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
如厕
2020-11-25 11:00
阅读:1345

IMG_2169.JPG

人都得上厕所,即如厕矣。

吃喝拉撒,就是一个“吐故纳新”的全生命周期过程,就是在荒山野岭、大漠戈壁都得不由自主的创造和构建“吐故”的状态和条件,由不得人的意志为转移。如厕,活人总不能被一泡尿给憋死。

上厕所是本能的需要,搭建厕所是为了解决生活便利所体现的智慧,营造上厕所的氛围则体现了人与自然间博弈的心智。

医生说,每天按时清晨去上厕所是一种好习惯,可养成好习惯并不容易;没有网络的时候,拿一本书一张报纸上厕所,忘了时间,坐得二脚发麻,忘了带手纸,撕一张看得无趣的,让其“地遁”;如今有了网络,如无催促,保不定可以一直坐到手机发烫、电池耗光……

虽说如厕人人有,也是天天如厕才好,可并不是都能称心如意的,免不了“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可近来碰到一些事情,觉得还得有说道说道的地方,不怕贻笑大方……

几年前,父母还在时,常去看望,去一家大型集市要穿过龙潭小区。小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看到一处小房子,有些显眼。前有碎砖铺的蜿蜿蜒蜒小道,半拱型的蔓藤架下,周边零零星星种一些不多见的鲜花,还有几盆拗造型的盆景,门口坐着几个优哉游哉晒太阳的老人,远远望去就像一家别墅家。有些好奇,走进去,淡淡幽香,屋内有大大的金鱼缸,还有音响、饮水机、书报架……原来是一家厕所,那就方便一下。出来时,“客厅”里来了一位穿着工作服的外来妹,用拖把来搽地板,可能是我进来时带进脚印了。

徐汇滨江,有 “北欧式”游玩散步、最美跑步圣地的美誉,追赶着“全球城市的卓越水岸”这一光荣的梦想。海事瞭望塔的“龙之脊”另一侧,一座改造过的厕所给来往游客放空身心,解决了不少麻烦。屋内,高低有致的洗手池,无接触感应出水龙头,AI人脸识别取纸机……有一次,见里面奔出来一个气呼呼、直嚷嚷的汉子,不明究里,进门再静心看看,确实有不雅不便之处。几乎每个进门寻找房间的人,都会以45°的眼光瞅见正在撒尿男人的侧影,这种依旧带着老上海弄堂口的市井习俗,不免有些让人脸红,而无可奈何,自然引人难堪和不快。

从敦煌去往雅丹魔鬼城,有一条非常漂亮的公路,那就是公路227国道,号称中国版的美国76号公路。最美的风景总是在路上。体贴心情的司机在一段无人区,停下车让游客下车歇息。天地之间,一条大道直达遥远的地平线,人们忙不迭的排队,以公路为中轴线,远处的天地为背景拍照留影。只见一个穿着大红外衫的女人,闯进镜头,渐行渐远,耐心等着她的离去。“她蹲下来了!”……“哦……”。一丛人群一哄而转身,奔到另外一边的公路去重新摆姿势、拗造型。人生一挥间,不仅要有诗有远方,还得有仁义礼智和公序良俗。

……

世事评说,过眼烟云。如厕如同探寻不同体验,原生态的图景,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去体会感受的客观存在。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陆仲绩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5978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1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