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久在深山人亦知Proffett-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二十四) 精选

已有 5600 次阅读 2012-11-14 09:12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经济, 世界

古时常有闲人达士,为保持自己的高风亮节,而躲于大山之中,“不为五斗米折腰”在诗词中多次出现的五柳先生更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而不愿与官人同流合污,与母亲隐于深山的介子推,却遭到了焚林毁身的悲惨结局,以至于每当寒食来临之际,总会让人扼腕叹息。许多国外的电影气势恢宏,情节离奇,故事引人入胜,就像你看《勇敢的心》三小时而不觉得有拖沓厌倦之感,但我有时想产生思想共鸣的并非只是其中的故事情节,许多时候是被山川美丽的风景,人们悠然的生活还有那伴有泥土气息的苏格兰风笛所感染。地质是一门传统而古老的行业,彰显男子汉的肌肉与智慧,它的最初介入者也多是欧洲的公子哥,他们衣食无忧又不愿游手好闲,畅游山川河流之际,也便有意无意为那分明的层理、鞍状的构造、渣式的熔岩所吸引,进而有了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常年游荡于高山密林,自然而然就有了大山的性情,森林的味道,这地质也就应运而生在科技发达、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人们有了更多表达地质内容的媒介,但人们也发现这些介质表达的内容真实性常常引起人们的怀疑。现代生活在都市里的地质人更愿意躲在木板围就的方形的“鸽笼”里摆弄地质软件,而不愿将足迹的触角伸入大山深处。他们总是一方面在感慨地质主要是一门面向野外实际工作的同时,另一方面又胆怯恐惧在那将近多半年的时间里,呆在深山老林,戈壁荒漠,不能与家人、现代都市相温存。在学了几年基础的理论矿床知识后我常常感慨不能有机会遇一高人跑3-5年的野外,上苍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了,如果上苍真的给我这样的机会的话,我愿意选择John M. Proffett为我的老师。

多年以前,Anaconda公司在西内华达州的Yerington地区进行矿产勘查时急需一张该地区的地质图,当公司人员向Chunk Meyer咨询有无合适人员时,Chunk强烈推荐了“无毛小子”ProffettProffett在加利福尼亚的铜矿带和mother lode地区长大成人,在大学高年级时,他放弃了物理改学地质专业,在参加完Chunk夏天的野外填图课程后,他去了伯克利分校读硕士。公司人员虽然深表怀疑但最终还是雇用了Proffett进行填图,并且同意工作结果作为他的Ph.D.论文所需材料。John P.Hunt当时也在Anaconda公司工作,他听说在Yerington地区发现了扁平汤匙状的断层,而矿体就形成于这些断层的两侧,Hunt决定亲身一探究竟。Proffett把他带到了一个光秃秃的山脊上,说;“这里就是Singatse断层通过的地方。”在这连一点儿露头也没有出露的地方说有断层通过,Hunt觉得有点异想天开,不可思议,让Proffett给他拿出点儿可靠的证据。Proffett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他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挖掘工具,在山脊上挖出一个小坑,一个东倾,倾角12°,内含断层泥的断层赫然在目,这似乎有点儿天方夜谭,然而现实又让人不得不信。这件事让HuntProffett刮目相看,从此引为知己,后来多有合作,如在阿拉斯加、澳洲、南美和非洲。Proffett野外敏锐的观察所圈定的地质现象战胜了一次又一次的争议。ProffettYerington所取得的成绩令人惊讶,他发现了隐伏于倾斜成矿后断层中的一个斑岩型盲矿体,后来被Anaconda钻孔证实,成为后来的Ann Mason矿床。他首次定量估计了侏罗纪Yerington矿体的侵位深度,他也计算了Yerington整个地区矿化后第三纪盆地及其扩张范围。

   

                             Yerington地区地质图(来自文献)

离开Yerington后,Proffett又被Anaconda公司派到了蒙大拿Butte地区,在这里他被任命为Steward和其他赋存很深、温度很高矿床的常规地下填图技术负责。虽然Butte地区主要矿脉已经被许多训练有素的前人一丝不苟、系统详细地填绘过,但Proffett依然独辟新境,成为早期石英-辉钼矿脉充填的断裂形成后主要成矿阶段矿脉填图的第一人,这也成为Butte成矿系统成矿时间延续相对较长的一个有力证据。在这个过程中,Proffett也顺便把Butte地区的火山岩进行了填图,用于判断主要成矿阶段的矿化分带模式。

离开Butte后,AnacondaProffett去了阿拉斯加(Alaska),在杂草丛生的荒凉地带进行具有挑战性的勘查工作。在这里他与他的同事们行走在阿拉斯加广袤无垠的荒原上,如野狼一样用敏锐的眼光如饥似渴寻找着隐伏于地下的食物,体会欢乐、体会孤独、体会狂野、体会荒芜。

随着Anaconda的解体,ProffettSillitoe一样成了一名从事自由职业工作的顾问,他依然将阿拉斯加作为他事业的大本营,只是这个大本营多了他美丽、能干的娇妻,同时也是他助手的Hilde,在Anchorage的郊区组建了他们的家庭,因为这里距离阿拉斯加只有20分钟的路程。

