛竹。让人似曾相识,因都听苏轼说起。

    山上的围墙,全都涂成黄色,像寺庙一样,不知道什么寓意?想来想去,我猜应该有黄州的“黄”,赤壁的“月”,还有“佛”和“道”的境界。苏轼流放这里,忽然远离京师,远离了正统的“儒”学世界,精神追求上,一定升起过另一种憧憬。

    而黄州,像归家的游子一样,接纳了他,使他心灵得到解脱。给他一个没有争斗的世界,让他与江山风月达成默契,真正拥有了自由心灵。他也从此,日渐超然飘逸,直至旷达潇洒,才情、人格和心智,发挥到了极致。

    是怎样的黄州赤壁?能让人安宁,又让人豁然开朗。让人退避,又让人追求到永恒。

    “栖霞楼”下,他的传世书法《寒食帖》里,我还能看到一只风雨飘摇的小舟,面对世态炎凉,心境十分凄楚,写下了“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而在“二赋堂”,著名的《后赤壁赋》中,他就已经释然。“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5.jpg

    让我振奋起来,决定冒雨上山。

    路上遇一老者,和善在向我招手。他手里拿一把扫帚,正弯着腰,沿一条石阶,把吹落的花瓣,一点点归拢,扫进簸箕里。雨中的赤壁,在他精心拾缀下,地上一尘不染,门窗明洁铮亮,似一处文人庭院。

    这让我想起东坡,当年是否也这样?茕茕孑立,踽踽独行,沿这条长长的台阶,从赤壁走向长江,又从江边走上山顶。几上几下,便吟出千古文章,引来后世接踵而至,为一睹他的风采。

    而当时光流逝,轮到我来此瞻仰时,老人却告诉说:“今天上山的,只有你一人。”

    看他神情,倒像对我的到来有些意外,又对这里的冷清表示遗憾,让我突发感慨。当今中国处处人满为患,为何独冷落了这里?难道真是因为下雨?或长江远离了赤壁?

    再看这位老人,感觉他的气质,这种年龄,不像是环卫工人,倒像一个追随先贤的学者,在这里体验生活,修身养性。

    我好奇地上去询问,他只一笑而过。

6.jpg

    路边一棵紫薇树,落了满地的花,让我忽然觉得,这个地方,苏轼一定流连过很久。像他那首《水龙吟》,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老人笑了,说“那是杨花,这是紫薇,两种颜色,不同心情”。他还专门指给我看,说这山上也种杨树,开花却要等到春季。

    又上来一个,是从长江对面鄂州来的,说三线搬迁到此后,来东坡赤壁已不下十次。

    这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军工厂的子校老师,说喜欢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苏轼曾不远千里,送亡妻回故乡眉山,安葬在父母身旁,并植青松三千株,写下“明月夜,短松冈”。而十年后梦见,仍“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老人说,欣赏东坡在流放中,还说出“吾观天下无一人不好人”。坦然面对逆境,即使遭受迫害,贬谪到偏远之地,仍心存豁达,不嫉恨,不报复,与人为善。

    而我呢?想了想,选一首先生的《洗儿戏作》,算是说给当今,望子成龙的父母们。“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病到公卿。”

    这就是苏轼,一个集正义、聪慧、多情于一身的高贵灵魂。人人都能在他身上找到喜好,学会豁达、才气和哲理。

7.jpg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227666-1259678.html

上一篇:朝云暮雨

25 刘炜 王安良 孙颉 张淑扬 郑永军 鲍海飞 王卫 王从彦 周健 张叔勇 郭战胜 尤明庆 李学宽 栗茂腾 吕健 吴嗣泽 刘钢 周浙昆 黄永义 文端智 季明烁 陈有鑑 晏成和 李建国 朱伯靖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8: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