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前世今生皆有缘Tim—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八)

已有 4302 次阅读 2013-11-19 22:40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我在地学论坛曾经写过《我在新疆的日子》(1-6),以怀念当年我在新疆开始感觉苍凉与悲怆,后来感觉宽宏与激昂的岁月,以至于时至今日,我还是对新疆念念不忘,总想着九家湾的手抓饭与拉条子。在粗犷的生命里面,会有一种非常大气的东西,那是一种很厚实的生命力—蒋勋的这几句话很好地概括了新疆给我的人生感悟。在气温高达50℃,大风经常8-9级以上的哈密地区,我常常感慨世间自有公道:这里几乎一片荒芜,地下却有着丰富的宝藏;而东部平原地区,有着肥沃的土地,但却需要人民辛勤劳作。在这里我有幸认识了来自桂林地院的A2010年在长春参加第十届全国矿床会议时,他突然站在了我面前,问我是否记得他,我很激动,人若有缘,人生何处不相逢啊!香港作家张小娴有一首著名的爱情诗: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悲伤;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声叹息;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无奈。其实无论哪种情形都是一种缘分,都应该很好地珍惜。在与矿体紧紧相依的石英等一些矿物中,常能发现微可足道的流体包裹体,其实那是矿体为逝去一去不复返的流体流下的悲伤的晶莹的泪珠,流体是矿体的前世,矿体是流体的今生。那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位研究流体包裹体颇有收获的Tim Baker

Tim Baker(照片来自网络)

Tim对地质感兴趣源于其在英国的Cornwall长大,Cornwall采矿业开始于大约公元前2150年的青铜器时代,结束于1998年的South Crofty Sn矿的闭坑,具有4000余年的光荣采矿史,主要盛产SnCu,还有少量的AsAgZn、高岭土等。Tim经常带着他忠实的小狗在机器厂房、露天矿坑、井下坑道旁边四处闲走。触景生景,我小时候也经常会去离村1-2公里外的砖窑瞎转,在垃圾堆里找砖厂丢弃的废铁,偶尔发坏会把烧砖的炉口的铁盖偷走,有一次竟然在垃圾堆里找了好多废铁,兴奋不已,卖掉废铁可以买好多本小人书啊!在高中,Tim就有幸和Patterson学习地质,后来在威尔士Cardiff大学继续攻读地质。还是一名大一的新生时,他就听到了地壳中热的含有金属物质的成矿流体这样令人兴奋不已的专有名词。我似乎不曾记得大学期间成矿流体这个词汇进入了我的大脑,当看到卢焕章先生等著的《流体包裹体》一书时,对我来说是一种具有神秘色彩的天书,直到多年以后我读研究生期间,我才掀起了她神秘的盖头。老师告诉Tim现在的许多固体岩石和矿物都是从这种“热水”中形成的,Tim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在一些矿物中只要观察得足够仔细就会在微小的气泡中发现这种原始的流体。Tim在大学的专业开始是地球物理,有了这小小的流体包裹体和Gordan KingstonAlwyn AnnelsDave Richard等老师们的引导,才转入矿床地质的星光大道。

Michael’s Mount of Cornwall(照片来自网络)

正是在Dave Richard的热情鼓舞下,Tim去了澳大利亚Broken Hill做项目,这也最终导致了TimJames Cook UniversityJCU),在Neil PhillipsPat Williams指导下攻读Ph.D.,这对于一个年轻的英国硕士研究生而言是一个大开眼界的千载难逢的时机!在这里他有幸与他曾经引用的写出Broken Hill重要文献的Bill LangNeil Phillips等心中偶像进行Face to Face的亲切对话,从而增添无限自信,竟至“我以我笔写我意”。澳大利亚许多的杰出研究者都曾经研究过Broken HillTim如今有很好的机会与他们接触,聆听他们的教导,学习他们的知识,启发他自己的思维,最终摩擦出奇思妙想的火花。在澳大利亚QueenslandClocurry地区,已经发现了CanningtonErnest HenryEloiseOsborne等矿床,Tim和他的团队处于研究与勘探的中心,识别了一种全新的矿床类型IOCG,他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IOCG型的Eloise矿床,令人吃惊的是,Tim的最终答辩的博士论文送审到国际同行手里时,他们竟然没有提出任何修改之处。Tim一贯给人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印象,即使喝了酒也依然清醒镇定,笑谈春风。想起自己不觉惭愧,经常烂醉如泥,不省人事,还记得东北大学的白白的墙面上被我一嘴喷出一道紫红色的岛弧。  

