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夕卡岩领域重量级人物Meinert-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二)

已有 7496 次阅读 2012-1-14 18:0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中国, office, 领域

虽然我的博士论文主要是写辽东裂谷成矿系列与成矿作用,但因这个区域研究历史长、研究人员多,且多是目前活跃于中国矿床地质界的重量级人物(如蒋少涌、倪培等),因此我投机取巧主要对两个原来规模较小、不怎么受人重视,后来发展到中型的以往研究较少的矿床进行了相对较为细致的研究,其中一个就是夕卡岩类型的矿床。说到夕卡岩,就不得不提Lawrence D.Meinert,因为他是当今夕卡岩矿床领域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可以这样说在夕卡岩领域,Meinert无处不在。

Lawrence D.Meinert1975年在卡尔登大学(Carleton College)获得地质学学士学位,1980年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获得地质学博士学位,现供职于马萨诸塞州北汗普郡市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地质系,在此之前他曾经在华盛顿州立大学(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地质系度过了22年的春秋。作为世界上夕卡岩矿床领域最著名的经济地质学家之一,他曾经到过世界上许多主要的夕卡岩型矿床,或者去参观访问或者去那里工作,并且还为许多公司和政府部门当过顾问,发表过100多篇科技论文。目前他是世界上享有盛名的有着100余年历史的经济地质学界期刊《Economic Geology》的第六任主编,欧洲最富盛名的科学界期刊之一《Mineralium Deposita》的合作编辑。2005年,为庆祝《Economic Geology》创刊100周年,经济地质学家协会出版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the 100th Anniversary Volume of Economic Geology》,他是那篇被研究夕卡岩矿床的学者奉为经典的《World Skarn Deposits》的第一作者,我有幸有机会全文拜读。在2009, 他获得了SEG象征中年经济地质学家最高荣誉的Silver Medal。除此之外,他还是美国地质学会和美国地质调查局成员(2010-2011)。

从启蒙的幼儿园阶段一直到富于幻想,对未来充满美好期待的高中阶段,Meinert在美国本土接受的都是公立学校的教育,因为战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原因使得一批才华横溢、无处施展的教师队伍大量拥挤于公立学校这块不同背景、不同家庭的混杂地。Meinert自我感觉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但还有一点儿不完美,那就是和大多数美国孩子一样,从来未接受过有关地质的教育,因此在迈入大学校园之前,“地质”这个术语在Meinert心底里无处寻觅它的踪迹,还没有为它准备好安放之地。多少年后能够站在获得SEGSilver Medal的舞台上发表获奖感言,如不是有天人相助,不寻常的经历,那就绝对是个天才,可能两方都有之,才终于促成那一辉煌场景的发生。对于大型的矿床,我们喜欢一探究竟,所以对于Meinert能取得如此令人瞩目的成就,我们也喜欢一探根源。

首先有幸在明尼苏达州Carleton College开始学习地质,在名校林立的美国大学中,Carleton College也许并不是那么出名,但是在培养地质学家领域却有着神奇的魔力。据不完全统计,在2010年就有26名出自本校,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名的地质学家在地质这个舞台上展现才华、奉献人生,单只经济地质领域,就有Phil BrownBruce NesbittMark LeadMeinert本人在各大学任教,在世界范围内,与其他同等规模的院校相比,这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它本身就是个奇迹!

再是,有幸去了Stanford University进行研究生阶段学习,他去时适逢其时,Macro Einaudi也在那一年去了Stanford UniversityMeinert有幸成了他早期的学生之一,得到他的亲自指导,奠定了他对夕卡岩研究的基础。在这样的“紫红昏暗灯光照耀下”的令人心旷神怡的环境里,Meinert算是把全副身心都托付给了经济地质,认识到了野外仔细观察的重要价值。在课堂上,还承蒙Bob ComptonBill DickinsonKonnie KrauskopfBen PageGeorge Thompson等业界大师的教导,每每想来,其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风采给人视觉精神上的极大享受,鼓舞后人前行。除老师外,一群志同道合,甘为地质洒热血的同窗也使Meinert受益良多,这其中包括John DillesDave DobsonTim HayesMurray HitzmanSteve OlsenRainer NewberryJeanine SchmidtEric SeedorffSteve Shaver和后来成为其夫人的Georgia Yuan

三是,是有幸为一些私人企业打工,开始是作为学生,后来是作为雇员,今天是作为顾问。在最早期主要是为AsarcoAnaconda工作,最初是Asarco公司的Harold Courtright给了他第一份工作,并且有句专业口头禅“map the rocks”。Anaconda公司的Vin Perry指点了Meinert在墨西哥Cananea地区的博士研究工作,90岁的高龄依然记得那片工作区的每一个露头,从50年前的记忆中纠正Meinert野外填制图件的不当之处。

最后,有幸去了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在那里度过了22年的教书生涯,从而有机会与一批优秀的博士和硕士接触,这其中包括Mark HawksworthBill NealArt EttlingerGreg MyersKurt WilkieZhaoshan Chang(常兆山)和Luis Gaspar,和他们一起研究了世界范围内的夕卡岩矿床。因为夫人去了Smith College当总法律顾问的缘故,妇唱夫随,Meinert也去了那里教书,这是一个规模相对较小、人文气息浓厚的大学,和Caleton College有些相似,在这里又有许多有名气的经济地质学家与之学习共事,包括了Merilie ReynoldsDanielle Schmandt

