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没有贵族,只有江湖Jowitt-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十四) 精选

已有 7477 次阅读 2016-6-5 06:36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当年为了在一个心仪的女孩面前显示文雅,我倾尽一个月的工资忍痛买了一身雅戈尔西装,但我非常不习惯它对我那时还算标准身躯的束缚,于是除了压了一回马路,跌了一个跤,结了一次婚以外,就束之高阁,它现在静静地挂在衣架上,沾满了尘土,无人问津。每次回到老家,我马上换上老母亲做的方口鞋,穿上大裤衩子小背心,大口喝酒,大块儿吃肉,和小时玩伴如王猛扪虱一般畅谈天下事。小学六年级因为“楚留香喜欢女人,女人也喜欢楚留香”这句话我就恋上了古龙的作品,但全面阅读还是大学光阴。慢慢地,再有志同道合朋友推波助澜,脸上有了酒气,心中有了惊雷,感觉自由行走江湖才是人生之路。贵族出身高贵,衣着华丽,行为端庄,温文尔雅,谈吐不凡,他们本应像李煜一样住在宫殿,欣赏一下妃子的小脚,观赏一下盛开的菡萏,但偏有一些儿人不守规矩,跑向了大自然,观察岩石构造、地层化石,这突出体现在18-19世纪英国的地质学家身上,如James HuttonCharles Lyell。一同事和我说,英国的东西多是好东西,我马上就想到了The BeatlesThe Rolling Stones等上世纪60年代风靡一时的英伦摇滚乐队,当然还有英式足球(Soccer,从“association”一词演化而来,football原指橄榄球)。2015-2016赛季英国足球史上发生了一个大事件,此前名不见经传,多年在低级别联赛徘徊的Leicester City FootballClub破天荒地问鼎英超冠军。点燃激情只需一根火柴,杨贵妃点燃了唐明皇的激情,地质点燃了Simon M. Jowitt的激情。

Simon M. Jowitt(右为接受SEG2014Lindgren Award,来自网络)

Jowitt在位于英国采矿业重镇Cornwall的坎伯恩矿业学院(Camborne School of Mines)硕士学习期间第一次切实感受到了矿床学研究的味道,虽然它并不像肯德基的炸鸡腿闻起来香气扑鼻,甚至有些儿石粉令人窒息的味道。勘探项目由好几家单位联合承担,主要研究塞浦路斯Troodos蛇绿岩中VMS矿床的勘探技术问题,来自英国地质调查局(British Geological Survey)Jon NadenJowitt安排工作并指导他论文写作,为他最终写就一篇高质量论文尽力颇多。

硕士毕业后,Jon Naden看到了Jowitt身上的研究潜质,于是又推荐他去莱斯特大学(the University ofLeicester)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研究课题是塞浦路斯型VMS矿床在热液蚀变过程中贱金属的活动性及其分布控制条件。良好的学习氛围,融洽的同事关系,使Jowitt在学业上突飞猛进,生活上欢乐惬意。

PhD毕业时,Jowitt无意之间看到一则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招收博士后的广告,导师是当时不知名的Reid Keays,没有想到抱着试试看的目的申请后竟然得到了许可,许多看似偶然不重要的机会往往决定了一个人的人生,相信许多人都有这方面的感触。我若非当年有机会去东北大学继续读书,现在很可能是一名政工干部或者在哪个公检法部门当一名小职员,命运不是算出来的,是性格基础上,境遇使然走出来的。

2008年,Jowitt开始和Reid Keays合作,第一个项目是由英美公司(Anglo American)出资赞助的,主要研究Ni-Cu-PGE硫化物矿床的岩石地球化学技术。在来自世界各地,气愤活跃的勘探队伍中,Jowitt大开眼界,充分了解了采矿业运营的模式,并对工业生产-学术研究之间的内在关系有了深刻认识。Reid Keays在岩浆系统和矿床学方面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并勇于挑战各种难题,使Jowitt受益匪浅。另一方面,Jowitt对团结就是力量深有感触,没有Reid Keays的联系帮助,业务指导,好几个项目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另外与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大火成岩省专家Richard Ernst,矿产经济学方面的专家Gavin Mudd合作交流也让他受益匪浅,而与合肥工业大学同行的交流,则让他对中国矿床学有所了解。

Jowitt在矿床学方面不但有着渊博的知识,而且记忆力惊人,并且掌握了矿床学研究的一系列符合时代的方法,这让他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显得格外突出,取得了令人艳羡的成就。与英美公司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公司方面非常满意,眼看第二个合作项目就要签订,英美公司突然改变了主意,令人遗憾,不过大公司经常有这样不负责任的作法,也没有可抱怨的。Lowitt也是一个慷慨大方的人,当别人问他问题时,他洗耳恭听,与之探讨,最后给出合理化建议,和他合作的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非常喜欢他,认为他是一个欢乐英雄,而他也在与他们的合作交流过程中增长了见识,获得了快乐。

Jowitt身上并不只有一把刀,他的刀锋利,透露着荣光,研究领域包括多种矿床类型、大火成岩省、岩石地球化学与GIS在矿床勘查中的应用以及矿产经济学。他发表的论文涉及脉状金矿床(lode gold)、VMS矿床、岩浆Ni-Cu-PGE硫化物矿床、含金属的黑色页岩矿床以及矿产经济学。他深厚的地球化学、岩石学功底尽情展现在了2014年发表在Economic Geology的一篇有关加拿大北极地区大火成岩省地球化学及其对Ni-Cu-PGE硫化物矿床的指示文献中。他与Gavin Mudd 2015年发表在Economic Geology有关全世界Ni储量和资源量评价的文献则展示了他在矿产经济学方面的造诣。

Jowitt并不满足只作为研究者的角色,就像当年尔冬升并不满足只作为一个演员一样,他要成为导演,成为这个领域的管理者,这样就扩展了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他是Economic Geology杂志的副主编,也是Applied Earth Science杂志的编辑之一,与别人合作在前者发表了一期有关大火成岩省及成矿作用的专刊,在后者发表了一期有关矿产经济学和紧缺矿产的专刊。

Jowitt已经行驶在通往矿床学成功殿堂的道路上,如不出意外,在未来他肯定是经济地质领域重量级的人物。中国的车辆越来越多,高速公路上已经车满为患,因为违反规则、交通事故、车辆堵塞等原因驾驶员可能偏离原定轨道或者减速慢行或者抛锚,没有了耐心,也就没有了快乐,开车也就成了一个累赘,但总有到达最终目的地的勇者,和造人一样,到达的不是最强者,只是那个幸运者。它有利于形成新的江湖规矩,但无利于推动江湖向更高层次发展,也不会出现贵族,因为具有贵族气质的早已死在了半路上。

就在博文结束之际,看到朋友+同事赵军的野外感言,送给所有的地质人士,特别是那些身居一线的野外地质人士。

   六年前与今日的天山,晨曦与日暮时的天山。同样的云海,不一样的气势;同样的拍摄者,不一样的年龄;同样的工作,不一样的回报;同一个世界,哪会有同一个梦想!庆幸地是:时过境迁,山还是那座山,人还是那个人,无梦的少年依然无梦!

晨曦(上)与日暮(下)时的西天山(赵军摄)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982491.html

上一篇:白水飞虹带雨来Simmons—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三十六)
下一篇:通往自由勘查之路的天梯——读Lowell自传有感

11 黄永义 王天一 陈儒军 韩枫 李升伟 朱志敏 魏焱明 郭景涛 高敏 xlianggg chaij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6 00: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