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对VHMS做出重要贡献的Solomon—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十四)

已有 5298 次阅读 2012-4-18 23:22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基督教, 以色列, 伊斯兰教, 所罗门群岛, 王国

所罗门是古代以色列王国第三任国王,他在位期间,是古代以色列王国最鼎盛的时期,他在耶路撒冷修建的圣殿受到后来众多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信徒的瞻仰和顶礼膜拜。同时所罗门也是智慧的化身,“所罗门的智慧”常用来称赞一个人的聪明才智。1568年当西班牙航海家门达尼亚抵达巴布亚新几内亚东方和澳大利亚东北方一片呈北西向排列的群岛时,看到当地的土著居民身上都佩戴着金光闪闪的黄金饰物,以为发现了《圣经》故事中“所罗门王的宝藏”,于是把这里起名为所罗门群岛。20071116日,Solomon Gold公司在这里发现了高品位的金矿石,看来门达尼亚财富宝地的预言几百年后真的成为了现实。

在经济地质领域,也有这样一位叫做Michael Solomon的学者,以他孜孜不倦的努力、卓尔不群的智慧在矿床学的海洋里横觉四海、任意驰骋,其智慧的结晶如毛泽东的思想闪闪发光,滋润着一代又一代的经济地质领域的学者、学子。今天活跃在经济地质领域里面的许多大师级人物都是他的学生,如前面介绍的他的第一位博士生David Groves以及后面要介绍的发展了LA-ICP-MS技术用于定量分析流体包裹体和熔融包裹体中的主要和微量组分的Christoph A.Heinrich,等等。下面我们就娓娓道来Michael Solomon

Solomon1928年生于英国,1949年在伦敦大学获得理学学士(B.Sc.),1958年和1965年他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先后取得理学硕士(M.Sc.)和哲学博士(Ph.D),1982年则又返回本科时的母校攻读了理学博士文凭(D.Sc.)(是不是有些糊涂啊,那就慢慢理解吧)。在为南澳地质调查局和Mt.Lyell采矿和铁路公司工作后,他1959年去了塔斯马尼亚大学地质系,在那里他把经济地质学科发展为一门重要的课程,这一点恰如徐克勤对南大地质系的贡献。作为一名年轻的讲师,他不仅在课堂上生动有趣地讲解着这门课程,而且在课下和和学生打成一片,和学生一起去投飞镖,一起去篝火燃烧的夜晚吃烤鱼和炸土豆片,一起去酒吧喝酒,打烊后依然会醉意熏熏地在漂亮的女服务员手里接过满满的啤酒。这一点不怎么同于国内的老师啊,总是自己很忙,没有闲暇时间和学生交流,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给学生上课,和相互之间坐在课堂的凳子上或者家庭的沙发上平等交流绝对效果大大不同。我人生最惬意的学习时机是坐在老师家的沙发上,喝着老师家的茶水、吃着老师家的水果和饭菜听老师3-4个小时不带歇息地讲解矿床学的奥妙。Solomon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与同事,他们使得地质系气氛活跃,笑料不断,其中有一位叫做Patrick Arthur Hill的,他研究的是Stonehenge地区的砂岩漂砾,有一次谈论了一个叫“古巴的黄铁矿、政治和混乱”的题目,让许多教员目瞪口呆,但是学生却非常喜欢。Solomon对那些年轻的想要开启有趣、兴奋人生之旅的莘莘学子来说绝对是万里挑一的模范启蒙老师。

Solomon的第一项研究是塔斯马尼亚西海岸的具有神秘色彩的Mt.Lyell铜矿和其它贱金属矿床,这导致了许多富有创意的关于VHMS矿床文献的发表(seminal这个词是富有创意的,另一层意思是精液的,),并使得Mt.Read 火山弧在VHMS的世界里变得有名望起来。趁着假期,他去访问了伦敦帝国大学,通过和Thames Sewage权威人物的交流,他学习了热的、含有成矿物质的、密度大的流体与水混合的过程,虽然学生和同事有些怀疑,他确是和Johm Walshe合作写出了具有崭新思想的《The formation of massive sulfide deposits on the sea floor》,发表在1979Economic GeologyVol.74上。

Solomon最大的贡献在于对不同类型VHMS矿床的起源问题的研究上(根据矿石组成、围岩类型和构造背景,VHMS通常可以分为NorandaMattabiCyprusBesshiKuroko(黑矿)型,前四种主要产出CuZn,最后一种产出ZnPbCu),特别是流体动力学、地球化学和构造背景方面。Solomon在教导他的学生时,反复强调研究尺度与解决问题之间的关系,他并不只是简单对矿床本身进行探讨,而是聚焦于矿床定位的成矿区和成矿省尺度上。1972年他首先发表了探讨Tasman造山带构造演化与矿床演化之间关系的文章,1994年他出版了至今被奉为经典的、依然得到众多研究者青睐的《The Geology and Origin of Australia’s Mineral Deposits》一书,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此类问题研究的抗鼎之作。

Solomon并非只是陶醉于自我研究所取得的成就中,他对经济地质的发展贡献面颇广。他使得塔斯马尼亚大学在成矿图件绘制方面声名远扬,并被认为是CODES实质上的建立者,现在CODESRoss Large,他的一位杰出的本科学生掌管,是这个星球上经济地质领域的顶级研究中心之一。当他在澳大利亚地质调查组织(Australian Geological Survey Organization,简称AGSO)工作时,除了写书以外,还指导了好几位年轻的经济地质学家,其中一位就是Chris Henrich,是现在享誉全球的学院派顶级经济地质学家之一。Solomon富有思想性的依靠尺度思考问题的方法被他的许多学生继承发展,Ross Both将之用于学术,Noel White将之用于工业。

即使退休后,Solomon还是很活跃,他重回CODES,继续研究VHMS矿床,并指导教员和学生,以他特有的幽默教导“这帮家伙要时刻保持诚实”。在经济地质领域,Solomon差不多摸爬滚打了60年,对经济地质产生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1979年他获得了Heemskirk Medal1987年获得了Stillwell Award2007年获得了象征终身荣誉的Penrose Gold Medal,这是对他人生最好的褒奖。


主要参考了Economic GeologyV.103pp.1383-1388上面的内容。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560968.html

上一篇:首次发现VMS同生成因的Hutchinson-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十三)
下一篇:经济地质领域多面手Skinner—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十五)

9 祁昌实 赵睿 王国光 陈儒军 李扬 朱志敏 刘继顺 杨甫 peake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11: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