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蜻蜓飞立少年头Tomkins-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四) 精选

已有 6048 次阅读 2013-9-6 22:20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青年

从事经济地质无论是野外一线工作的还是室内科研工作的多来自乡村,这在国内地质界尤为明显。在我所近距离接触的少数来自城市的地质人中,有两个人给我的印象最深,一位是我在沈阳的授业恩师周乃武,先生固然勤奋努力,记忆超群,联想丰富,推断合理,思潮叠起,新意频出,但这些只是接触后给人的感觉,那先生何以有如此之魅力呢?这是与自小的成长环境分不开的,先生自幼好读书,且博览群书,经常把自己扔在南塔辽宁省图书馆里,只为了查阅“沸腾”一词,就不知疲倦翻阅多少书籍,所以先生后来有超乎寻常的思维能力、判断能力、逻辑能力、决策能力也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一位是我工作后碰到的一位同事张启东,他是搞钻探出身的,自小家境殷实,接受了来自乌鲁木齐很好的基础教育,他对许多问题的思考角度、思考深度、思考广度、思考力度是我碰到的人中大部分人所不具备的。在青海的黄河岸边,漫步羊粪味十足的乡村小路,他神采飞扬、滔滔不绝给我讲述佛教的精髓所在,《天龙八部》中主要人物的命运归宿,《黑客帝国》到底告诉了我们一个什么样的道理,仿佛空气中飘来了来自黄河岸边油菜花的香气,他钻探水平很高,对一些基础的地质问题认识也入木三分,快离别时,我问他,你以后去干什么,他说回家治学,我知道他有这个能力,但我觉得可惜了他的钻探水平,还极力向我推荐佛家经典《楞严经》。听他们讲话如仰望雪山之巅,高山流水,泉水汀淙,既有水出峡谷间的激流奔腾,又有水到开阔处的肆意而为,听得如痴如醉,如梦如幻。我想当我们还在农村的天地里琢磨去那里掏鸟蛋、偷西瓜的时候,他们已经步入正轨,琢磨问题了,所以后期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从根本上都落后了,落后了根本就是缺少了源源不断新鲜思维的出口,新鲜的思维只能偶然得之,而不能常然拥之。由此可见家庭环境、成长经历对人的熏陶是多么的重要。如果你的父母喜欢读书,音乐、绘画,多半你也喜欢,如果你的父亲喜欢喝酒、打麻将、斗地主,多半你也喜欢,如果你的父母具有冒险精神,喜欢爬山,淘金、搜集各类奇石,多半你也喜欢。今天我们要介绍的Andy Tomkins就是成长于最后那样的幸运环境,所以长大后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名经济地质学家。

AndyTomkins出生于社会富裕、教育良好的澳大利亚,父母天生就具有冒险精神,经常带他露营在铁路边的灌木中,河流边的草地里,海水边的沙滩上,这一切培养了他热爱大自然、热爱户外运动的嗜好。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父母喜欢在澳大利亚含有砂金的河流里进行淘金活动。淘金盘中金子闪烁的光芒点燃了他少年派的奇幻梦想。“也许能发现一块大的狗头金”这个简单的想法让Andy对收集矿物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他花费了大量时间走在路上,好像我在青海蓝天白云下,漆黑沥青铺就的马路上看到的虔诚的佛教徒,他们至善至美,至真至诚,几步一叩首,那写出“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相信当年也不过如此。水晶、钻石、石榴子石、萤石……这些闪闪发光的晶体好像紫星星一样落在了Andy的床边。


Andrew Tomkins(来自网络)

虽然不会有《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中13岁的雷纳多对漂亮的独居美少妇玛丽娜强烈的青春躁动,但是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Andy更喜欢从事滑冰、滑雪等户外体育运动,而对岩石的兴趣则意兴阑珊。上高二时,一位叫John Smith的地质学老师为他上了一年的地质学课,又勾引起了他对地质的兴趣。读到这里我们不免又有所疑问,在中学里就有专门教授地质的专业性科学老师?在我们国内哪里会有这种情况,有个地理老师那就很不错了。我们自身对科学的兴趣在中学时很少去被挖掘培养,至少我是如此,如果说我对什么东西感兴趣,那是出于一种本能,至于有幸读到博士后才开始对地质真正的感兴趣。其实如果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有个搞科学研究的老师能给我们生动地上一课,也许就会令其中的许多学生无怨无悔、奋斗终生,又何苦在泥泞的道路上慢慢行走、苦苦挣扎,多年之后才寻觅到飞舞的方向呢?在报考大学志愿时,Andy无一例外地都填报了地质,这在当时的澳大利亚是很少见的,甚至许多学生都不知道有地质这门课程。

悉尼科技大学成了Andy的首选,所学专业为应用地质学,主要目标是培养矿物工业地质学家,Andy认为这个专业有点儿意思,但是不足以激发强烈的学习兴趣。直到获得了优异的学习成绩,突然可以从事自己选择的题目,而不是学习为了考试和实践。Andy选择跟随Brian Marshall学习构造地质学,Brian是他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地质学指导老师,擅长对硫化物矿床的活化现象进行解释,教给Andy如何进行科学合理地思考,并有效组织各种证据,选择最优答案解释观察到的地质现象,这对Andy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从此爱上了讨论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案,并选择最合适的那一个。

