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振翅高飞向天涯Francois-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二十八) 精选

已有 8314 次阅读 2013-1-20 11:25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天涯, normal, 世界, 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样有人的地方就有地质,只是有的人钟情于岩石、有的人钟情于构造、有的人钟情于矿产-----,以此造就今日纷繁复杂、众相林立的地质世界。在地质的世界里没有终极的理论,只有探索性前进的步伐,有时候还要不断地纡回往返,逐步的积累恰如不断部分熔融形成的岩浆房,如一日不能隐伏于心,便喷出于表,总结为经验,升华为理论,也就有了地槽、板块构造-----等概念的提出,地质有了新意,才能推动学科的不断进步。经过些许年的发展,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也便简单分为两类:科研型和实践型。经济地质因为与经济相连,所以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有的人跑到野外专门去找矿,近日澳大利亚一位业余探矿者在野外发现了一块重达5.5kg的狗头金(嵇少丞博客),有的人呆在室内做综合研究,也就有了SkarnPorphyrySedex等矿床类型的提出,实践不提升为理论谓之肤浅,理论不依附于实践则为虚无,这就好比漂亮的女人你只有接受了高等教育,才富有更深刻的内涵,否则花瓶一个,禁不起更多的风雨,必不长久。在中国,专门从事成矿理论研究的人很少,一方面可能我们的土壤种不出优质的葡萄,也就酿不出甘甜的美酒,另一方面可能因为工资待遇较低,生活捉襟见肘,难以维持生计,也就做一些增加收入的与实践相连的工作。能够把理论和实践都做的很好的人相对要少得多,在我们的眼界里,是不是具有一定的科学研究水准,又位居某公司高位的人更受人赞美与敬佩吗?这是不言而喻的,那今天我们就介绍这样一位人物,Francois Robert

      Francois(照片来自网络)                     Sigma mine金矿石(照片来自网络)

Francois Robert本科、硕士和博士都就读于蒙特利尔理工学院(Ecole Polytechnique de Montréal,),只是本科专业为地质工程,硕士、博士为经济地质。1984年,他又去了密歇根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1985年他加入了加拿大地质调查局,在一个与矿产有关的部门度过了12年春秋,主要在加拿大和国外从事金矿应用研究。1997年对中国是个不平凡的一年,香港回归祖国怀抱,对Francois Robert也是“断层发生转换”的一年,他加入了总部位于多伦多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商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 Corporation),从此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从事与金矿有关的勘查与管理工作,并身居要位。

蒙特利尔理工学院读研究生时,FrancoisAlex Brown指导下开始在Sigma mine从事研究工作,算是开启了他人生矿床研究的第一步。博士后期间与Bill Kelly还是在Sigma mine一起对流体包裹体进行了研究,由此产生了造山型金矿(orogenic gold deposits)领域里的一篇经典文献《Ore-forming fluids in Archean gold-bearing quartz veins at the Sigma Mine, Abitibi greenstone belt, Quebec, CanadaEconomic Geology, October 1987, v. 82,,因是第一次将造山型金矿Au的沉淀与大规模的构造演化相联系,所以这篇文献获得了1990年的Lindgren Award(主要表彰那些对经济地质研究有突出贡献的青年经济地质学家)。论文研究始于高质量的详细的地质填图和岩相分析工作,由此使与矿区构造和区域构造有关的围岩蚀变和矿脉形成的信息一览无余,想逃也逃不掉,随后通过仔细的流体包裹体观察对成矿过程中的流体演化进行了恰如其分的过程分析。现在我们看中国的与矿床有关的论文,其研究思路和套路与之并无多大差异,其质量的高低为什么相差那么大呢?我个人感觉主要取决于基础的地质工作,特别是野外地层、构造、岩体与矿体的关系的第一手资料,我们多是拿来主义;再是观察、研究的不够细致,这一方面取决于研究者本身,另一方面则取决于根本就没有人传授这方面的知识。“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行政领导的讲话拿来说明论文质量高低也很适用。

     

                                Sigma mine(照片来自网络)

