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
我的足球生涯及其他
2019-2-11 18:39
阅读:1336

写下这个题目,不仅自个莫名笑起来了。足球生涯于我,难说结束,连开始都难说!坚持要说,就是上海滩的那句话“蟹也要笑”。

有些事,堵在心里觉得憋着难受。那是有些事情,虽过去好多年了,依然还是有些依恋,碰到难得的过了一把瘾,露了一把脸,斗眼大的事,就想说出来,嘚瑟嘚瑟:

徐汇滨江,号称全上海跑友公认的最美跑步路线。入夜之际,除了遛弯的、跑步的、跳广场舞的,人群川流不息的在流动着,其中中间有一段是街头篮球场、攀岩墙、滑板广场……这些场所也是最受年轻人喜爱的地方,青春无敌,不仅可显身手、耍技艺,也是耍嘴皮、斗胆气的好地方。既然是年轻人的天地,就会有各色其他的原本没有的活动增加过来,几人的小型足球对抗就是时常会有的、硬挤在篮球场里自顾自的戏耍。

时常路过,看打篮球的那些菜鸟就有些手痒,虽然有身高,也捡过空挡上去投过几次,匆忙之际至今都没有投进过,再看年轻人的那眼神,感到羞涩,以后手也不敢再痒了。本性难移,一次路过,见有一足球凌空飞过来,心向神往,心之所至,紧赶几步迎着奔上前去。侧身,抬腿,内侧迎球,触球瞬间稍后撤(承接并消除爆发力),在接地处将力释放,球在脚下轻颠几下,搭牢,丝纹不动。抬腿亮相,瞎猫碰到死老鼠,可周围有好事者叫道“老爷叔,好身手啊!”……暗幽幽的篮球场边缘处,对面那几个玩足球的年轻人也在大声叫好。金杯银杯不如同行的口杯,能得到那些平时羁傲不逊的年轻人给予的“起哄”,自然有些飘飘然,不无得意,口里还是蛮谦卑的说“碰巧了,童子功,童子功。”然后,轻放足球,用脚背外推,朝最远处空隙处的那个人影推去(喂球),直直的滚过去,不带炫的炫过去。当然,那时来个凌空抽射更漂亮,只是门在哪里都不知道,况且极有可能会弄巧成拙,岂不坏了坏了的,呜呼。

要说与足球的渊源,得从读中学时,正遇到三叔结婚,那时给我的一只足球大小的皮球作为礼物开始。自从有了这只像“足球”的“皮球”,上学一路上颠着球去,四五里路程,还觉得时间太短。球技没有啥大长进,直到皮球老化,瘪了。进了大学也偶而会在场上蹦蹦过,直到有一天脚趾踢得翘起,那个钻心的疼啊。现在说起来还是有些心惊的疼,可足球水平和机会从来就是弱菜鸟级的,可以算是无所作为的无立足之位置的那么个人,可也享受释放精力、解得寂寞、结交朋友,放纵、放肆、放飞的喜悦算是感觉到了。

好多年了,以后也许不会再有这样的炫技机会和巧遇,滨江一脚,也许是足球生涯的告别一脚,这也是我最希望讲出来的故事。如果是炎热的夏天,他们还可以看到,这个“老爷叔”不仅停球没有停在“十米开外”,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堕落到“白宰鸡”型的身板……

从踏上社会开始,青春逝去,碰足球的机会就少了,要挣钱养家糊口,还得选一门喜欢的事情能有的放肆一把自我,可顽心依旧,总会惦念着那放纵的一刻,于是常跟着爸爸半夜起来看足球比赛过过瘾(我的岳父,曾经是东吴大学足球队的“中场发动机”,年维泗到上海,托人送来上海“常青”足球队衣裤,约一场“以球会友”的比赛,考虑年龄、身体诸多因素,被我们拦下了。),不为相拼对手是谁,只为精彩的瞬间而喝彩,再为软脚蟹、撑脚蟹们臭臭的脚法而惋惜,因为你想给其喝彩鼓劲的人,经常不在状态里或不在范围里。

一场球输了,又一场球输了,有时候急的真想冲进屏幕里,伸出脚踢几脚,渐渐的,看到输多了也就习惯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战败了依然能风光无限正是一个奇葩,比起我心目中放飞的自主工业软件产业,不知要优越多少倍。投身软件产业,求不得大富大贵,能有温饱度日就行,输了就得愿赌服输。岁月催人老,而其原因又在何方?

近来有幸正在梳理上海力学学会承担的市科协软课题“产学研价值生态平台建设”项目。其中有一项内容,与行业专家的合作,当将其个人材料信手拈来时,十位一支上场的队伍,熟悉的、见过的、没见过的,个个都可以具有马拉多纳、贝利、齐达内、C……般顶级水平的专家,而领军人物也是功勋斐然的行业大家,如同里皮般的顶级大师,怎就落得依旧屡战屡败的光景。

足球是个集体项目的运动,软件产业的成功也是个集体成就的工程。集体就是个团队,团队的价值在于每个人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无关乎道德、纪律或彼此利用,中场发动时,不能有一丝的“私心杂念”,如在瞬间还在“狠斗私心一闪念”,机会已经稍纵即逝。从一开始就心存“师夷长技以制夷”者,要知道师夷之技只是二等技艺,况且技艺尚未学成时,就先算计起师傅,可见“人品”也值得商榷。就如见过当今世界最新芯片设计生产线的人介绍,彼此合作者,其紧密其默契,如同一架机器运转一般的无隙无间。如果还没有开始合作彼此就在算计着对方,再则掂量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收成,则结果基本就无解。

不由得想起了1999年在美国举办的女足世界杯,站在亚军领奖台上的那群中国女足姑娘,创造了中国足球曾经摘取过的最高奖项。荣誉过后是过高的期望和压力,还有一茬又一茬的折腾,主教练在这过去的16年期间换了14茬。谁知此位置,属于高危类;谁知此心酸,可没有人为此要承当些什么责任的。

同样,产业建设、科技创新,有其自身发展的规律,需要的是有创新环境的契约合理性和产业转型的市场紧迫感,而不是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接着一场的悲喜剧,落得一地鸡毛寥寥而还继续着。

这一脚,该可以让我吹一陈子牛逼的了!喜欢足球,顽性使然,也就是在人行道上颠颠、在远动场边跑跑,毫无“辉煌”可陈;自主CAE,我是投入的,多次放弃了许多世俗的利益,也经历了伤害,最终依旧“无可奈何花落去”;工业软件,我是认真的,捧出真金白银,企图在体制外、市场里寻觅一条可行之路,可“劣币驱逐良币”,落得水土不服一场……

……

人到了一定年龄,就是有“童子功”也不会再灵光依旧,去掉一些原先眷念尚能存一点自慰。后来者,会有些迷茫,释然……



885b3f21gy1g01jd0wlhgj204q08edg0.jpg    人要向猫学习:

有人陪着玩,

就热情地玩闹;

没人陪着,自己high;

有猫粮吃尽情享用,

没吃的自己游走取食。

能开心,善孤独;

九条命,超坚韧。(转)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陆仲绩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6168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