Proffett超强的填图和解释复杂成矿史的能力得到许多矿业公司的赏识,这让他有许多机会为许多不同的矿业公司在不同的工作区进行填图和勘探。这其中包括在阿拉斯加和澳大利亚勘探不同的贵金属和贱金属靶区;在阿拉斯加为Kennecott公司在Green’Creek矿区填制由复杂的褶皱和断裂控制的Ag-Pb-Zn矿体;在澳大利亚Mt.Isa矿区填制、区分成矿前、成矿后断裂构造和前寒武纪岩石分布区;在阿根廷为Mt.Isa填制Bajo de la Alumbrera斑岩矿区;为NewMont在印尼Batu Hijau斑岩型Cu-Au矿区填制、解释矿化和蚀变模式;为Codelco在智利Chuquicamata斑岩型矿区填制主要矿化和蚀变分带模式。

ProffettBajo de la Alumbrera矿区的工作是他高质量、有代表性的工作之一SEG’s new Map Series的首幅标准图件同时那篇文章也赢得了2003年象征年度最佳论文的Brian Skinner Award,文章中不但包括了对不同时间形成的侵入岩和矿化阶段的详细的描述和解释,而且也包括了矿区与区域火山作用相互关系的分析与讨论。

                     

                  Proffett接受Silver Medal 和Skinner奖(来自Newsletter)

Proffett有着惊人的观察能力,这一切源于他强烈的好奇心,强烈的好奇心是进行野外精细观察的第一驱动力,而兴趣、爱好、像探针一样对问题的探索则是驱使这种驱动力源源不断的源泉。Proffett对问题的探索研究绝不仅限于地质,也可能是大海航行、建造房子、训练马匹------。他在野外工作异常勤奋,常常是上山最后一个归来者,这其中的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不习惯于戴手表。

他有能力填制钻孔、矿床、矿田、矿区、矿带各种不同规模、不同比例尺的图件,“Proffett map”是真实,以野外岩石矿物详细时空关系观察研究为基础的图件的象征、标志,代表着优良。他对成矿历史的解释很少有野外事实的混淆,内含丰富的基础知识和理论准则。

Proffett也是一个自然学家,他不只是对岩石,而是对植物、动物,一切他身边的事物都感兴趣,所以有人称呼他为真正的“山人”(mountain man),如果你我迷失在荒野,肯定会首先选择Proffett这样的人作为我们的指南针、启明星。Proffett身体强壮、意志坚强,所以大家有幸在未来的岁月里欣赏他更多的图件,拜读他更多的文献。

无论你是80岁的老太太,还是呀呀呓语刚会跑的儿童,Proffett都喜欢停下他前行的脚步,耐心地和你交流,在这么多年的野外生活中,他一直保持着这份真诚与朴素。2003SEGSilver Medal颁发给了这位一直工作于野外一线的地质工作者,是对他多年野外工作最好的回报。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工作也一直就如伟晶岩,颗粒粗大、内含丰富,而不会为无休无止的管理工作或者“生蛋or毁灭“的教师工作所困扰、“稀释”。

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有各种不同性质的地质单位,在这些地质单位里有各种不同水平的地质人员,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工作,出野外成了一件痛苦又不得不为之的事情,何来快乐可言。Proffett这样常年从事野外一线工作的地质人员,在中国会被认为没有前途、没有成就的人,即使有了找矿的成就,也成了领导的业绩。既能在野外有着不同一般的实际观察力,又能写得一手漂亮文章的人在中国不能说绝无仅有,但也凤毛麟角。让我们闭起双眼,冥思苦想在当今泱泱大国,在地质界有点儿名望一直奋战在野外一线的人士,似乎很难找到符合这种简单标准的人选,只能解释为成矿环境的不同,所以对Proffett也就更加地敬佩。模式化的东西看起来整齐划一,然而也就失去了“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难以人尽其才,人尽其用;只能埋头苦干,浑浑噩噩,终其一生,难有成就。

那么野外工作处于什么样的角色与地位呢?野外实践者相比理论研究者和实验室工作人员在地质成果上的贡献显得微不足道,而且地位很低,为人所小视,在生活中漂亮的姑娘一听说是搞野外地质的,都泪水涟涟,恨不能嫁,即使能嫁,也可能绿帽横飞。随着地质科学理论的进步,一大批具有数字化核心技术的现代化地质、物探、化探等工具的出现让野外地质又重焕生机、蓬勃盎然。生活条件的改善、物质水平的提高,野外工作显得不那么枯燥无味,艰辛无比,特别是高耸入云端的雪山,溪水潺潺流淌的河流,重归自然的片刻的宁静都令野外地质显得神秘莫测,奇幻迷人。虽然地球科学使用更繁杂的实验室程序和理论模型,但是这些更需要很好的野外资料,无论如何,地球科学总是需要精心野外观察技术的地质人员。地质填图就是“现代警察”通过蛛丝马迹解决大自然犯下的古代罪恶,大学教育的一个主要目标是建立自我教育的长远机制,而非仅仅只是根据现势性的需要,追求短期的就业率。

资料主要来自EG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632366.html

上一篇:越滑越远
下一篇:只闻潇潇落雨声Kesler-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二十五)

19 孙学军 刘淼 王振亭 郭耀宇 刘亮明 朱志敏 李扬 陈仁全 王恺莹 黄晓磊 冷成彪 王秋祥 陈冬生 陈儒军 王正庆 郑伟 高敏 bridgeneer heshui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1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