加入加拿大地质调查局后作为研究型科学家他有幸与Benoit DubeHoward Poulsen一起工作,研究绿岩带和赋存与其中的金矿,先是在加拿大本土,后来足迹遍布巴西、澳大利亚等世界各地。同时他还与Anne-Marie BoullierRichard Sibson一起发展了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的韧性剪切带型金矿的断层阀模式(fault valve model),是将微观研究与宏观区域性构造分析相结合的经典案例。断层阀模式阐述了流体运移与断裂构造活动之间的关系,当剪切应力下降时,流体会进入断裂产生的开放孔隙,从而导致流体压力下降,进入断裂孔隙的流体沉淀引起断层重新封闭,流体压力再次增加,如此往复,形成了今日所见矿床面貌。这种模式更多地解释了赋存于绿岩带中的中温脉型矿床的许多特征。

1997年进入Barrick gold corporation后,Francois像上楼梯一样很快就“爬”到了副总裁和首席地质学家的高位,将个人的专业知识、商业头脑、谦虚性格发挥的淋漓尽致。在这里所接触的金矿类型越来越多,所了解的成矿背景越来越多样。Barrick作为全球顶级的黄金生产和金矿勘探公司为Francois提供了广阔的施展功夫的舞台,也导致了《Economic Geology 100th Anniversary Volume》中“Gold Metallogeny of the Superior and Yilgarn Cratons,”这篇文献的产生,展现了太古代地区多种矿床类型、多个成矿时间域的存在。

行走于科研与勘探之间是激励Francois从科研岗位走向勘探岗位的动力所在,实践证明,这条路可行,并且也将一直走下去。当走过来时,回首翘望,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总是令人难以忘怀。特别是在加拿大地质调查局工作期间所拥有的经历对后来在barrick公司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至关重要。一是在这里与一些世界级的经济地质学家一起工作,研究许多不同成矿背景环境下形成的金矿床,学会了野外地质研究的看家本领,能够聆听岩石所给他讲的“悄悄话”。二是深刻地理解了不同成矿地质背景下形成的各种矿床类型。这两点为Francois的科学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加入Barrick公司后,这两点依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有了更多的机会。首先表现在开始工作所加入的勘探小组相信地质的重要性与科学技术的力量,再是为了解世界范围的不同金矿类型及其成矿地质背景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从而增长了知识,开阔了视野。现在Francois对勘探过程和其他许多与之有关的要素有了深刻全面的理解,特别是那些非技术因素对矿床勘探也很重要。

在获得2011SEG为他颁发的Silver Medal的获奖感言中,由衷感谢了在人生的道路上给他无私帮助指导的人们,特别感谢了他的妻子Helene,正是HeleneFrancois事业的默默支持,忍受许多常人难以忍受的空寂,并全副身心投身于家庭,抚养孩子长大,使家庭和睦紧凑,才有了Francois的巨大成就。搞地质的,娶什么样的老婆,你想明白了吗?

地质如人生。生命中有许多人影响一个人的最终成就,这些人就像控矿因素,有的主要,有的次要,但都不可或缺。一个人自身的热情与激情恰如成矿流体的逸度与活度。有激情的人总是不安于现状,四处游荡,好似成矿流体见缝插针,四处迁移。有激情善于表达的人更容易得到别人的垂青,别人也才会毫不吝啬把他们的所学传授给你,流体也是一样,在其运移过程中所遇到的围岩、构造、其他流体才会为之提供成矿物质、运移通道、富集场所,最终形成了品位高的大型矿床,对人则是达到了事业的顶峰。你的热情感染了别人,最终具有成就则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了,当然还有许多不可控因素,那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许多国外的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他们多有着丰富的经历,在不同的单位任职,为不同的单位打工,这样可以认识更多的人,具有更加丰富的思想。思想是决定一个人能否具有成就,且成就能否长远的最重要的基础,有形的大厦貌似坚固无比,可等飓风来临时往往不堪一击。在科学的领域,在知识的更广阔的天空下,只有知识互通,才能共游天下;只有信马由缰、任意驰骋、执意追求,才能跃马江湖,纵横四海。受政治、经济、物质、文化过多的羁绊则瞻前顾后、忧虑重重,施展不开手脚,潇洒的功夫也就成了丑陋的瘪三,空有其形,名不副实。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654860.html

上一篇:大思维有大智慧Kerrich-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二十七)
下一篇:智者不愚 愚者不智 ——漫说黄铁矿

9 王浩 陈安 冷成彪 刘全慧 曹裕波 徐耀 朱志敏 李秋耘 peake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10: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