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夕卡岩矿床Meinert的师傅Einaudi-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六) 精选

已有 5287 次阅读 2012-2-25 17:4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class

Lawrence D.Meinert固然是当今夕卡岩矿床领域炙手可热的人物,然而另一个早期的对包括夕卡岩矿床在内的许多矿床类型有重要贡献的Macro T.Einaudi我们也不应该忘记。在许多早期的重要有关夕卡岩矿床的文献中我们经常可以能够看到这个名字,虽然在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清楚这个名字对于我们喜欢研究夕卡岩矿床的人士意味着什么,但是隐约之中可以感觉到巨浪拍天,风雨飘摇的“黑云压城”之势。Marco T.Einaudi不但自己著述颇丰、成果显著,而且桃李满天下,许多当今著名的在某一矿床领域执掌牛耳的经济地质学家都“秀”出他这个名门,例如Rainer Newberry, Larry Meinert, John Dilles, Murray Hitzman,

Eric Seedorff, Scott Manske, Paul Zweng, John Muntean, and Esra Inan等等,Larry Meinert我们在前面已经做了介绍,后面还要介绍Murray Hitzman这位IOCG矿床类型的提出者。好!让我们追溯曾经的激荡人心的矿床岁月,以便在人心不古、利益至上的当今社会寻找一些保持人性的方法。

Marco T.Einaudi先生,绝非如我们当今现代中国之学地质莘莘学子多出身寒门,而是骨子里流淌着贵族的血液,这一点也不同于解放初期投身于地质学界的家庭富裕,地主世家的子弟。Marco T.Einaudi先生出生于1939年圣诞节的前一天,一个不平凡的家庭。只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是Luigi Einaudi的孙子。Luigi Einaudi,何许人也?他的名字被雕刻在欧洲最高峰——少女峰(位于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冰下自由大厅里的冰块上,是有名的政治领域专栏作家、经济学教授,而且是二战后意大利第一位总统(恐怕中国人介绍的时候,总统肯定是先介绍的了),他们家在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区的多利亚尼有着大片的庄园。Macro的爸爸是康奈尔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他的两个兄弟一个在美国做外交,一个在意大利搞建筑,他的老婆是舞蹈和健美老师,他们育有3个儿子,当然也就娶了三个儿媳妇。

Macro年轻时运动天赋突出,一如他在科研领域,喜欢跑步和爬山。在康奈尔大学他读本科时,开始学的是艺术专业,后来转到了地质。1961年毕业后因为流利的法语被征入伍,在南越作为侦查参谋执行秘密任务,他乔装打扮成一个寻找一种由于陨石撞击形成于东南亚红土中的散落的黑色硅酸盐碎块——玻陨岩的学地质的学生,这为暗地里冒险勘查带来了新的意义。还是老外有创意啊,乔装打扮都能想到地质,不像我共产党的队伍,都是打扮成进城卖鸡蛋、卖稻草的老汉或者大姐,地质是可以灵活运用的,只要你想得到!

在越南战场归来后,Macro去了哈佛大学师从Ulrich Petersen攻读博士学位,同时从Bob GarrelsJim Thompson那里吸收了大量热力学和岩石学的知识,跟随哈佛地质前辈的足迹,和包括Lew Gustafson在内的同批学生研究硫化物相的关系,Macro主要研究了秘鲁的Cerro de Pasco 矿。

1969Macro博士毕业后,本有机会接着在博士后位置上搞搞科研,但是受John Hunt鼓动作为勘查地质学家去了Anaconda公司,一呆就是7年,主要在犹他州的Bingham矿区和内华达州的Yerington矿区工作,在Bingham矿区发现了Carr Fork夕卡岩矿体,在Yerington矿区绘制的矿区地图成了研究和教学的示范区。

1975年,Macro成了哈佛大学的教授,从此开始了教学和科研工作,Macro的研究强调细致野外观察,系统总结野外资料,特别是事件发生的相互顺序,再加上实验室和地球化学分析。他在夕卡岩、斑岩和贱金属脉状矿床的成因基础性研究方面贡献颇大,为世人所熟悉。我们今天的许多对矿床的认识都是Macro的杰作,他尤其擅长区域规模,甚至全球规模的宏观研究,使用地质图和实例,借助时间、空间、地球化学特征来分析成矿系统的形成演化,是他工作中的精华之所在。

Macro不怎么喜欢参加地质会议,只是偶尔为之,主要是因为他认为这些分散他研究的注意力。Macro教学成果显著,30年来共培养了21名硕士和34名博士,虽然要求甚为严格,但是所有的学生都顺利毕业拿到了文凭。Macro也热衷于学校事物的管理工作,做过系主任和副院长,在SEG,他成为委员、理事和副主席,编辑了三期EG杂志,1996-2002,他一直是EG的第四编辑。

2003年,Macro退休了,退休后和妻子安享晚年,奔波于夏威夷和斯坦福的家,充当做爷爷的乐趣。偶然会到法国、意大利和其他地方逗留些日子。闲暇之余,也为许多矿业开发公司出谋划策,但很少在矿床会议露面。2008年,鉴于Macro在经济地质领域的巨大成就,SEG授予了他SEG最高奖Penrose奖。在1993年他还曾经获得过该协会象征青年经济地质学家最高奖的SEG银奖。

Macro认为地球物理方法是未来矿床勘查的主要方法,需要大力发展。填图方法由于劳动密集、大量时间消耗、训练系统、经验丰富、花费较大而会受到冷落,但也不要忽略这种发现世界上最多矿床的传统而古老的方法。教导学生不要只注重教导寻找矿产资源,对矿石的科学研究也会获得极大的快感。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541282.html

上一篇:对斑岩矿床嗅觉灵敏的David Lowell-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五)
下一篇:MVT铅锌矿床集大成者David L.Leach-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七)

7 朱志敏 谢鑫 孙学军 刘亮明 李扬 苏德辰 vaneyou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4 17: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