本科毕业后,Andy去昆士兰州(Qeensland)力拓澳大利亚分公司(the Australian branch ofRio,简称CRA)进行勘探工作,这对他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他有幸参与到对元古代Cu-Au、SEDEX Pb-Zn,不整合U-Au和钻石矿床的勘查,特别是遇到了像Steve Newberry和Graham Broandbent这样具有科学头脑,总是想着研究地质,解决问题的家伙。在户外开着4轮驱动的汽车,和在直升飞机上飞来飞去是人生非常惬意的事情。这时Andy已经在思考回到大学读博士的问题了,这个决定做的恰逢其时,在此之后,经济陷入了人人沮丧的低迷期。

Andy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简称ANU)跟随John Mavrogenes攻读博士,也是John的第一个博士生。John几乎不干涉Andy的思路,总是让他放开胆量,大胆思考,大胆去干,从来不给他指明目标方向。他们师徒二人曾经在南澳的Gawler克拉通中研究Challenger金矿,那几乎是澳大利亚最偏僻的沙漠,处处显示着它的荒凉与枯寂,当年余纯顺就是没有走出罗布泊沙漠,而悲壮遇难。走出这片沙漠后,他们从认为很奇怪的矿石上敲打了一些样品带回了家,随后进行切片分析,这一切都由Andy独自完成。后来他们认识到:这个矿床赋存于麻粒岩相的变质岩中,在手标本上可以看到Au和Bi分散于浅色体部分,这是全球首例报道的赋存于混合岩浅色体部分中的金矿床,与之相似的还有后来发现的Renco和Griffins Find金矿。因为没有相似的矿床加以对照,Andy只有自辟新径进行研究,2002年在EG上发表了《Mobilization of Gold asa Polymetallic Melt during Pelite Anatexis at the Challenger Deposit, SouthAustralia: A Metamorphosed Archean Gold Deposit》一文,详细介绍了他的研究成果Andy第一次和John讨论Challenger的地质情况时,还是个非常腼腆的小伙子,说话时总是盯着他的脚丫子,后来经过些许年的锻炼,才可以谈笑风生、游刃有余。这一点和我很有几分相似之处,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不敢在课堂里高声唱歌,上高一时学校学生会招收新学员,问我对入学生会有什么想法,我虽然后来记忆力很差,但那几个字我终身难忘“假如我入了学生会,我将努力工作。”再也崩不出半个字。后来到了大学慢慢有所改观,毕业后即使现在能够侃侃而谈,但眉宇之间也总有一股抑郁之气。Andy在这里认识了一位读博士的女学生,Helen Degeling,后来他们走到了一起,再后来他们又分开了,但Andy一直对之心存感激。


Challenger金矿一角(来自网络)


Challenger金矿矿工在辛勤地工作(来自网络)

离开ANU后,Andy去了卡尔加里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algary)跟随David  Pattison,一名教经济地质的著名变质学家做博士后,开始研究Hemlo金矿,在此之前,关于它的起源众说纷纭,Andy发现这一切应用硫化矿物在变质作用过程中发生部分熔融的观点很好解释,这也是他以后的主要研究领域。利用这种观点他2004年在EG上发表了《the Hemlo Gold Deposit,Ontario:An Example of Melting and Mobilization  of a PreciousMetal Sulfosalt Assemblage during Amphibolite Facies Metamorphism andDeformation》,详细讨论了Hemlo金矿的形成过程。还有许多变质学家、矿床学家向Andy伸出了橄榄之手,对之帮助颇多。他们对地质都非常热情,想法很多,愿意讨论矿床中发生的或不会发生的疑难有争论的问题。


Hemlo金矿鸟瞰全景图(来自网络)

Hemlo金矿中剪切而成的富绿云母的金矿石(来自网路)

2005年Andy返回澳大利亚,在Mash University从事研究工作,有许多澳大利亚著名的经济地质学家都在这个学校工作,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岗位,而且仅仅是一个研究型岗位,但Andy并不只是搞研究,而是带领学生野外实习,教导大三的学生主要课程。部分原因是在某一时刻你得长大,玩规则中的游戏,寻找一份永久性职位,部分原因是享受教书育人的过程,而且业是一个自己指导博士生学习经验的过程,何乐而不为呢?在这里,Andy有幸碰到了他的第二位妻子,Nikki,她长相迷人,极富幻想,而又满腹热情、全副身心支持Andy的事业,拥有这样的妻子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722881.html

上一篇:青鸟殷勤为探勘Pitcairn-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三)
下一篇:众人划桨行大船Stephen-世界杰出青年经济地质学家(五)

11 曹聪 黄鸿新 杨正瓴 李晓敏 强涛 朱志敏 李扬 王涛 邹少浩 haoye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2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