Meinert的兴趣并不仅仅局限于夕卡岩矿床上,他还有着许多令人眼花缭乱、不置可否的业务爱好—摄影、跑步和酿酒。在1982-1998年间,他多次到过俄罗斯和前苏联其他国家,拍摄了大量照片,在华盛顿州立大学进行了摄影展览会。20093月,Meinert用时不到4小时完成了他人生第一次马拉松赛跑。他对酿酒也很在行,这得益于他的父亲,种子如何播下我们无从得知,但是灿烂之花却蔚为奇观。我们大多数人恐怕只能望着葡萄酒,在灯红酒绿的酒吧一饮而尽,而Meinert却会自己酿造甘甜的美酒,在绿色成行的庄园,在挂满晶莹剔透葡萄的葡萄架下,约3-5友人,喝着亲手酿制的葡萄酒,谈论着当今地质界的风起云涌,那是多么开怀惬意的一件事情啊!Meinert坚持自酿美酒已经有近30年的历史了,并且多次获得葡萄酒领域重要奖项,许多酿酒的公司也向他请教酿酒的秘诀,是“terroir”领域(法国术语,主要研究影响葡萄酒质量的土壤、气候、地形、种植技术)的知名专家。在加拿大地学期刊发表了“地质与美酒”系列文献,创立了“热液流体协会”,经常邀请经济地质学家在世界范围内聚集品尝葡萄酒的味道。

           

                            在庄园品尝葡萄酒(照片来自提及文献)

Meinert获得Silver Medal的获奖敢言中,有些内容令人深思。

人口的持续增长导致世界范围内生活水准不断提高,从而使得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也水涨船高,少数的经济地质学家在艰险的环境中发现了重要的矿产资源,大多数露头矿在勘探的历程中已经被发现,而对隐伏矿的发现依然是盲人摸象,摸着石头过河,即使经济地质学家的工作出色,在矿业低潮时也可能第一个成为失业者。上世纪90年代的矿业寒冬相信许多经历过的人记忆犹新,也使得大批地质人员离开地质行业,改做他业,许多更是生活悲苦。矿业春天来临的时候,他们却又早已荒废专业好多年,放是放得下,拿却拿不起,而国家层面也发现,等真正需要这些人才的时候,即使神州掏遍,也难觅英才,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一个行业无论高潮还是低潮,都要保持其连续性,实现可持续发展。

展望未来,世界人口的增长不会停止,相比大约40年前,人口增长了约30万,在这近40年间,消耗的FeAuCuAl等矿产资源比历史任何时期的总和都高。要实现世界大同的可持续发展,就需要新的金属资源和新的技术,新“石器时代”相比旧“石器时代”将呈现纷繁复杂、光怪陆离、科技引领的新景象。可持续发展并非新的课题,是世界性的与政治有关的集中大讨论,这包括了环境污染和世界变暖如此宽广的范畴,在基础贡献方面世界上再没有比经济地质学家更合适的了,所以经济地质学家应该成为这场大讨论的主角,而非消极的被动接受者。经济地质学家理解地质时代,理解历史变化,更能用“将今论古”的原则应对世间万物,因此成为未来世界的执掌牛耳者顺理成章、无可厚非,我们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2014年8月第十四届国际矿床成因协会(IAGOD)在中国昆明召开,Meinert应邀参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就高质量论文的特点与年轻学子的培养谈了几点个人之见。Meinert认为一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应该具备四个鲜明特点。第一,提出的科学问题明确,这些问题可能是前人不曾涉及过的研究内容,也可以是在前人研究基础上的绝对创新,并且这些问题的解决会对人们生产生活带来实际的意义;第二,解决问题的方案清晰,把每一个步骤以及涉及到的准备工作阐述得非常清楚;第三,寻求答案的过程逻辑严密,在严格的分析论证过程中解决问题、提出观点;第四,支撑观点的证据真实、可靠、充分,应将事实证据与实验室的分析数据结合起来,共同为支撑整篇论文的观点服务。中国现在在世界上有着最为先进的实验室和实验设备,所以数据的真实性毋庸置疑,但对测试样品之间的地质联系与地质意义,普遍缺乏清晰的认识,因此也就难以提出好的科学问题。目前中国矿床学界的学术氛围很好,但多数人不具备独特的创新性思维,更是不知道怎么去思考或者去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导致有世界影响力的顶尖人才极其匮乏。若想改变此种状况,就要注意多从细节着想,到野外去而不是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测试那些繁琐的数据是当务之急最应该为之的。“不要害怕弄脏自己的衣服和双手”,去拥抱青山绿水,感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能触动敏感的神经。一贯以来,中国的文化讲究谦逊与低调,使得许多学生在公开场合不敢站起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或提出问题,害怕自己的“与众不同”,其实这种“与众不同”恰恰是培养其科学素养的基础。年轻学子多易专注研究小问题,而不要冒然跃至区域地质、区域矿产的范畴。有实际意义的科研成果要比印刷精美的论文有用的多,科研成果的好坏绝不是看你发表论文的数量、发表刊物的影响力或是论文篇幅的大小,只有能够提升人们对全球成矿作用、成矿规律的认识,从而促进矿产勘查工作理念的进步,推进资源勘探开采水平与效率,才是最科学的评价标准。相信所有搞地质的人都同意Meinert的言论,但是若想做到,以100年为限,即使那时人身不死,相信也就只有10-20%的人能做到。

               

                                        Lawrence D.Meinert(来自EG网站)



http://wap.sciencenet.cn/blog-115490-528940.html

上一篇:Cu-Ni-PGE矿床权威Naldrett——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一)
下一篇:浅成低温热液矿床Hedenquist-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三)

3 朱志敏 朱乔乔 郑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4 16: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