Broken Hill沙漠里的石雕(照片来自网络)

Tim特别感谢他的导师Pat Williams,他教给了他许多技能,包括对待科学的严谨苛刻的态度,如何使研究型学生在科研团队里保持朝气蓬勃、热血沸腾。他帮助他确立了论文题目,并且得到了BHP的资助,在野外考察期间,Tim感觉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做野外工作是如此地惬意与畅然。也是在Pat Williams的帮助与鼓励下,Tim有幸去到北美的Seattle参加SEG组织的国际矿床会议,体验了SEG这个组织以及Lindgren Award对年轻的搞经济地质的学子的重要性,那时Tim就想有朝一日我也要成为Lindgren Award的一员,那一年是1994年,等把时钟拨到8年以后的2002年,也是在SeattleTim站在领奖台上接受了SEG为他颁发的Lindgren Award,梦想实现了!那次会议让Tim深深感觉到了对任何职业,参加国际会议,进行交流的重要性,这就好像不同性质的流体,只有接触,才能发生深刻的物理化学变化,从而沉淀成矿。

博士毕业后,Tim去了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UBC),在MDRUMineral Deposit Research Unit)跟随John Thompson在加拿大Yukon地区研究与侵入体有关的金矿床(Intrusion-Related Gold Deposit)。在遥远荒芜的YukonAlaska以及British Columbia,他和一群富有激情的同事如John ThompsonJim  LangJim Mortensen等一起进行研究,甚至在结束的时候他都用不着自己写文章。在这些地区野外工作期间,他由衷佩服那些加拿大野外地质学家前辈。在澳大利亚,从轻便的小货车走出10码,就抱怨不已,更不用说翻越一座高山了。正是在YukonAlaska花岗岩相关金矿床的思想开始萌芽、成长、成熟。

Tim把他的成功归于生活于不同的国家、工作于不同的环境,与不同的智力超群的人进行沟通联系,在雄厚的资金支持下可以在许多重要的矿床和重要的矿区进行研究。1999年做完博士后工作后,他重新回到了JCU,这时候他感觉羽翮已就,可以振翅高飞,有一番作为了,在EGRUEconomic Geology Research Unit,现在这个研究机构的主任是常兆山)强有力的领导和手下许多具有开拓创新精神的热血青年的支持下,他继续从事与花岗岩有关金矿床和铁氧化物铜金矿床(IOCG)的研究,并且使用PIXEProton Induced X-ray EmissionLA-ICP-MS技术在流体包裹体微分析方面做出了具有世界前沿的举世瞩目的成就。

Tim之前,已经好几位澳大利亚学者获得了Lindgren Award,他们分别是Neil Williams,曾经是澳大利亚地球科学机构的主任,Dimitri Sverjensky,世界上最杰出的地球化学热动力学家之一,Ross LargeCODES的主任,Steffen HagemannUWAUniversity of West Australia)的全球成矿中心成员。跟随这些先辈的足迹,Tim在黑夜里寻找光明,奋发图强,执着前行……

青海与西藏随着越来越多人的踏足,已经失去了其神秘,沾染了更多的世俗, YukonAlaskaBritish Columbia在我心目中成了体会狂野、体会孤独的最佳圣地,走入这片荒凉之地,望不尽的白雪皑皑,流不断的溪水悠悠,静静地呼吸清新的空气,感受生命的平和。不知为何,或许过了37岁就是中年的缘故,当炎热的夏季退去,略带寒意的秋天倏忽来临,看梧桐叶落,铺满小径,又被风吹起,莫名其妙感觉到一种生命的孤寂。走在廊坊的大街上,看到车水马龙、霓虹辉映的热闹景象,我突然想到那热液蚀变其实是一种矿体成生后的落寞。我喜欢和男朋友、女朋友坐在小酒馆里,喝上2-3瓶啤酒,谈论或美好、或凄然的往事,谈论《三少爷的剑》里面三少爷和燕十三最后决斗的惊心动魄,不可思议的场景,谈论《红楼梦》一如佛经带给人生的思考。啤酒引导话语,畅谈人生,感悟人生,似乎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拥有与记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743185.html

上一篇:直挂云帆济沧海Monecke—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七)
下一篇:四十余年磨一剑Rye-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二十九)

7 黄鸿新 朱志敏 邹少浩 龙鹏 李秋耘 EroControl yuanqian198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2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